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4b_035s.jpg從雅典回來了。

如果你問我,我會說,其實希臘的天空並沒有想像中或者傳說中的那麼藍。至少在雅典城並沒有那麼藍。在外島,則那色彩完全被愛琴海的藍給溶解吞噬,已經不記得天空到底是什麼顏色,只有海水的藍,藍,藍。雅典城的天空其實還是漫著一層薄薄的霧氣,感覺像是數千年來未曾停止風化過的衛城或者其他無數的古蹟建築,不斷地在向空中散佈著歷史的塵埃。是了,那天空無論看起來或聞起來就像歷史。這就是希臘。

有沒有那麼藍其實並無所謂,重點是那天空無時不刻都執著於他的純粹。除了奧運期間的維安與電視轉播不得不容許他們在低空盤旋的黑色直昇機與白色飛行船之外,那天空彷彿不允許瑕疵的存在,就連雲也是匆匆來去,沒多做停留。

那是宙斯的天空。抑或正是宙斯本人,俯瞰著這一切的發生。

下午在樓梯間抽煙,望著窗外台北灰色偶而飄著細雨的天空,忽然有極短暫的瞬間困惑:無法理解天空為什麼竟然不是藍色的啊。


【圖】從雅典城內最高峰─利卡維托丘(Lycabettus, Likavittos, 277M)俯瞰市區。一般在書中看到的雅典圖片,多是衞城或者大理石雕像的近照,很難對這座城市的輪廓有個清楚印象。其實雅典是像這樣的,四周圍繞著岩石丘陵的平緩古老城市。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