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23

記得上個月剛來溫哥華不久,一天晚上,在平常聚會的陳阿姨家,大家聊起今年的花季快到了。在華夏互助會工作的余爸說,屆時要辦一團到美國華盛頓州賞花的一日遊,只需要25元加幣﹝約合台幣550元﹞,包交通午餐。我還沒反應過來,姑媽已經幫我報名:「這麼便宜,你就去吧,費用我替你付。」

於是,四月七日,正好是北美夏季日光節約時間開始的第一天,我踏上追逐鬱金香的旅程。雖然時間往前調快了一個小時,七點未到,北國的陽光已然刺眼。我帶著深色的墨鏡,來到溫哥華近郊本那比市﹝Burnaby﹞最熱鬧的購物城 MetroTown,等待遊覽車的到來。由於華夏互助會多半是上了年紀的華人所組成,行前朋友就預告我這可能會是一趟無聊的旅程;但我倒不那麼在意。

畢竟旅行可以有許多種不同的形式,有時候我選擇單身步行天涯,有時也不妨當個傻觀光客,跟著大家到處走走,重點是便宜。而且這原本是單一目標的賞花之行,我不必將它想得太複雜。就這樣,我跟著全團兩部車、共一百多名爺爺奶奶叔伯阿姨以及小朋友們,在晨光中出發了。

由於911之後美國海關嚴格執行入境檢查措施,我們必須在八點之前趕到邊境,以避開上班時間的車潮。雖然來自台灣的司機 Tonny 哥來往美加邊境已如家常便飯,他還是不確定檢查會花去多少時間。結果是全車無論加拿大公民、居民或者我這唯一的觀光客,全部得下車填表格、過X光。幸好我們來的早,很順利地在八點多通關。

十年前我曾經從美國奧勒岡州的波特蘭乘車北上、經華盛頓州的西雅圖、直到加拿大卑詩省的溫哥華;事隔多年,沿途記憶已然模糊,但那北美西北太平洋岸一貫的雪山、森林、港灣,萬年不變的景緻,很快地就挑起我心中的回憶。兼任導遊的余爸,用他的大嗓門介紹著鬱金香的由來:原產於土耳其、後傳至歐洲﹝特別是荷蘭﹞,在二次戰後,美國華盛頓州的花農也開始引進種植。在過去,一粒鬱金香的種籽可以換得一頭乳牛,可見此花的珍貴....

鬱金香在華州種植成功之後,除了提供花市上的需求,每年春天短暫的開花時期﹝通常是四月初至四月下旬,僅有兩週﹞,也為華盛頓州帶來不少尋花的觀光客。但是今年由於又逢聖嬰現象﹝怎麼近年來特別多聖嬰?﹞,冬天較長,直到三月還下大雪,所以誰也不敢擔保鬱金香到底開了沒。

主要種植鬱金香的地區,集中在西雅圖北部的史蓋基谷地﹝Skagit Valley﹞,根據簡介,"史蓋基河沿岸潮水沖積而成之肥沃平原,是全世界最大的花卉培育勝地。在風和日麗的春天,換上一身輕裝,騎輛單車馳騁於平坦無比的史蓋基平原上,乃是最佳賞花之旅。鬱金香盛開季是四月,但是花開最盛的時段每年同月略有先後差異。"....

從聯邦五號高速公路下來不久,就轉進鬱金香田所在地了。事前大家已經有了共識,要收錢的花田不去,看不到花咱們就換別的看。終於,遠遠地看到一大片黃色的花田,「那是水仙花」;然後是更大一片綠色的....「嗯,這是,呃,鬱金香....苞,」遲去的冬天終究有它的威力,今年的鬱金香開得晚了。沿途只有一家花田開了細長一段紅色鬱金香,可他是要收費的。

「怎麼,付錢花就開,不付錢就不開呀?」我的一句牢騷,引起全車大笑。

就這樣,大家懷著一點點不捨的心,接受了這項事實。余爸倒是樂觀得緊:「沒有鬱金香,咱們就看看這美國農家風光吧,看,那是穀倉、綿羊,哦,這邊有馬,還有馬車....」和老人家出遊的好處,就是他們都知道,抱怨老天爺是沒有用的;何況祂已經給了我們一個風和日麗的艷陽天。我也學會了這種豁達的心境,「大不了,兩個禮拜後再來一次!」於是大家又歡歡喜喜地朝著下一個目標去了。

娜康亞﹝La Conner,還有個台語譯名叫「六塊(錢)呢」﹞和鬱金香節是共生的城鎮。說它像淡水,一點也不過分。這個位於海峽頂端的小鎮上,似乎是燈塔的所在地﹝雖然我沒有看見燈塔﹞,街上那維多利亞時代的古董建築有不少是以「Light House」為名,例如燈塔旅館、燈塔餐廳等。一如西北部的多數城市,它帶有濃濃的原住民氣息;路邊賣著原住民煙燻的鮭魚三明治,忍不住﹝正好沒吃早餐﹞買了一個沿街大咬。特別令我動心的是一頂來自希臘的水手帽、以及一柄來自西班牙的皮鞘軍刀,雖然都不貴,可是前者不實用,後者無法帶回國,只好都忍痛放下。

既然天色還早,司機 Tonny 哥就帶我們繞到西雅圖東方山谷內,去看比尼加拉瀑布還高兩倍的史諾瓜米瀑布﹝Snoqualmie Falls﹞了。雖然瀑布長得都差不多,可還是壯觀的。在這裡我終於忍不住買了一個原住民手工打造的錫製鑰匙環,因為它既輕便、熊的圖騰又十分具有印地安色彩,況且便宜實用。離開瀑布時 Tonny 哥又特別繞到附近的鐵路博物館,讓我們看看來自全美各地、各個時代的生鏽火車頭與破爛車廂,以及古老採礦時代留下來的小車站。今天算是充實圓滿的結束了。

回程經過加拿大海關,Tonny 哥下去和官員交涉一番,只見一名高頭大馬的年輕海關人員跳上車來,直接嗆聲道:「我要找一位來自台灣的觀光客,」那當然是我了。「Here!」我將那張五年多次的加簽拿在手上得意地搖晃。就在全車的鼓掌聲中,完成了通關手續。

回到列治文﹝Richmond﹞的中餐廳吃晚餐時,Tonny 哥走過來,顯然我這「全團唯一的觀光客」一天下來,和他相處得不錯:「過一個禮拜,我接一團要去落磯山脈,我幫你問問,如果可以,你就跟我住同一間房,去落磯山四天,看看冰河國家公園,如何?」「....當然、當然、好!」

....誰說和旅行團出遊很無聊?旅行,永遠有意外的驚喜。


【延伸閱讀】

史蓋基谷地鬱金香節資訊網頁:
http://www.tulipfestival.org/

史諾瓜米瀑布資訊網頁:
http://www.snoqualmiefalls.com/

【圖】Snoqualmie Falls 一景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