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2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很久很久以前,在另一個遙遠的銀河彼端....

那是一個陰冷的大年初二清早,十歲的我從天母的家裡出發,一個人坐上開往西門町的公車,路程遙遠得彷彿要到另一個星球似的。我揣著口袋中那熱騰騰的紅包袋,準備去樂聲戲院看剛剛上映的電影《星際大戰》。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31

去年夏天的一個艷陽午後,我興致勃勃地帶著浴巾穿著泳褲坐捷運到了淡水,準備去拜訪闊別許久的海灘。

當時我剛從戒治所出來不久。有將近十個月,我只能看著窗外的陽光,想像它曬在身上的感覺。在那種環境下,看著自己身上因為缺乏運動與日曬,而呈現出近乎慘白色澤的贅肉,感到無比厭惡。就在那時,多麼希望有個地方可以讓我光著身子盡情曬太陽;因為我不想再看到身上有任何一處慘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30

不久之前,郎雄過世的時候,我的一篇短短的留言,在「五年級訓導處」的留言板上引發了一場不大不小的論戰。

事隔多日,大家的關注焦點也早已從求職信病毒轉到如火如荼的文學獎上頭了,如果我夠聰明,就不該再來談這個話題;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十多天來我一直覺得很難過;回頭再去看那些留言,更覺得有種想哭的感覺。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27

旅行,有時候是一種只適合去做,而不適合去紀錄的事。

至少此刻的我是這樣想的。

所謂此刻,是結束了整整一個禮拜、每天都到溫哥華近郊不同的地方遊山玩水,用我那台陽春數位相機拍下了將近兩百張還來不及整理的照片、又經過一個週末的沉澱、再加上兩瓶「加拿大冰」﹝Canadian Ice﹞啤酒的微醺、時分針已經指向午夜一點十五分的這個時刻。

可是我想總該寫些什麼。所以打開從網路下載來的大陸版村上春樹「且聽風吟」﹝當然,就是台灣版的「聽風的歌」﹞;在陌生的文字氛圍中,去重溫那我已經看過台、英、日三種版本的、熟悉的村上感覺。然後讓蕭亞軒的「薔薇」和「我喜歡你快樂」這兩首單曲重複播放著。別問我為什麼是蕭亞軒,因為在旅途中朋友的車上曾經放著她的歌,而且竟然還勾起了幾許愁緒。

就這樣,我終於把一切懶惰的理由拋棄,開始用文字去旅行。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