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ta_aerea.jpg你手上捧著這本六月號的ARENA,無意間翻到一座城市,“City of God”,說的是Sao Paulo,聖保羅,巴西。你從來不知道、或者看過但未曾記住原來聖保羅是這麼一座Bright lights, big city. 一座剛剛度過450歲生日的古老城市。

放在桌上的另一本雜誌,日文的Seven Seas,主題則是“突尼西亞:往白與青之鄉愁”。

你開始想像何時會有機會造訪這座城市、那個國度。它們是那般陌生,陌生到根本不在一般人的旅行計畫中,甚至鮮少在這個社會的新聞頻道中出現(儘管那也不奇怪,他們關注的有許多都是你並不特別想關注的)。這個想像令你思考為什麼選擇旅遊這個行業。和字面的浪漫不同,旅遊業其實是個卑微的服務業,甚至某種程度隨著人們自主意識與獲取資訊的來源增多而日漸式微中。很多時候你必須冒著被客戶甚至朋友取笑的危險、去試圖推銷某些行程;而它們若不是行程內容看來不吸引人,就是定價看來不吸引人。比起電視(怎麼又是電視?)上購物頻道推銷的旅遊產品,你手中的行程表看來如許蒼白輕薄,唯有價格沉重。

你有時難免長嘆生意難做,但此刻靜下心來仔細想想,你選擇了旅遊這個行業原不是為了發財。年近四十,你其實很大程度上已經體認到自己不太可能成為有錢人。雖然有朋友說你妄自菲薄、說你的scale不應止此,可是你其實覺得那些願景都很累人。

你選擇一個每天在旅行的元素中游泳的行業,雖則時常覺得快要溺水,卻仍盡量保持優遊自得。正因為,或許有一天,你可能毫無預警地,造訪Sao Paulo,造訪突尼西亞。正因為這種非自願,反而使得這樣的旅行顯得人性。

晚上到微風紀伊國屋,原是為了尋找一些日文的柬埔寨資料。因為中文可參考的資料並不太多,談文化、歷史、藝術和建築的是有一些,可實際入境操作上的一些細節卻不是那麼清楚。柬埔寨,是的,因為你下週就要前往吳哥窟。

又是一趟不在計畫中的旅行。

【後記】很久沒有買類似ARENA這種英國系「型男時尚」雜誌,如果不是因為它的雙封面──一襲優雅白色長外套的Ewan(歐比旺)、以及黑色皮大衣的Hayden(安納金)──可能就不會看到那篇聖保羅的報導,也就沒有這篇文章。不僅旅行不在計畫中,其實閱讀常常也不在計畫中。

──謹以此文獻給,甫從意外的旅程中回歸的查理王、以及感想著戀愛與旅行的那那

【圖片出處】The Maksoud Plaza Sao Paulo Hotel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