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31

去年夏天的一個艷陽午後,我興致勃勃地帶著浴巾穿著泳褲坐捷運到了淡水,準備去拜訪闊別許久的海灘。

當時我剛從戒治所出來不久。有將近十個月,我只能看著窗外的陽光,想像它曬在身上的感覺。在那種環境下,看著自己身上因為缺乏運動與日曬,而呈現出近乎慘白色澤的贅肉,感到無比厭惡。就在那時,多麼希望有個地方可以讓我光著身子盡情曬太陽;因為我不想再看到身上有任何一處慘白。可是在台灣並沒有天體海灘,我家也沒有空中陽台或者是落地長窗,而日曬機又得花錢,於是我想到距離台北最近的沙崙海水浴場。從捷運換上公車,重遊這個學生時代常來的故地,忽然覺得有幾許詭異的氣氛。

七月艷陽下,沙崙小鎮彷如一座鬼城。強烈的日曬在空無一人的馬路上蒸起陣陣游絲,一點也不像是暑假的海邊。帶著幾許疑惑,向路旁柑仔店的阿婆詢問,才知道沙崙海水浴場早已關閉。

「什麼?怎麼沒人通知我?」帶著幾許賭氣,在無人的夏日街道上高喊。連距離最近、交通最方便的海水浴場都沒了,台北還能住人麼?

自從來到溫哥華,每次對新認識的朋友提到我想去海邊曬太陽,他們總會告訴我關於「UBC(*)裡面那個天體海灘」的種種傳聞。每個人說起來總是有聲有色,可是當我認真拜託他們帶我去時,朋友不是不好意思,就是用有色的眼光來看我,彷彿我是什麼偷窺狂似的。

而且他們總會問我:「要脫衣服耶!你敢嗎?」....當然敢,有什麼不敢?反正又沒人認識我。更何況我的確是想好好地讓全身曬曬太陽﹝當然,他們並不了解上述的那段心理背景,也不怪他們﹞。從網路上找到的資料,我終於知道這個海灘真正的名稱叫做「沉船灘﹝Wreck Beach﹞」,從地圖上看來,它的位置就在 UBC 校區西南側,距離公路並不遠。

於是,當今年初夏第一個高溫的週日來臨時,我決定自己去尋找傳說中的天體海灘....

五月十二日,晴 《 Wreck Beach 》

從 Metrotown 坐 #49 到 Dunbar Loop,再走到對面等 #41 或 #480 電巴(*)往 UBC。

因為忘了帶筆,所以在 Dunbar Loop 等車時,走到路旁的舊書店「Lawrence Books」中,向櫃檯的婦人說明了我的需要,她慷慨地給了我一支原子筆。

暑假期間,這並不是一條忙碌的路線;我悠閒地坐在巴士後座,手中讀著 Jeph(*) 翻譯的「迷幻異域」。電巴往前行了不久,經過兩旁高聳的防風森林,正是隔開大學校區與市區的天然屏障「太平洋精神公園﹝Pacific Spirit Park﹞」,之後就正式進入校區了。

UBC 的農場、建築分布在道路兩側,就像一座典型的北美小鎮;轉過幾個彎,來到了小鎮上的「公路局」車站:University Loop.

下了公車,很自然往路邊的校區地圖走去;藉由地圖上那個「Here You Are」的箭頭,我弄清楚了自己站在「大學之道﹝University Blvd.﹞」邊,而這條大道的盡頭,就通向我要去的海灘。

往海邊的一段路全是下坡,風景優美,並不難走﹝但身旁呼嘯而過的輪鞋族提醒了我,有時並不一定非得用「走」的﹞。幸運的是,經過幾棟學院和宿舍建築,就到了大學西側出口的「西南濱海路﹝S.W Marine Drive﹞」;馬路旁邊停了許多汽車、腳踏車,圍繞在一個隱密的森林入口邊----那就是通往 Wreck Beach 的步道了。

步道相當陡峭,兩旁不時可見被海風吹倒的巨木,這一段路彷彿走在深山叢林,令人心中浮現一絲不自主的興奮:彷彿這條全程約五至十分鐘、由密林之中穿過、蜿蜒往下的步道,通向一個神秘的世外桃源。終於,在步道底端上了路旁的簡易廁所之後,傳說中的 Wreck Beach 就在眼前了....

這是位於 UBC 正下方的一個狹長而窄的沙灘,面對著大平洋和喬治亞海峽的一部份,由於兩端和腹地都被茂密高大的森林隔絕,因而形成一個隱密性極高的海灘----並不像人們口中那般神秘,Wreck Beach 事實上是個"Clothing Optional"的海灘:也就是說,你可以選擇穿不穿衣,不是非得一絲不掛;也不像傳說中看到的都是老翁老婦,整個沙灘上老中青三代分布得堪稱均勻,也有全家大小一起來反璞歸真、享受日光浴的。

因為不熟悉環境,我不知道那用樹幹圍成一個個方塊區域的沙灘是否專屬於某個族群,為了尋找一個較不受打擾﹝也不打擾到別人﹞的空位,我穿著背心、赤腳走過半個沙灘;然而,坦白說,此刻的我早已恨不得脫個精光,否則總覺得自己是個冒失的闖入者。

終於找到一段樹幹旁有一個空位,禮貌性地詢問一旁正在互相按摩、塗抹防曬油的中年夫婦「我可以坐這兒嗎?」獲得親切熱情的微笑回答之後,就從背包中取出大浴巾往地上一攤,沒兩下就把身上的衣物全部脫了----那真是言語難以形容的快感啊!

在我身後正好有三個看似大陸留學來的男生,光了上身、穿著長褲、帶著墨鏡,頭上還蓋個黑外套探頭探腦的,當場覺得自己上道多了。至於自己的身材有多爛,這會兒早就忘光光了。就這樣,我身無寸褸地半躺下來,開始記述這一路下來的歷程。

四點多的陽光依然炙人,但曬在那過去數十年不見天日的跨間,只覺無以言喻的舒坦。沙灘上不時傳來吉他彈唱的美妙歌聲,放眼望去絕大多數是白人,而少數的黑人、印地安原住民以及如我一般的亞洲人散佈其中,人人怡然自得;感覺比起一般穿泳裝的海灘更自然、更乾淨。

....我簡直要懷疑,自己是否就此變成天體主義者了?

在入口處,我拿了一張 2002 年 Wreck Beach 夏日祭活動表,上面列著每隔兩、三天就舉辦的活動、以及清理海灘的日子。7 月 13 日將是第二十一屆 "Wreck Beach Day",屆時將有沙雕、人體彩繪、裸舞等等比賽以及節目。忽然有預感今年將會是生命中難得的一個美麗長夏。

比較有意思的是,偶而會有個憤怒的裸漢站起來義憤填膺地高聲向整個沙灘發表演說,話題不外是「加拿大不該加入美國佬的戰爭」云云。遇到這種情況,大多數人只是一笑置之,比較捧場一點的會回個幾句:「No Politics!﹝不談政治!﹞」或者「Hey Hey, Smile!﹝笑一個﹞」....過一會這位怒漢自然就躺回去「曬鳥」了。

在海灘上,看到最令人賞心悅目的景象,莫過於一群十三、四歲的少男少女在淺淺的海水中打排球、嬉戲。他們或許是兄妹、鄰居、同學,完全洋溢著毫無做作的青春氣息;這個年紀正是白種人的黃金時期,身材、皮膚、臉蛋,都好看得不得了。賣巧克力和飲料的女販在沙灘上穿梭兜售,身上除了必要配備﹝錢包﹞,其他都是多餘的。

我就這麼一路變換著姿勢,讓胸前背後都曬了個夠,直到七點多,太陽慢慢西沉時才起身著裝離開海灘。感想是,在這種環境裡,一切都是那麼自然的,除非你用異樣的眼光看待自己,否則沒有人會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你。

當然,任何的快樂都是有代價的。在這個天堂般的海灘躺了一下午的代價,就是你必須沿著來時的步道爬上公路邊去。就像前面提到,那步道從 UBC 旁穿過 Pacific Spirit Park 陡峭山崖、茂密的叢林垂直而下,現在要上去,可沒那麼容易了。

儘管有木頭修成的階梯,走了幾步還是覺得天昏地暗;原本以為自己真是個「破少年」,回頭一看沿路都是臉色慘白、氣喘呼呼的裸泳同志,才真正體認到,這就是世外桃源的代價啊。

【後記】關於 Wreck Beach 有一則小故事。這個海灘曾經在 1993 年上過國際新聞的版面,原因是當時美蘇兩國高峰會在 UBC 舉行,柯林頓和葉爾欽在附近散步,走著走著眼看就要接近這個海灘,眼明手快的保鑣們趕快將那塊上面寫著"Clothing Optional Beach"的牌子遮住,免得兩位元首看到,一時興起、非得去「觀光」一下不可....

(*) UBC,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或卑詩大學﹞的縮寫。英哥大位於溫哥華市西端,與市區以一片茂密的叢林「太平洋精神公園」相隔,是加拿大數一數二的大學。

(*) 電巴:電動巴士的簡稱。溫哥華和大陸的大城市一般,都採用頂端接線的電動巴士系統,已有五十年的歷史,到近期為了擴大路線範圍才引進一般的汽油動力巴士。

(*) Jeph:羅悅全,「迷幻異域」譯者,目前旅居溫哥華。到 Wreck Beach 的前一晚我們還一起去參加了五月份的瑞舞派對;當晚又一起觀賞了世界排名前兩名的 DJ:Sasha & John Digweed 在這裡的演出。

【圖】天體海灘照例是不能拍照的,這是靠近市區的另一個海灘 Kitslano Beach,有機會再作介紹

【延伸閱讀】

Wreck Beach 海灘自治會網站
http://www.wreckbeach.org/

eNaturist 全世界天體海灘的圖片與資料
http://www.enaturist.com/

UBC 的地圖與交通資訊
http://www.ubc.ca/about/directions.html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後藤新平
  • 肯脫的都是給錢都沒人看的~~
    好看的都是不肯脫的~~
    有礙觀瞻就不對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