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過了一陣子日子會比較好過,誰料並非如此。每天看新聞、電視,總覺得是個陌生的世界,從公眾或非公眾人物口中說出的話,都得想半天,還是不太能確定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如果這人說的話是對的,那豈不代表我頭殼壞去?可是他(她)偏偏又說得理直氣壯!」......常常有這樣的感受。

也因此不得不繼續尋找一些不同的閱讀經驗,望求從以上的陰陽魔界中解脫。就在這個時候,無意間讀到冬陽關於《太陽默示錄》的文章,雖僅寥寥數語,卻引起了我極大的興趣。昨晚在租書店看到,立刻租回來拜讀。按圖放大看清楚嚴格來說,我並不算川口開治的忠實讀者,他賴以成名的幾部漫畫《沉默的艦隊》、《革命情迷》,都只偶在漫畫店零星翻閱,近期的《ZIPANG次元艦隊》倒是看得比較有系統。撇開較不熟悉的《革命情迷》,川口的右派軍國主義傾向在其他幾個系列中是頗明顯的,但這並無損於看漫畫的趣味。他以寫實的畫風營造出厚實的虛擬歷史舞台,龐大的戰爭場面、佐以(略顯天真的)國際政治角力描寫,奠定他的日式湯姆克蘭西風格。

這樣的川口開治,在新作《太陽默示錄》中,再度發揮他的想像功力(這部漫畫的格局,套句柏楊先生的文法,那可是「寬螢幕綜藝體」的)──2002年8月,日本遭逢一連串強烈地震、海嘯、火山爆發引起的連鎖反應,使得國土陷落、肢解,分裂為南北日本兩大區塊,分別由中國和美國「參與重建」(實際上是軍事佔領);倖存的人民除了半數願意留下來重建家園,其餘有三千萬人分別由世界各國收容(分配到偏遠地帶:例如加拿大洛磯山脈、澳洲北領地內陸沙漠...等),成為難民。其中有八萬平民,由於能力或學歷等因素,不為西方國家接受,結果台灣政府寬懷收容,在淡水建立了難民村,收容了這批難民。

精采的部分來了。這批日本難民原以為離鄉背井兩、三年後,便可以回歸故土,想不到南北日本在兩大強國的政治與軍力角力下,不僅重建工作遲遲未能上軌道,國內治安也極速惡化;使得這批難民回歸的想法成為遙不可及的夢想,一轉眼十五年過去,他們依然住在難民營當中,而原本以寬容的態度接納日本難民的台灣社會,也在不景氣的失業狀態下將情緒轉移到「日本仔」身上,加上政客、黑幫與日本極端民族主義分子介入,使得情勢越來越嚴竣緊張......(這樣的場景,看來竟似曾熟悉?)

按圖放大看清楚川口開治在漫畫中塑造了一個在震災中失去雙親,後被一對華僑夫婦收養的「救世主」(雖然不太具有說服力)柳 舷一郎,以及圍繞在他身邊的日、台雙方的底層人物、電視台女記者;甚至還有一位態度親日的台灣女總統蔡慶玲,以及其陰沉而神秘的政治對手(外表年輕,卻有許多軍頭、政客以及日本「棄國者」支持的角色)。不過我覺得這些角色的刻畫都嫌浮面,在整個故事中顯得沒什麼重量感,可以表過不提;但是一些劇情的發展和營造,倒是很耐人尋味。

南日本 VS. 北日本,美國 VS. 中國,還有八萬日本難民為了對抗恐怖份子而走上台北街頭、留宿在中正紀念堂......這樣的場景,在此刻看來真是令人五味雜陳哪!

這部漫畫的中譯本目前祇出到第三集,但是還蠻值得期待的,可以找來翻翻。看看《太陽默示錄》,最終默示了些什麼?

《延伸閱讀》
- Nobody Lara 最近平淡微小的生活
- 漫畫出租店物語 川口開治的"太陽默示錄"
- ilyagram 「你最想要跟誰對打?」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