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一兩個月的生活,充滿了一種奇妙的氛圍。你似乎感受到周圍的人氣與風水流轉的節奏,而這節奏卻不完全在你所能預測和掌握的範圍之中。

在這之前,基本上我往返於中和的家和台北東區的公司之間,有點麻木地,以一種尷尬的旁觀姿態,憂慮著這麼一個小網路公司的發展,卻似乎難以為它做什麼事。然後納莉颱風來了,隨著捷運路線的中斷,改變了我每天固定的行程。我必須在古亭站下車,然後轉搭公車到東區。由於搭公車這個行為對於被捷運寵壞的人而言,是一件既複雜又殘酷的工程,所以給了一個好理由,先在古亭站上、奇摩站下的羅多倫咖啡小憩,吃著 blunch、配著無味的冰拿鐵;望著窗外。

這附近曾是我工作過的地方,包括哈網、網擎和@LIVE DISCO,於是我又開始和這些環境接觸。偶而真的搭上公車進城,因為擁擠加上塞車受不了,常在半路跳車,來到許久未曾履足的重慶南路、南陽街,還見識了大亞百貨的戰略高手旗艦店。

當捷運開始陸續通車,住在天母的阿公病危而後過身,開始了中和與天母兩邊住宿的日子;慢慢又喚醒生命中對天母那段生活的記憶。也就在這段守喪的日子,和一同經營當舖的朋友們討論了網站的後事;然後在天母的小店裡買了一兩套、已經幾乎十年未曾想穿的西裝。

在結束了阿公的喪禮,同時將他老人家暫時安放在陽明山國家公墓後,我穿著西裝回到了東區,等待我的是微風廣場開幕時的繁華人氣。驚訝地看著窗外,想著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不景氣時代。

又因為接下一些企劃案,開始在台北桃園兩地來回,竟也慢慢喜歡起那陌生的航空城之空曠粗糙精緻俗麗交織的生活情調。很突然地在街上認識一些人,然後似乎開始戀愛;在微風廣場、在錢櫃、在東區充滿著哈利波特與耶誕氣息的大街。

而我決定回到即將在京華城頂樓開幕的大型CLUB兼任企劃工作,又讓我找到一個好理由去考察台北夜生活的現況。同樣意外地,光是在這一個月就至少有十家新的大型或小型PUB、BAR或搖頭店開幕,而且全都生意興隆、群魔亂舞。也看了京華城那大得令人目眩的空間、從未完工的頂樓一路走下來感受那種奢華前的緊張感。

戀愛有一點不確定、票還是一定投給民進黨。

在失眠夜的最後,準備出門替朋友公司開的一場網路研討會做拍攝紀錄工作前,記下這一段不算太完整的、有點隨波逐流的、有點悲喜憂歡、有點確定又不確定、卻覺得自己活在宇宙渾沌秩序中的人生。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