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坐火車,常常被逆向會車的震波嚇著;在只有一條﹝或兩條﹞平行線鐵道的台灣,這似乎是列車交會的唯一模式。但是在鐵路網密集的日本,尤其是在繁忙的都會區,從不同月台開出的列車,往往有一段時間「並駕齊驅」。你可以清楚地看見另一部列車上眾生相,在一種相近的速度,與一致的韻律上。

在大阪南海電鐵Rapid上拍攝

這天傍晚,南海電鐵的空港特急 Rapid-β 73號列車從大阪的難波驛緩緩開出,承載著我三天兩夜的滿溢情緒。

李清志在《鐵道建築散步》中,稱 Rapid 列車為「鐵人二十八號」:“由京都建築師若林廣幸所設計的特急列車,充滿著科幻機械的魅力,有些類似電影《海底兩萬哩》中的美學形式。”同時,“這輛列車的身影以及圓形的開窗以及圓形的開窗,常常令我有一種潛入海底的輕鬆感與浪漫幻覺”。

在列車的左側,有一班幾乎同時開出的通勤電車,車廂中擠滿了正要回家或赴約的上班族,於是又進入那種並駕齊驅的美妙情境中。而,我乘坐的 Rapid-β 座位寬敞、乘客稀少,和對面的電車恰成對比;透過圓形的車窗凝視,確然有種水族箱的錯覺──只不過,在水族箱中,上演的是大阪人緊張、豪邁的日常。

常有種劇情性的幻想。想像某位少年坐著電車,卻在平行的列車上看到一位令他怦然心動的美麗女孩;列車隨著軌道弧度忽遠乎近,對面的女孩也發現了他的純情凝視。

列車會相隔越遠、在下一個轉角分道揚鑣,或是碰巧又在鐵道前面未知的停靠站,停在同一個月台的兩方?少年是繼續心動掙扎著、或是在下一個相逢的月台,奮力撥開擁擠人群,奔向對面的那班電車?會不會在他即將跑到對面時,車門關上,從此就斷了那平行線上的視線接觸與短暫情緣?

最終,列車漸行漸遠。只留下玻璃上圓窗的倒影,與模糊的面容;載著我澎湃的心情, 一同沉入那藍色的深深海洋。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