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報個人新聞台_存圖_013

從前年少的時候,對於夏天總是有無限的憧憬。暑假,充滿了冒險氣息的季節,等待著種種可能或不可能的邂逅。所以到了接近夏天的時候,寫信給朋友時,末了總會以這麼一句話作結:

「夏天又快到了。今年夏天,我又會變成什麼模樣呢。」

果然人是不能老的,老來這些情緒也就忘了。今年的夏天莫名其妙過了一半,我卻是直到一兩週前的某個早上,趁著上班前躲到樓梯間抽煙時,看著颱風來臨前的湛藍天色,才猛然驚覺夏天的事實。

真的要仔細想想,這半年來我去了好多地方啊。

四個月內登上了六座百岳。玉山、雪山、雪山東峰、大霸、伊澤、加利。從嚴寒的三月到酷暑的七月。還有四月墾丁的午夜吶喊。然後是花蓮外海賞鯨豚、最後是龜山登島。零零散散的行程就不講了。

總之我就這麼走到半暑了。以往在夏夜陪伴著我的音樂,都到哪裡去了呢;SADE 啊、Hall & Oates 啊、Swing Out Sister 啊。

而這就是今年夏天的我。在龜山島上嚴酷的艷陽與海風下、攝於七月十九日的側容。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