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jpg

《摩托車日記》明天終於要上映了。騰達電影做了很漂亮的電影專題首頁,文案也寫得頗好,可見用心。

情緒延續了那麼久,加上每天勞心傷神,至此難免有些強弩之末的疲憊;又其實我已在去年12月看過金馬影展的試映,似乎應該更減幾分期待的興奮;然而隨著這幾天陸陸續續許多相關文章的上線,在這貨真價實的「革命前夕」,我發覺自己還是有些激動的。我認識CHE很晚。甚至不是從'97年大塊出版《革命前夕的摩托車之旅》開始的(當時要看的書太多,只拿起來翻了翻),而是遲至'99年12月,當代雜誌148期的《古巴風雲五十年》,郭政倫的一篇《激情狂飆下的冷靜戰鬥》文章,才猛然驚覺有這號人物。

或許是當時自身的心境投射、也或許是Che本身散發出的無以忽視之力量使然,我一頭栽進他的世界;從實體的出版或者網路上搜尋、閱讀了大量相關文獻─可以這麼說,在生命中最最黑暗的那段時期,Che的故事(甚至更簡單地說是他堅毅的神情),提供了我在逆境中繼續前進的力量。有一部分原因,大概是覺得自己再怎麼慘也沒他慘,而他還能那般偉大,我們又怎能不堅持。

後來我曾寫下了這樣一段文字(感謝Internet Archive,這段文字得以保留):

【宿命之網】:寫給切,以及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

親愛的切:

請不必問我,為什麼要在這時候、寫這麼一篇信件體的文字給你。

儘管,在如此高度物質化的社會中、當我的家人與朋友都為了追求成功( 或其他什麼 )、而終日忙碌時;執著於崇拜一位失敗的左翼革命者 壯志未酬的革命者如你,幾乎是一種無可救藥底罪惡;但攤開記憶,我認為,沒有人比你更能了解:一個年過三十歲、孑然一身卻對世界依然充滿著熱望;並在某種程度上、透悟了自己宿命的男人,心底盡頭無邊無涯的蒼涼、渴望、脆弱,以及相對清楚的自知、自信與堅持。

曾經,你以同樣的年紀,在距離我生活的時代不遠的前方、和你的朋友們,共同成就了許多歷史----是的,你已經是歷史了;但,卻是我伸手可及的歷史----這距離近到令我們得以相信:人,依然是可以「生而如切般自由、死而如格瓦拉般崇高」

2000/06/07


我不是「左青」或「老左」,很多時候,我甚至心虛地認為自己不夠資格說「崇拜」。但是在電影上映的前夕,我將那值得保留的網站首頁擷取下來,做個紀念。手中握著預售票,明夜流著淚再相見。


【2005/03/02補充】相關的文章,我努力在蒐集,但由於使用del.icio.us+newsgator的聯播機制似乎還是有文章數量限制,以下聯播出來的是較新加入的一部份。如果你想看到全部蒐集的文章連結,請見 http://del.icio.us/kenworker/motocycle_diary


【延伸閱讀】



...無限延伸中...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