(工頭註)「極東」,是我在1997年手工製作的一個電子雜誌的名稱(《極東電誌》),本篇為當時寫下的發刊詞。

磁性書寫的一個重大變革在於:

它既是紙張,又是畫布;
既是聲音記錄者,又是影像儲存者。

不再有創作工具分工這回事,它們全是同一件事。

從前我們讀書識字、使用紙張,

是「教養」(educated)的基本條件,

磁性書寫的時代來臨以後呢?

我們似乎必須是multimedia man(多媒體人),

才能夠是Renaissance man(文藝復興人)。


~ 詹宏志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