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09

一晚和同學鴨子小酌。因為她曾有在日本住了五年的經歷,不知不覺就聊起少年時代的哈日行徑。

由於家風影響,我從小對日本的事物就懷有莫大的興趣與憧憬。這種憧憬還不只表達在一般流行事物上,甚至及於死亡的形式。

不,當然不,我指的不是切腹。切腹雖壯烈,不過太疼痛。而且肚破腸流後人頭落地,也不甚雅。萬一碰到笨手笨腳的「介錯役」,砍了半天不死,更是慘絕人寰。

我指的是日本的墓碑。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