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臨睡前,凱洛忽然說道:「我發現我快要和你一樣有資訊焦慮了。」

「唔?」我躺在床上翻閱著為了去香港跨年而買的深度旅遊書,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

她說著,因為最近這段時間,尤其是近幾天,看到許多和blog相關的新訊息(例如這幾天的發燒話題MSN space),有時一天之中,相關議題便似野火燎原。她覺得自己一天看著這麼多新事物的發生,似乎總來不及記載,因之更加佩服能夠即時並大量關注這些新趨勢的blogger們......

這時我已經放下手上的書了。她一如往常自言自語般細數著哪些blog屬於「新網路趨勢類」,而她原本將自己的blog定調為和音樂相關的內容,可是看到這些有趣的新趨勢也忍不住想寫,似乎就無法維持原本的純粹性...云云。

「可是,」我說了。「其實這樣才是blogging啊。

我開始解釋我對blog的看法。因為某些網路上正在發生的事,以簡短的文字書寫、介紹,再加上自己的一點心得或意見,然後快速且大量地被閱讀並鏈結,這才是我最早認知的Weblog形式。寫自己聽音樂或閱讀的心情,其實已經比較屬於Essay、Diary了;因此我(任性地亂)下結論曰,「當妳有這種心情時,或許就真正悟了blog的道啦。」(笑)

回想起最早發現blog這樣一種表現形式,是在1999年的四月,在網路上尋找一個帶有戲謔性的事件評論(用現在的話來說或許就是KUSO吧),結果發現了一系列互相串聯的主題與文章。(詳見《Palm_V 裸女廣告事件》)

當然,彼時並不知道那些連結的網站叫做blog(正確地說是weblog)(*),只是對他們的形式感到好奇:例如小日曆、交叉分類標籤、引用、輪播、RSS Reader...等形式和工具,當時都已經出現了。回頭看起來,上述文章提供的連結中,諸如peterme.comeatonweb等,都是已經在「blog發展史」殿堂上佔有一席之地的名字了。也就是藉由這幾位blog大老的連結,我得以一窺blog的堂奧,才有後來《網錄:一種新內容形式的崛起》這篇文章的產生。

我並不是說,像Essay、Diary或者Journal的方向就完全不對,正如飛小魚在我前一篇文章的留言中提到,「照道理它(blog)的書寫形式,應該是比任何一個平台都還要來得自在些」;但我想說的是,無論今天blog是否已經發展到另外一個層次,並且應用到獨立新聞、個人日記、連載創作...等等形式,在我個人的認知中,以Blog的形式書寫和Blog(或者網路)發展趨勢本身相關的內容,似乎是更有趣、更有意思,而且在我心目中是屬於「正統派」或「硬派」的blog。

我們繼續談到,是不是我已經過了那個焦慮階段,達到另一層境界了;well,這麼說似乎又有些倚老賣老,好像工頭我老人家已經看盡網路浮雲,完全心如止水、見山不是山了;事實上,過去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的確也是在網路上不斷地瘋狂吸收新知並且努力消化,但礙於自己並沒有什麼技術背景或者理論基礎,事實上只是「知道」而非真正「理解」了這些新事物;這始終令我覺得既愧且憾。

走出了那一段時間的偏執,而如今我找到一個自己真正喜歡的工作和人生方向,的確,是在某個程度拋開了那樣的資訊焦慮;或者更準確地說,是以一種相對小心的、如履薄冰、若即若離的姿態,繼續默默關注著。

除了在自己的工作上忙碌並某種程度地快樂著,對於Blog的思考,也大多圍繞在和工作相關的議題上,也就是blog如何和旅遊個主題結合,並且成為一種旅遊經驗分享、互動行程設計,以及社群行銷的模式;結合輪播、引用、相簿分享功能,在過去這段期間,無論是外在環境和個人的想法上其實想已經十分成熟了,只是每天忙東忙西,這些想法一直還未能和相關的朋友來好好地討論、落實。但這會是我努力的方向。

自從'99年認識blog之後,期間由於上述的才疏學淺、以及種種個人因素,並沒有持續在這方面的關注上。及至回過頭來看,台灣的blog已經有了某種程度的蓬勃發展,許多相關的文字也沸沸騰騰了;和凱洛的一番對話,令我想對這些在blog議題上持續關注的朋友,致上我的敬意。

雖然我一時無法將這些朋友的連結全部列出來,但,正因為有了你們的努力書寫,我們終於可以在一個較成熟的環境中,做一個Happy Blogger。


(*)回頭讀Jedi寫的《妳不能不知道的部落格》,提到「到了 1999 年四、五月間, Peter Merholz 開始把 Weblog 唸成 We Blog ;從此 Blog 搖身一變,成為一個新的動詞。」這位先生正是peterme.com的“部長”。由於時間上的巧合,不免令我聯想,是否就是因為Palm V事件,大家連結得不亦樂乎,令他有感而發,從而創造了這樣的說法?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