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來是一個不同於前幾日般晴朗的陰雨早晨,可是心情卻不悶。甚至昨夜的酒精也並未造成宿醉的痠昏,僅僅以一種淡淡的呼吸方式繼續存在;以這樣的天氣來說,這幾乎可以算得一個完美的早晨。最主要的還是因為那個和旅行有關的夢。

DSCN3603.JPG夢中的旅行 ── 一如往常,其實記不起為什麼會發展到這個劇情。有印象的時候是為了某個目的要出國一趟,心中卻充滿了一種莫名的不能走的躊躇。夢中的出境室燈光昏闇,雖說是午夜的末班時刻,像夜店也比機場多一些。登機甚至是用古老的舷梯,是一種六零年代科幻片般的太空港氛圍。

已經檢查過行李通了關,卻坐在候機室的高腳椅上 ── 這個部份倒是有點像YVR*的出境大廳 ── 為了不知道什麼原因,猶豫著。最後終於決定提起行李往回走,並不再繼續記得這個部份的發展。

再度有記憶時已經是在往南的列車上,而且這次有C同行。

雖說是南行列車,事實上卻是捷運般的結構,發亮的鐵皮材質車廂,我們用並不感覺疲累的方式站立著。從隧道出來看到的風景令人神迷。並非開闊的碧海藍天,但的確是海,深青色的海,漲潮的海水直没到鐵道基座兩旁。

列車以極緩的速度前進,終於在不知道什麼時刻停下來。許多人,或站在軌道間、或坐在卵石上,更多的是浮沉在深青色的海水裡。有外國人。像是夢中的理想夏天景象(我在說什麼,那本來就是夢啊)。

我和C並肩對著海洋,看著這不存在不屬於台灣但我們心中知道這是台灣的蔚藍景象。心中默默地計劃,既然這條縱貫鐵路沿途有這樣的美景,我願意從頭開始步行紀錄沿線影像。

旅行的夢。沒有原因,也不被要求有完美的結果或者暗示。

它們以一種令下雨的周末早晨心情平和愉悅的姿態,在漸散(Fade Out)的濃度中存在著。


* YVR:溫哥華國際機場。因為生命和這個城市產生的莫名連結,使得這個場景似乎也成為一種有意義的象徵。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