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時代終究是來了,我想。屬於切‧格瓦拉的另一個時代。彷彿是一夕之間,由於《摩托車日記》在北美正式上映,許多居住在溫哥華(或北美其他城市)的朋友們都去看了這部電影(如Elisa),並且用blog紀錄下他們的心情。然後,昨天我翻閱10月號的中文版GQ,其中有一頁提到這部電影,說「12月於金馬國際影展正式放映」,今早在阿Schee那裡也確認了這個消息。

原本就喜愛Che的人們啊,在此時此刻心中是否充滿了矛盾情緒?既欣喜於這個世界有更多年輕情熱的心靈終於重新發現了他,而卻又有種心中私屬的神秘感情、成為一種流行事物的不捨與無奈?

我一邊聽著《摩托車日記》的電影原聲帶,一邊讓想像隨著年輕的切‧格瓦拉之腳步,無盡地馳騁著...

關於這部電影的配樂,從singlenoble那裡已經看到了這樣的文字:

除了影像外,更無法忽略好聽的配樂。由相當重要的阿根廷作曲家Gustavo Santaollala所譜寫,之前作品如21 Grams、Amores Perros。吉他的音樂,帶給人一種滄桑的感覺,就是很適合旅行時候聆聽,尤其我很喜歡那種摩擦弦的聲音。...


DSCF0002s.jpg我自己則是在九月二十七,於Amazon下了訂單,大約10天後收到了CD。還記得收到的那天晚上,我已然累了,但是躺在床上,堅持以Gustavo Santaolalla的音樂佐著睡眠。自己的確是有點老了,真的;而且又和爸媽同住,也怕吵到老人家。否則,我想,我會把音量開到很大,然後,應該會流眼淚吧。

已經數不清有多少次,正如切的父親老格瓦拉‧林奇在原著的序文中寫到的,「我已經太習慣在想像中追隨埃內斯托(*)的遊蹤」;不同的是這次的想像有了音樂。這個遊蹤也不只是一次地理上的移動,並且是一個人格與理想之幻滅與長成。如果再襯以切‧格瓦拉的終焉、那一切在非洲與南美大陸的革命理想之夢碎,則這作為一切之開始的背景音樂,真是有太多難以言盡的情感在其中。

從念國中的時候開始,就已經對於電影原聲帶這種東西深深著迷。當時從一些科幻電影和日本動畫的原聲帶入門(例如John Williams的《星際大戰》、宮川 泰的《宇宙戰艦大和號》、橫山 菁兒的《宇宙海賊哈洛克船長》、青木 望的《銀河鐵道999》),延伸到做影像製作期間,為了工作或個人興趣,時常在光華商場翻找、一張又一張絕不錯過的電影配樂。總是在聽過音樂之後、再進電影院看正片,然後印證當初在心中的畫面和實際上拍出來的畫面有多少距離。有些導演會有音樂以上的驚喜表現,不過也有不少是我和配樂作曲家合作得更好的情形(笑)。

這樣的興趣,近年來因為年紀和生活型態不同等原因已經漸漸失去了,但是《摩托車日記》令我重新拾回了聆聽、想像、感動的感覺。

開場,當然是點出全片精神的主題音樂,2分48秒的「apertura」(openning)。空心吉他昭告了旅行與冒險的決心,隨之而昇的弦樂則暗示著旅途中漸次發生的命運。既簡單又深沉。

我個人特別留意到第三首的「chicinna」(奇琴娜),這是切即將分手的戀人的名字。根據某些記載,奇琴娜是個擁有綠色眼睛的拉丁美女。當我在讀《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時,很自然地融入情境,從此奇琴娜這個名字成為一種投射、一種象徵。代表著對原本擁有的生活之依戀、旅行出發時必須割捨的情感,以及貫串始終的鄉愁。這首曲子很短,僅有1分31秒,很夢幻。但或許很適切地表現了奇琴娜的角色。

其它的曲子...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寫。或許留待看完電影之後再印證吧!

(*)埃內斯托=切‧格瓦拉的本名

【後記】我猜想,當這部電影上映,而切‧格瓦拉成為一種普遍性的偶像之後,必然會有人跳出來說這是一種膚淺的崇拜。誠然,切的人生與革命,在其背後有更深層的基進意義,但我想那不是這篇文章或這部電影關心的事。但是如果能因為這樣,讓更多關於他的討論與意見交流,讓更多人願意認識他,總是一件好事。

【2005/03/02補充】相關的文章,我努力在蒐集,但由於使用del.icio.us+newsgator的聯播機制似乎還是有文章數量限制,以下聯播出來的是較新加入的一部份。如果你想看到全部蒐集的文章連結,請見 http://del.icio.us/kenworker/motocycle_diary


【延伸閱讀】



...無限延伸中...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