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必須先說抱歉。雖然我知道;

1. 網路文章、或電子郵件皆宜短不宜長;也時時警惕
2. 不能再將自己的資訊焦慮傳染給別人;同時根據商場教條,
3. 別讓和自己業務或前途有關的人士知道太多私人的秘密;

但是一開始我就曉得:以上三點統統辦不到。所以,

1. 該刪除者請現在就刪;
2. 和人有約或有要事在身的可先行跳過;至於
3. 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收到這封信的,可能是聯絡簿分類時疏忽、或是從收到過的郵件中自動加入mailing list的朋友,

不過.…既然我說了抱歉,看看無妨,之後再決定 ;-)《Chapter 1》週末‧誠品與網路的關係

為了比爾先生的新書「數位神經系統」,週六晚來到敦南誠品。正納悶著為什麼門外站了兩個警察,迎面就見到馬市長走來;他經過身邊時,我妹妹漫不經意地說道:「好可憐,眼袋越來越重了。」「…well.」﹝無言以對﹞

這是書店不打烊之後我第二次來,還好也不必說抱歉:畢竟過去賴在這裡的時間太多。照例碰到一些朋友;包括「前」大地頻道製作人、我的「乾媽」妙妙,還有剛從新加坡回來的廣告導演彭文淳﹝....奇怪的是,多半是以前廣告圈、唱片界的老屁股;可能IT產業的人都太忙了?﹞...誠品就是這樣,它是那種不約而同的地方,令我不禁又要想起'97年初夏寫的那個project:「網際關係」。

當時正是我結束第一次的隱居生涯﹝第二次是去年做百搜王時﹞,剛回到現實世界;闊別紅塵一年半,每到週末老友難免又要拖我去新紅乍紫的OD小酌敘舊:David “吳滿” 帶著他的新女友林熙蕾﹝.…實在不相信,那是四年前拍片時的小朋友蕾蕾…嗚~﹞、正在錄第一張專輯,連說話腔調都很SOUL的順子、還有八分醉意時就會留下他AOL e-mail帳號的「ex_民運領袖」吾爾開希….

和朋友在一起總是好的,但是往往結束一晚的燈紅酒綠、耳鬢廝磨回到家裏,又得獨自面對無垠而蒼茫的網路,害得年紀不小的我竟然寫下「一整個網路的寂寞」這種少年心事般的短篇;不甘寂寞之餘心生一計,打算用半強迫的手段哄騙那些老友們上網,於是想出了「網際關係」這個企劃案。

基本上,那是一個以「人」為主的網路發展計劃。我打算先要求朋友們繳出一份身家調查表,根據上面的資料替每個人都建立一個網頁,再根據各種不同特性分類,建立一個個不同性質的「關係搜尋引擎」:

血型關係 → 按照血型分類,附上各血型分析、健康教育…等
星座關係 → 不用說,算命、配對、性向…所有扯得上星座的主題
姓關係 → 宗親會、電子族譜、全球同姓網環(webring)…等
職業關係 → 如企劃關係、IT關係、SOHO關係、「中遊」關係…等
居住關係 → 區關係、路關係、7-11關係、某某分局關係…等
通訊關係 → ICQ關係、0935關係、iPhone關係、輕鬆打關係…等
﹝依此類推﹞

除此之外,還要不定期找些名人來「攀關係」;同時開辦「關係日報」、「關係晚報」討論區,分別談所謂的working hour和after five的主題…這些老友都算是公眾人物或攪和高手,照這麼發展下去,網路不但不寂寞,簡直會八卦到不行。

當時我就想弄個「誠品關係」,反正一堆人愛去誠品,就開個網站在上面,你也不一定何時上來,總之來的時候會碰到熟人就是了﹝當然,有線上名單顯示功能,也可設定「閱讀中,別煩我」﹞;重點是這個站一定要很「誠品」,訂書功能固然免不了,但是氣味更重要,講堂、藝廊都不可少;甚至可替夭折的「誠品閱讀」建立紀念館(Archive),含全文檢索。

到時,害我感染「誠品副作用」的李欣頻,說不定會有這麼一個定義:「我不在家裏,就在誠品;我不在誠品,就在去誠品的路上;我都不在,就正在登入誠品BBS。」(當然,她會寫得比我更耽溺一點)

而且隨著關係越攀越廣,大家喜歡去的地方當然不同;於是,通化街夜市、華納威秀、五分埔、光華商場、台大師大、OD、StarBucks、TU Cafe…甚至統領後面大黑的店,都可以一一搬上網路,至於如何經營,我怕一想下去沒完沒了,不敢多作預測;反正成本不高,開心最重要。

後來我進了資迅人,賀元、曉嵐和Jimmy都蠻喜歡這個idea,我們就替它申請了brand name,不過當時無論在財力上或發展目標都無法兼顧,於是「網際關係」和我其他二、三十個project一樣,照例──不了了之。

現在這種人際社區網站當然已經滿天下,包括誠品自己也有了www.eslite.com和www.eslite.com.tw的網址(這是用Openfind找來的,試了幾次,從來沒成功讀取過);但是還沒有一個真正做得出網際關係那種「人」味。

或許吧,總有一天我會將它開起來.…至於,越來越神經的比爾先生到底寫些什麼,也就不太重要了。

《Chapter 2》虛與實‧得與失

網工陣線的資深弟兄,大概都聽我提起過家裏那台「拖拉褲」:

它是一部配備「奔-一百」、十六MB RAM、十五吋快閃伸縮螢幕﹝這不是新功能,是因為電壓不穩﹞、從開始學電腦不久,就和我相依為命到現在;其間一起從工作室被抓回家保護管束、又夜奔離家數個月,硬碟format過不下數十次,跑起來會發出如砂石車般巨響的PC。

儘管它外表漆黑(它可不是Aspire)、內部積塵,但是近兩年來總算都相安無事;這和我堅持灌最古老的那一版「暈倒95」(簡單且熟悉),同時比較沒有打它有關。

因此它保存著近兩年我所蒐集的各種資料,包括全球搜尋引擎、各類型網站經營型態筆記、許多已經不存在或改版了的網站副本、Portal網站的成長歷史與評比、平均每天上百筆的瀏覽紀錄…等,

以及從學做第一個網頁開始,一路走下來、已發表或未發表的二十幾個網站projects…哦,還有不少色情圖片和信件;散佈在1.6GB分割而成、隨時接近爆碟狀態的Disk C: 和D: 上頭。

之所以不厭其煩、自曝其短地詳述這部半新不舊的PC景況,認真地說,也是希望朋友們諒解:這兩三年來,陸陸續續貢獻出一些作品和心得,獲得一些正面的迴響,並非是我坐擁先進設備或者才智過人,而完全是在這種近乎尷尬的作業環境下一字一「累」地敲出來的;

而,我相信在這種環境下,或許比較能體會到一般User的痛苦與期望。

當然,它的配備絕不算太差,但是要跑Front Page Server、要瀏覽一個有Java Applet或Midi的網頁,都會令它(…和我自己)險險心臟病發作;

記得在做三十大搜尋引擎評比時,必須一次瀏覽許多網站,卻常常因為站長們善意的一聲問候(多半用Java寫的)、或細心挑選的一首Midi音樂(通常是鐵達尼號主題曲,可能還有水波倒影效果)、情深意濃到不得不重新開機(當然是down了),再來多拜訪幾次…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在百搜王主頁上,笑著流淚寫下「本站採低科技手工製作」那副對聯的原因….

熬到如今,我倆早已成了生命共同體;將來若有能力改善作業環境,我會買一部新機器,但是絕捨不得改裝那部砂石車。(上回光華商場的某店員不知好歹,我深夜扛著電腦上門求助,他竟然勸我換一部算了;氣得我差點沒當場變臉)

終於,將我和這部PC的愛怨情仇大約傾吐完畢;因此當它在過年前毫無徵兆地忽然一當不起時,心中的焦慮也就可想而知。

過去經歷無數風浪,通常碰到這種情況頂多嘆口氣,然後面無表情地,該重灌就灌、該format就for。可這次不同,一來它灌不了,二來它fo不得;原本正該整理那個完全無處可落腳的所謂「房間」、準備好好過年,結果方寸大亂。不得已,平常還是習慣在家裡寫東西、又受不了一日無網路的我,只好送砂石車進廠,然後強迫自己習慣到公司作業。

於是,吃完年夜飯睡了一天,從年初二開始,我就一個人獨自「上班」,繼續每天的「瀏學」生涯;那幾天的心情,記在這封給同事們的郵件中:

事實上我已經有三、四年沒有好好過春節了罷?

通常是回老家吃完年夜飯,就回到工作室或房間繼續上網或看書,第一年是正在學電腦,除夕夜就死當,隔天抱著它到光華商場求救,嗯,還有一年是離家出走,在朋友家做我的第一個homepage...

所以今年反而算是幸福的,有個安定的環境,雖然前兩天被冷得差點掛掉,但是看著細雨而空曠的大馬路,台北,還有什麼比這種時候更美?

雖然過去兩個月都還沒有做出具體貢獻,但是在大家的包容下,我一點一點將生活調適下來,過年前那一週就"比較"像個正常人了。

光是這一點,恐怕就沒有幾家公司可以受得了。

有時想想,對於年輕的大家來說,我這幾年經歷過的一些狀況,或許是太沉重了;當然他們並不完全是負面的,也有相當的喜悅,總之豐富到令我難以負荷、釐清,只有慢慢去消化、去讓自己了解:一個人不可能做完所有的projects。

或許大家會看到我還是心有旁鶩,但是最終目標將會是一致的,就像我常對朋友講的:替台灣找未來,也替自己找未來。

1997年7月號的遠見雜誌,一篇標題為「繭居男子尋一片天」的文章中這麼寫著:

三十一歲、射手座的吳建誼二十多歲就當了電視節目導演,
然而兩年前為了「去獲得一個更大的世界觀」,他卻辭去傳播
界的工作,開始繭居生活。(略).....他似乎是聽到自我靈魂
的呼喚,堅持循著那個聲音的方向前進…


前不久我才認真問自己,到底是什麼是那個方向?

不知從何而來的聲音很快的回答:自由。

我之所以進網路,正是為了找回做人的自由;相信在過了鼠、牛、虎這畏縮、停滯、動盪的三年,兔年起跳,龍年總能飛一下吧。


…話是抒情樂觀,其實這些日子來,有時也會覺得萬分疲憊。幹嘛我那麼辛苦?非得把自己發現的一些關於網路的真理,想辦法盡量傳達給大家?偏偏新的趨勢天天出生、感想又多到不知從何整理起;日子就在這種手足無措,又熬夜過度的景況中日復一日過去。

因此,當年假過後一週,我得知「拖拉褲」裡面的所有紀錄,隨著修車廠作業的疏忽,已經全部不存在時,剎那間閃過幾個微秒的心肌梗塞感覺,之後就恢復面無表情的鎮定神色;甚至,還說笑話安慰那個一再道歉的店員,然後,輕鬆地,抱著一顆幾乎是全新的硬碟…回家、睡覺。

由於東西實在太多,如果我沒刻意去想,其實也搞不太清楚究竟丟了什麼樣的內容;只不過偶而想到要找某個檔案、猛然憶及它們已經永遠失去的事實,會有突如其來極深沉,但短暫的空白感罷了。

如今為了這篇雜記,決定冒著資訊焦慮症隨時復發的風險,從一些散佈在免費網站上的斷簡殘篇,試圖整理一些失去的projects;至於蒐集來的資料,我是無力再去尋找,只待偶然在浩瀚網路的角落重逢,彼此相對無語、會心一笑…

1996年
啟蒙時期的idea,意識型態較籠統

【i/n/t/o】島嶼/網路/思考/組織

第一個成型的網路計劃,類似一個網路觀察者的共生體系,也因為這個project和資訊(迅)人結緣

【isCafe Chains】環島網路咖啡連線

我對於網路最早的夢想之一,是開一家連鎖CyberCafe;或者只賣招牌,和別人連鎖。這個案子之所以不成,原因也十分明顯:當這些店一家家收掉時,要怎麼network?

1997年
這是製作「D@NG─極東電誌:超媒體閱讀」時的相關想法

【萬埠盟】萬維華埠大同盟

幾乎在世界每個角落,都有China Town、Little Taipei的存在,這些同胞們,是如何生活著?…透過WebCam,傳送各個華埠影像(當然,要裝在某同胞臥房中,我也沒意見…算是了解他們生活的一種方式吧)

【寶島網招】BODOMONGJO

網招,是網路招牌的意思。基本上這是一個廣告站,什麼都沒有,除了各式各樣的「看板(KanBan)」:也就是Banner咯

【廣福通鑑】FormosAD

廣福是「廣告福爾摩莎」的簡稱,望文生義,當然是和本土廣告相關的報導(寫過一篇「廣福樓記」);後續發展有「廣華全覽」(華文)、「廣宇集成」(全球)..等

【亦宛然】VRooms

利用3D+VRML架構的聊天室,進入一個類似布袋戲台的站台之後,可自選角色和場景,遺憾的是沒能來得及讓李天祿阿公看到…

【燿文館】zinetown

各類電子雜誌的圖書館或書報攤,含發表、評論、訂閱、教學、交流功能,「燿」字是為了紀念已故作家林燿德

【網之東】CyberCity NetEast, NE

「虛擬城邦」是我在上網初期十分感興趣的主題,也逛過各國數以百計的Cybercities;網之東是構想中的東方大城,除了中央平台(網際港,WebPort or CyberPort)連結其他城邦之外,分右岸(商業、工業區)、左岸(學術、居住區)以及UnderGround(娛樂、自由地帶)

【群島誌】islandwire

台灣是島,日本是島,曼哈頓、威尼斯、大溪地、新加坡…也是島。全世界的島嶼加起來有多少?如果全部連起來一定很過癮。也可以互相探討一下島國民族的喜樂悲歡…其實每個人都是網路上的一座島嶼

【影之容】iZ, impact Zone

一個以流行、廣告模特兒為主題的網站,提供線上試鏡功能;這算是過去的職業(廣告製片業)留下來的後遺症罷。被我用來作為demo的「封面女郎」是卡麥蓉狄亞(Cameron Diaz)和伊達杏子(Date Kyoko,DK-96)…現在都不稀奇了,but當時(‘96)可沒有幾個人認識她們

【萬年町】

西門町的萬年商業大樓,是我從小學二年級起就常流連的地方(現在不太敢去,怕觸景生情);那裏頭、包括周邊小香港一帶,聚集了無數跑單幫舶來品店,如果能把它們都弄上網,不正是網際路邊攤(拍賣網站)的雛形?

這時期的想法還有【好好上網】-女性專用ISP、【資痞】-男人專屬電子報、【網AND境】-網路居住環境思考、【極音社】-線上音樂社群…等,媒體色彩濃厚,顯然當時還沒脫胎換骨 ;-)

1998年
從@LIVE退下來之後,做百搜王時期的相關聯想,特色是以數字為站名,內容也比較「務實」一些

【3site】三號星站

曾經做過一個測試站台,是一部跨語系的MP3搜尋引擎,兼MP3網站的連結出發點、版權問題討論區和法律諮詢服務、MP3隨身聽直銷店

【5min】

如果你只有五分鐘可以上網,你要做什麼?看什麼?從這個出發點考量,蒐集一些短篇的content、新聞,以及在五分鐘之內可以下載完畢的共享軟體

【831】

每當有站長來信交換連結,常常為了各種尺寸的圖示傷腦筋;88*31是網路廣告局(IAB)公佈的標準,藉由這個自動交換的站台機制來推廣觀念、增進交流、減少困擾

【5*10BBs】五十大板

網路上有無數留言版、討論區,散佈在各個角落,許多精采文字無緣一見,十分可惜。何不弄個自由登錄的排行榜,分為五大類、各取前十名,加全文檢索…「要上網?來人啊,先給他五十大板!」

【10C.C】(…甜兮兮?)

一個具有線上自動播放(Slide Show)功能的寫真站台,對於錢很多或是專線用戶,還可兼做免安裝、自動更新的螢幕保護程式

【HotJap】哈日網報

日文網站是我每天的作業之一,一直沒想好好整理它們(太多了);直到去年夏天才做了個demo site,正逢老友Takeshi的新片「不夜城」在日本上映,於是做了個簡評:「金城武就適合演這種毀滅性的角色」…後來他聽到這句評論時、自己都笑到不行(…算是默認)

【LinkSee】靈析搜尋

可將整個網站的子目錄、樹狀結構秀出來的搜尋引擎;如此就可以直接連到想去的部分

【WAXI: Daily Exchange】

這是由「網際關係」蛻變而來的,算得上是「最終計劃」;是將個人的記事本、聯絡簿、webmail、留言版、bookmark…,以及各項通訊功能如ICQ、iPhone…等集合在一個網站介面上,同時加上eFax、net2pager、net2phone、net2mail…還有訂pizza、追蹤快遞包裹…等等功能的通訊中心;並可互相交換書籤以及瀏覽紀錄(weblog)

其他還有多少,我就真的一時想不起了;至少在去年給Max和Alex的信中做統計是三十六個projects(…沒記錯?),未含後面半年加上的。這些projects有些已經成型,有些僅有大綱,都存放在「故」砂石車的Personal Web Server裏。

它們看來似乎都失去了,其實早已和我的思考與人格混為一體。今天的我絕非單獨存在,而是從這些過程累積起來的,這就是記憶和記憶體的微妙差別。

感慨,惆悵,與網路何干?它依然在那裡,不停成長著,如天地般不仁…

風未動、旗亦未動,是人的心自己在動。

我們(我和我的PC),就這樣,在虛擬與現實的交界,不斷地得到、並失去。


...網路人口:兩億‧網站數目:五百萬....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