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十八日,我貼了《寫在北宜高通車的這一個週末》,當時並沒有想太多。作為一個在宜蘭出生、但是一輩子都在台北生活的異鄉人,當下寫那篇文章的心情,只是一種對過去三十多年來,種種回鄉的交通方式的一種緬懷。在那篇文章的回應中,我們也看到許多不同的、複雜的感受與意見,同時也注意到豬小草所提出的生態破壞問題;這些回應都提供了更多面向的思考角度,非常感謝。

中午瀏覽到一則新聞,標題是「今夏熱舞歡唱就在宜蘭」,內文這麼寫著:

北宜高全線通車後,國內流行音樂在宜蘭的第一炮「宜蘭音樂季」,斥資千萬元打造豪華舞台,配合大型雷射燈光、高空煙火秀等營造現場歡樂氣氛;雖然走流行樂風,依然不忘宜蘭獨有的人情味...


看完這則新聞,我整個心涼了下來。後來循線找到活動網站,「宜蘭06音樂季采運年華」;這是一家“營運豪華觀光遊輪,結合食、衣、 住、行、育、樂六大經濟主題為主軸,提供旅客觀光休憩、商務聯誼及演藝娛樂等多元化之服務”的航運公司主辦。

我自己從事旅遊業,所以地方企業看好觀光前景,完全可以理解,樂見其成;我自己也愛湊熱鬧,所以對於什麼大型演唱會、比基尼趴替,更是樂見其成;地方的年輕人,平日或許沒機會看到這麼多大牌藝人,其雀躍之心情,我更可以百分之百體會。可是如果想想之前在台中舉辦的「台客搖滾嘉年華」,坦白說,我不僅心涼,甚且腿軟。

台灣過去這二十年來的一股本土文藝復興運動,到眼下這一時刻,看起來,至少我自己覺得,是十分悲觀的。

'49年後的新移民文化勢力,在各個領域,無所不用其極地在反撲、侵蝕、冒名挺替著,營造出另一款帶有濃厚“異國風情”的台灣味。說不上來,但我知道不是我血液中所深植的台灣性格;那是隔著一層文化和語言的──姑且不要說「歧視」,就說「誤解」好了──所產生的異文化面貌。我們生活在其中,有時還真的以為所謂的「新台灣人」就應該真是那樣了。

蘭陽平原在過去的歷史中,正是因為地處山之背、海之巔,開發得晚;即使開發了,也因為天高皇帝遠,得以保留獨特的人文性格以及政治氛圍。現在高速公路一開通,直達台灣最虛幻迷離的所謂首善之都,一股鬼氣直撲太平洋岸、太平山邊。宜蘭,還能保有原來的獨立性格多久?

就在週末要第一次開上北宜高,周日要到貢寮海邊看比基尼之前,忽然有了如許涼透心肝的體會。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