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aid_s.jpg我承認,其實我是個很容易激動、時常沉浸在過去的Good Old Day,寫不出什麼新文字、也已經沒什麼時間或體力接受新事物、新的音樂形式的老人。正因如此,有一些過去曾擁有過的美好記憶,當我們能以一種新的形式去碰觸它、保存它,重新拾回當初有過的感動,即使淚流滿面,也絕不在乎人們笑我淺薄。

在年輕的時代,我們曾擁有過的美好記憶之一,正是在1985年,至今將近20年前的那個耀眼的夏天,那場跨大西洋兩岸、共同為救濟衣索匹亞饑民而齊聲高歌的《LIVE AID》演唱會。令人興奮地,在當年的錄影帶早已腐朽了的今日,我們看到這四張一套的DVD出版了。我相信,無論是否和我同代的朋友,對於八零年代中期的《We Are The World》都應該印象深刻。

bob.jpg這一切的開始,是在前一年的1984年末,英國的BBC播出了一則非洲衣索匹亞遭遇大飢荒的新聞;當時看著電視新聞的其中一個人,是愛爾蘭樂團Boomtown Rats的主唱,蒼白瘦削、有著一頭亂髮的Bob Geldof。Rats並不是個紅團,而Bod最為人熟知的也並不是因為他的歌,而是因為他曾經在Alan Parker的電影《THE WALL》(血染暴力牆)中,扮演那位擬人化的“PINK(FLOYD)”。但是在當時,這位被新聞畫面震懾的愛爾蘭歌手,心中開始孕育出一些計劃。Bob隨即打電話給他的好友,也是我原本就十分喜歡的英國實驗樂團《超音》(ULTRAVOX)的主唱Midge Ure,兩人共同創作了一首應景歌曲“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並力邀當時的當紅歌手共襄盛舉,希望透過唱片銷售的利潤,購買糧食捐助災民。

在MV中,我們看到了Paul Young、「文化俱樂部」的Boy George、Wham!的George MichaelU2的BonoDuran Duran的Simon Le Bon、Sting、Style Council時期的Paul Weller、Spandau Ballet的Tony Hadley...等齊聚一堂,高歌“FEED THE WORLD”。這項義舉不僅在英國本土獲得極大迴響,更橫掃全球,紛紛推出各語系的援非義唱歌曲,不落人後的美國終於也在'85年初推出“We are the world”,為整個活動推上高峰。

liveaidphil_203.jpg半年後,Bob Geldof再接再厲,以結合衛星視訊、跨洲接力演唱的方式,舉辦了《LIVE AID》演唱會,分別在英國溫布萊球場與美國費城甘迺迪體育場兩地開唱,全程歷時16小時,登場的幾乎都是80年代如日中天的歌手們:我們可以看到在烈日下穿著小可愛揮汗勁舞的Madonna、一身白衫的Sting和Phil Collins合唱“Every breath you take ”、一派優雅的Bryan FerrySadeDavid Bowie、充滿活力與爆發力的U2、Duran Duran、Hall & Oates以及Mick JaggerTina Turner。有些人現在甚至已經不在人世了,例如Queen的Freddie Mercury...這些早已成為傳奇的人物,共同在那個夏天,獻出自己的熱情與才藝,為這空前的全球義舉與現代傳播技術的顛峰留下了共同見證。而,從這重新整理過的DVD版本中,我們更清楚地了解到整個活動的起源與發展,也看許多當初受限於轉播時間而未能見到的遺珠之憾,還有澳洲、日本、俄國...等地的演唱實況。

對我自己的意義來說,當年的我原是個喜愛英國音樂遠勝於美國流行歌的小伙子;無論當初合唱的班底,或者出場演唱的歌手,都是十分熟悉並熱愛的對象。而,當時,我對人生依然充滿著(愚蠢的)樂觀,儘管沒有什麼成就,也尚未歷經複雜的傷痛。那年夏天,在余光的旁白中,一捲換過一捲的VHS錄影帶,錄著電視上節錄播出的LIVE AID轉播。窗外的溫度與耀眼的陽光,依然如昨日般清晰。而,BAND AID信託基金至今仍在運作,為人們見證著共同的青春、情熱與希望。

【後記】由於年前很忙,一直到方才找資料時,才知道在1月16號也辦過一場南亞海嘯援助演唱會。我並不打算拿LIVE AID去和其他的演唱會(例如經典的Woodstock)做比較,在我心中LIVE AID是真實的,而非從歷史紀錄中讀到的,其意義截然不同。LIVE AID DVD在台灣是由映像唱片代理,四張一套定價1,556,博客來也買得到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