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反有理_s.jpg

有一陣子常讀New Age,作者(先知?)們總是大聲疾呼,要人「活在當下」。許是缺乏慧根,我一直沒真正弄懂那到底是什麼意思。...活在當下?我這不就活在當下嗎?是今朝有酒今朝醉?順心而為,這樣就可以提升性靈麼?不甚了了。

想不到上禮拜過了一個國慶假期,似乎開始有點理解那個「活在當下」的意思事情是這樣的。無論是常來或不常來我這個部落格,大概也都知道,我已經很久沒寫過什麼有建設性,或者,至少,有些個人觀點或見解的文字了。原因當然是因為忙;忙著在產出一些和工作相關的文字(見“旅行社企劃的世界步行”和“部落客旅行團”)。事實上,我連那些都覺得沒時間好好寫了,遑論對於世事能有什麼洞見。

每次都覺得是因為上班時間太長,無力寫作,每夜總覺得自己捧著一個“未完成”的心睡去,然後,隔天,還會有更多“未完成”產生。這樣的人生好像不太對吧。

國慶日連休,我原本也抱著要好好寫些東西的念頭,例如,我心中有個題目叫做“一個台客的中華民國史”。如此一直懸念著,第一天辦講座聽陳綺貞唱歌,喝啤酒;第二天睡醒看電視看電影,去LUXY,看美眉,喝啤酒;第三天茫茫然後來決定全家去北美館看Vivian Westwood,回家看煙火轉播(真無趣),看國家地理頻道(真精彩),喝啤酒。三天假期就過了。

我沒有放棄哦,真的沒有。我一直想寫,想寫。可是我懶得拿筆記電腦出來,懶得開機;想到那個命題可能要花去我半天時間,便覺疲累;最重要的是,我懶得再去和人爭論什麼國族認同的問題。儘管有話想說,但是,事實上,我想說的那些話,在很多地方也看人寫過;可是似乎也無法改變什麼。人們總還是選擇自己願意相信的去相信

一直儘量把這個部落格放空、放空,不想讓工作的話題污染這個園地,原本是想給自己保留一個論述的空間;也就是除了日常庸庸碌碌的生活與工作之外,至少有一個空間可以陳述自己對於網路、對於社會的看法。可是捫心自問,我對這些還有什麼看法?我的看法又比人家高明到哪裡去?有什麼鳴放的價值?

必須承認,我真正有深度思考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那是在“哈網”、在“e經”的時代,更淒涼的是,由於哈網已經正式結束營運,我保留在那討論區上、來不及剪貼的上千篇帖子,以及屬於那個時代的思想,也就這麼煙消雲散。曾想過,如果有一天,我不在公司上班了,或許就有多一些時間整理、思考、發表;可是到那時候,我勢必會選擇做一個專業領隊,出團頻率和次數較現在更多,屆時,又有多少時間可以寫?

如果我仍將這個部落格放在這裡「虛位以待」,就像《魔戒》裡面剛鐸王國的王位一般,期望哪一天有個睿智的英主回來統治,我懷疑,它可能要等很久、很久。

另外一點,我日前把網摘也從這裡拆出去,原本也是為了保持這裡的純粹性,結果拆出去的網摘看得人也少了;網摘的目的原是分享,如果缺少了分享,網摘也就失去了生命力。於是乎,原本是一池死水,拆出去變成兩池死水,真是,情何以堪?

於是我終於開始領悟:試圖將這個部落格維持一種懷舊的平靜,等待曾經有過、或可能再臨的那個「工頭堅」出現,基本上就是一種虛妄、一種逃避。我讓這個部落格活在過去、以及活在一個不知何時才會來臨的未來,對於這個平台,是不公平的。

所以,我將會開始改變;讓這個平台活過來。或許它不會變成你或我原先期望中看到的「工頭堅」應該有的長相,可是,它會如實反映現在的我,一個忙碌的旅行社企劃,三句不離工作,順手會作一些零碎而無主題的網摘,然後一次旅行和活動結束、又開始下一次的旅行和活動。

這或許是一個比較「活在當下」的決定。

【註】上面那張圖,是2002年在溫哥華第一次遇見JephAmy時看的一個展覽;前幾天剛好翻出來,不覺莞爾。我並沒有打算投共,也沒有造反的意圖,只是覺得這情境很符合現在的心情,貼之。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