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和回家鄉前的凱洛,以及她的幾位前任同事與現任同事們到西門町的“熊一”吃燒肉;發覺我不管多老,來到西門町都還是覺得有種興奮感。韓大飛和瓦力斯在比賽說自己高中或國中時混萬年,我實在不好意思說,我是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就一直在萬年混到大;所以昨晚從座位看出去正好是萬年的霓虹燈,凱洛特別替我拍照留念。

送走凱洛,要去牽機車時,看到停車處前方的salon還開著,想想過年前忙到沒時間剪髮,選期不如撞期;但不知是我表達能力有問題還是怎麼著,努力留到一定長度的頭髮,每次想去修一下,就一定被打回原點,又得留個半年。

頂著一頭短髮以及小鬱悶心情,繞了一大段路回到家,原本很有興致想要出門去喝兩杯﹝只不過要套上毛線帽才敢出門﹞,先拿起在Yahoo!拍賣上買來的《時代英雄傳》﹝即司馬遼太郎原作改編的迷你影集《龍馬向前走》﹞,一看就沒停了。

原本覺得找市川染五郎來演坂本龍馬似嫌脂粉味太重,不過倒是演出了另一種“愛與和平的龍馬像”,父親松本幸四郎和妹妹松隆子的客串演出,在播出當時也造成一些話題;我個人覺得飾演阿龍﹝或阿涼,龍馬的妻子﹞的內山理名,以及飾演西鄉隆盛的高島政宏表現搶眼。

日本電視台這回﹝前年﹞重拍坂本龍馬的故事,動用了直昇機空拍了好幾個市川染五郎站在西式帆船前的角度,拍出了龍馬的機動性、豪邁性,以及在大時代的洪流中前進的氣勢;看到半夜兩點,擦擦流到臉頰與嘴角的淚;無論看了多少次坂本龍馬的故事,都還是感動讚嘆不已,我真是太喜愛坂本籠馬這個人了。

順著這樣的心情,睡前再拿起遠流出的兩本《幕末─終結幕府‧十二則暗殺風雲錄》,翻閱和龍馬以及桂小五郎的故事有關的“花屋町的襲擊”、“逃命小五郎”等篇,然後睡去。

除夕早晨其實九點多就醒了,可是不想起身,繼續翻閱“火燒浪華城”、“最後的攘夷志士”,又睡到過了中午才起。打開電視叫出TIVO前幾天錄的“羅馬古城在中國”,邊吃午飯邊看。飯後又繼續看NHK的大河劇《戰國功名錄》。

上網看了凱洛昨晚寫的文章,收聽了龜趣來嘻的線上對談,和幾位在線上的朋友互相拜年;準備要拜拜吃年夜飯了。

在家上網的條件依然嚴苛,沒個書桌、只好窩在床上,我和凱洛就是這麼辛苦的上網著;一些留言還沒心情好好回,年前欠的文債甚多,打算明天開始帶著NB到處遊牧,還得找一天到公司好好整理我的座位。

下起大雨啦,這樣陰冷的天氣不知還要持續多久?

謹向過去的這一年,所有和我生命有交集的朋友,致上最誠摯的祝福,新年快樂。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