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到了週日之夜,總要焦慮一番。緣假日時總是起得晚,夜裡就不容易睡著,想到週一晨間早會、主管會、企劃會,以及面對一桌子未處理的便條紙與郵件的慘狀,更是輾轉反側。來點雜記。昨晚接到腸子電話,說是她在書店,問我要不要再買一本《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於是知道Schee日前提到的再版終於上架了。我在初版一刷時就投資了不少,買了好幾本送人,這會(ㄏㄨㄟˇ)是不敢多花錢;今天開了一下午車從彰化北上,正好凱洛要到敦南的誠品音樂找一些參考片,我就順勢上二樓瞻仰了一下再版書的模樣。

一上樓就看到書擺在人文類的顯眼位置,遠看是沒什麼兩樣,仔細一瞧,書背有別於其他大塊的系列書一律掛黃帶,而是做成了整本紅色,算是一種致敬(?);當初大塊挑的封面照片半裸上身側臥吸吮著馬黛茶,雖說是比較符合內文的氣氛,卻不容易讓人和著名的「海報和T恤上的那個人」聯想在一起,於是此回加上的書腰,就不能免俗地把切的英雄頭像印上去啦。照片對人,貨真價實。

我心中雖小掙扎一瞬,卻沒敢再買。想想很久沒讀科普,買了放在另一落的馬克‧布坎南改變世界的簡單法則》(Ubiquity: Why Catastrophes Happen?)。此君之前的《連結──混沌、複雜之後,最具開創性的「小世界」理論 》(Nexus: Small Worlds and the Groundbreaking Science of Networks)和我們現在聊的一些話題很有關係,可惜一直沒時間拜讀。

翻開新書,第一句引了約翰‧加爾布雷思的話,說是“政治不是在完成不可能之事,而是在災難與乏味之間做選擇。”──對照台灣的政局,不禁苦笑。是為記。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