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奇怪為什麼今晚會有一種想談「銀翼殺手」的興致,後來想想這不又是一個有著雨意的夜麼。

謝謝 Sophie X,妳在留言板上那段「昨天重看了銀翼殺手,魯格豪爾微笑著拉起死亡邊緣的哈理遜福特之後的演出,讓我覺得一定要重讀您的大作」(*),令我覺得很溫暖。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