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John小眼睛先生去柬埔寨,替「羅慧夫顱顏基金會的用愛彌補義診團」做隨行的觀察與報導,他們出發的時候我忙的一蹋糊塗,沒有能為他們打氣,今天傍晚他們就要回國了,希望大家能夠來關注他們所做的一些報導。在小眼睛先生的出發前發表的文章裡,這麼寫到:

在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這個為了身心障礙兒童爭取早療機會的影片首映會上,接觸了一直聽過,但未曾實際瞭解的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後,對於他們國際合作的計畫深表認同。雖無法相提並論,但這個出發點與當初成立背包客棧的想法相當類似。

「給人魚吃,不如教人釣魚」

羅慧夫醫師在台灣行醫四十年,而所創辦的基金會在協助了無數有著唇顎裂患者的家庭,讓台灣無論在唇顎裂手術、輔導及後續協助上,執全世界之牛耳後,從一九九八年起,又將觸角伸進越南、柬埔寨、菲律賓、中國大陸、緬甸、多明尼加等國家。

此次我將隨行出訪的柬普寨,基金會已經完成了十三次義診,不但協助了四百餘患者,還在當地培訓了種子醫療團隊,及對補助貧困患者就醫生活費和就醫交通費。

想來汗顏,柬普寨,對於我來說,還停留在一串奇妙的吳哥旅行印象裡。

而當基金會提出隨行義診的邀請時,我欣然應允,讓自己能有機會以行動跳脫窠臼,換個角度來面對生命。


做吳哥窟旅遊近一年來,對於柬埔寨這個國家,開始建立了一種很獨特的情感;或,甚至應該說,從高中時代看了《殺戮戰場》電影後,就已經特別關注這個國家了;只是要等了將近20年後,才跟它有實質上的交集。

雖然我不能和這幾位部落客們一起記錄柬埔寨真實的面目,但希望能藉部落格的一角,向所有在柬埔債努力著的是藉各國的工作人員,至上崇高敬意。

【延伸閱讀】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