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確定此生第一次有過環遊世界的夢想到底是什麼時候了,但那肯定是很遙遠的事。

從記憶的河流上溯到最早遠的源頭,在約莫幼稚園的年紀,我躺在祖父床上,看著《今日世界》雜誌上內頁的照片,歐洲某個國家的公園池塘裡漂浮著模型船,金髮的小朋友站在池畔看著它;對當時的我來說,那幅畫面就像是天堂──或許就在那一刻,環遊世界的夢想就此誕生。一直到了25歲,我初次當MV導演,拍了幾部片、存了一些錢,迫不及待地背起背包便要往外飛;缺乏計畫、沒有方向,先往西飛到歐洲、回到台灣,過了半個月,又往東飛到美加;這麼一來一回的冤枉路,令我喪失生平第一次完成環球之旅(儘管只是淺嚐了幾個國家)的機會。

001_220天的環球旅記因著這些原因,當我讀著阿鏗(蔡世鏗)的《220天環球旅記》時,心中除了無邊艷羨,還多了幾分懊惱與愁悵。

在這之前,我和阿鏗是網路上的“格友”,他的部落格《220天的完美旅程》原是我發起的“台灣旅行部落圈”的一名成員;記得我第一次到他板上留言,是看他寫瑞士「少女峰一遊」一篇,三位少女的戲水春光令人眼睛一亮,說道「這還真是日內瓦給我唯一、且最美好的回憶」。well, you know,前中年男子看到這類畫面,總是不免要來分享一下心得,就這樣結識了。

猶記得去年七月我也曾到V1492參加了陳美筑、陳美倫兩姐妹的新書《新環遊世界80天》發表會,不過後來在閱讀時,總覺比較有一種距離感。或許是女生的觀點和心思,終究是和男人不同吧?雖佩服兩姐妹的勇氣與細心(而且他們後來還成立環遊世界俱樂部,經營的有聲有色),但都不如我在讀阿鏗文章時,不時發現的一種心照不宣的「獵奇」之趣味。

...再這麼說下去,觀者可能要以為阿鏗書中描寫的都是世界各國的奇異性風俗了;但我覺得若真是如此,反而令人讀之倒胃。相反地,阿鏗是以一個三十歲的男人之觀點,記述著他在旅程中遇到的、看似平凡的經驗,而在這其中,引述他自己的話,「人,是最令我感到懷念的」。

特別喜歡他在書中每一篇文章旁,用一個小小的「圖示」放上他在旅途中遇到的許多來自各國的旅人、或者當地的居民。那有一種畫龍點睛的效果,讓那整篇文字鮮活起來;讓我們也彷彿和那個世界各地的人們交上了朋友。

惟一可惜的,在我最津津樂道的、阿鏗在馬德里的旅館陽台看到的一場午夜春光秀、與兩個住在對街的美少女身穿內衣對望的那一幕,竟然沒有影像紀錄!──不過,這也是應該的啦,彼時彼刻,光是欣賞就令人愉悅,拿出相機來未免太不識趣,也太不gentleman了。

如果,有人是因為讀了阿鏗的這些旅途中的人物小插曲、而發憤也要去環遊世界的話,我是一點也不意外。

當然,這趟旅程不是只有獵奇。比起大多數人選擇每年出國一、兩次,從事安全愉悅的休閒旅遊,一次沒有中斷的環球旅行,還是有風險的;那比較符合在漫長歷史中,「旅行」(travel)這個單字所代表的磨鍊與苦難意義。

“對於旅程,我絲毫想像不到會有什麼情況,也沒有把握能夠平平安安的回來。這種感覺在背起行囊踏出家門的那一刻時特別強烈,和家人道別時一句「對不起」幾乎要脫口而出。”


在阿鏗的「啟程」一文中如此寫著。

但是,完成這樣一趟旅程,人生就從此不同了。「你永遠不會再是過去的那個你了」。

我的懊惱與惆悵,在跟著阿鏗的文字前進的過程中慢慢消解;代之而起的,是對於人生與世界的另一番熱望。

【請勿錯過】玩家帶路俱樂部11/27, 12/04專訪「220天環球旅記」作者蔡世鏗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