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8_d_Ken_012.jpg其實周三晚間就從曼谷飛回台北了。由於班機小小延誤,加上有一位團員出關時發現自己的錢包掉了,又耽誤了一會,到家已經過了午夜。

接下來的兩天除了整理拍攝和勘查的行程內容,各項會議也追著開。本週在兩廳院的藝文旅遊資訊中心有一場《歌劇杜蘭朵》旅遊講座,過去看了場地、把現場要發放的資料備齊,下午又要開車下南部,除了掃墓,當然就是一年一度的墾丁「春祭」了。不說「春吶」而說「春祭」,是因為我們其實已經吶喊不起來,主要只是為了感受那嘉年華般的氣氛,順便迎接夏天。

說到這點,今年的溼冷不知要延續到何時?三週之內從嚴寒的北國、回到濕冷的亞熱帶、再到已經開始炎熱的熱帶走了一圈。我有自己的反侵略和平家書,也有一些關於中時電子報編輯部落格的想法,只是,有時候也真不知道自己在馬不停蹄個什麼勁呀。

【圖】曼谷Marriott Resort & Spa飯店牆上的飛象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