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一】

今年最後一天上班,在大多數人都已經休假了的早晨,空盪的捷運。我帶著睡眠不足的神情,出門前隨手帶上床頭邊的新版《萊辛頓的幽靈》,藍色的書腰,以及書腰上的文字“今年冬季,最想擁抱的 村上式孤寂”,都非常適合今晨陰暗的天氣。心情並沒有陰暗,只是小小宿醉後的未完全清醒。閱讀村上早已算不上是一種時尚的象徵,我還在讀村上/賴明珠,無非只是為了一種單純的愉悅。是的,村上依然令人如許愉悅,無論是過去的或現在的。我迫不及待想讀他的《東京奇譚集》。因為這樣,在這個早上,回想起2005年看過的電影,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東尼瀧谷》,以及《花與愛麗絲》。

【段二】

在Gustavo Santaolalla的《摩托車日記》原聲帶中展開工作,這似乎也是某種程度對今年的一種致敬。如果可以的話,我其實還願意沉浸在John Williams的Episode III原聲帶最後一曲,“A New Hope-End Credits”,那是星戰二十八年的完美終章──或許也沒那麼完美,但我願意接受──每次聽這首長達十三分鐘的曲子到了末尾,總還是不希望它結束。

這一年本身已然太豐富,似乎不需要多餘的文字或回顧來錦上添花;但我依然試著從年度的事件和圖像中去挑選一些做個整理,但是這工作必然不可能在今日完成了。只能先以這麼一段十分偷懶的簡短文字,向今年與我共同完成所有過程的朋友致敬。

【段三】

凱洛前兩天問我要不要換banner,我的確有這樣的想法,但始終不確定用什麼樣的圖像比較好。去年底我做了一個年度回顧的banner,雖然很有意義,但因視覺上比較複雜,並不舒適,放了沒幾天就被我換掉了,因此今年並不打算重蹈覆轍。我想了想,換上了現在你所看到的,Netscape主題banner

這個圖檔,是年中的時候,從一顆古老的硬碟殘骸中搶救出來的極少數檔案之一。目前大多數的網友,看到這個banner應該沒什麼感覺了;但我相信活過那段期間的老網路們,或許也和我一樣,曾在許多的夜裡,讚歎於這個網網相連的新世界之美妙與神奇。

在那個時代,這個banner,和那藍色星空背景的“N”字,在茫茫網海中,是一盞不折不扣的明燈。

【段四】

忽然憶起十年前的十二月三十一日,在遠企中心前跨年。之後回到位於安和路上的工作室,在不眠的夜裡,我在頂樓,望著天上的星,對未來充滿了熱望;那是和網路初識的年代

應是人生中最菁華、實則為最動盪的十年,竟然就這麼過了。在年輕的時候,如何能想像十年僅如一眨眼的瞬間?

過去在網路烽起、趨勢變幻的時代,我們總喜歡說一句,某個時點是"the end of beginning";看起來,對於我的新人生階段來說,2005年的結束,確實也是個"the end of beginning"。

十年一覺網路夢──我至今仍認為這是一場極為美好的夢──謹獻給這不會再有的十年。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