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今早我睜開眼睛,看到鐵窗外的純色天空,心中想到的第一句話,是:「今天的天氣,真是非常義大利啊。」

再過不到24小時,就是妳的生日了。正如不久前,我跨過人生四十的領域,妳也將進入一個,似乎在人們心目中必定要有一些意義的年代。儘管我多年前早已看清,生日只是給自己和朋友一個來互相折騰一番的藉口,因此心底已經隱隱排斥生日會的舉辦;但,我也完全能夠理解,女人面對三十歲的無名恐慌與需要鼓勵。

這的確是一個需要做些什麼、說些什麼的日子。聶魯達這幾天,一直試圖回想自己三十歲的生日究竟是怎麼過的,但是在記憶中始終無法精確的定位;對我來說,那正是一個即將面臨巨大變動前的年代,太多改變在那個時間點發生,我因之無法將其仔細釐清。但若我未弄錯時間順序,當時在心中有一顆新世界的種子,已然被種下;我正試圖與三十歲之前的人生決裂,樂觀、又帶著幾許悲戚地,迎向一個未知的年歲。

事實上,當我們在2002年,透過網路、透過ICQ、透過新聞台,在相隔太平洋的兩岸找到彼此時,我早已進入三十代的後半期,甫歷經了人生中最黑暗、動盪、顛沛流離與良知崩潰的洗禮。當我翻閱妳在我們認識一年之後寫的一篇文章,提到“【Someday My Prince Will Come】,這一首歌是舊情人給我聽的,早在當初,他已送給我一個最後的預言。”

Someday My Prince Will Come,真好,但我苦笑著嘆了口氣,搖頭讚佩妳的勇敢。

這個被太平洋的海濤沖上岸的“Prince”,妳不知道他到底有些多麼黑暗過去、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個失足落水的海盜、是個從海邊的巖窟脫逃的罪犯、或是在海上漂流十年,做過海妖禁臠的戰士、或甚至早已在他鄉妻妾成群。而妳在心中收容了他,也接受了未知的一切。

回到現實來看,那些或許羨慕我們的朋友,可曾想像,妳的這位男友,在看似年輕的外表下,事實上齒牙動搖、外強中乾、放屁打呼、怕事憊懶、又歡愛虛華;而且,在倆人有限的相處時間裡,他又不斷要切割給一個又一個不斷出現的國家或地區主題;從希臘、韓國、泰國、柬埔寨,到現在的義大利。

妳必須忍受他無時不刻搬回一推又一推各類書籍,你了解或不了解的;就如妳昨夜回家時,壓在他枕頭下的,關於某個不知哪來的“提比留”傳記。另外,和他在一起四年半,妳從一個文辭華麗的文藝美少女,變成KUSO網摘教母,他一直心虛著這到底是不是他所造成的錯。

──我想說的是,在我們認識的這四年半來,妳面對的是個 great unknown,而妳表現得十分寬容。固然我自己歷經人生的諸多波折,正是在替自己過去種種錯誤的決定贖罪的時刻,但妳的堅強與樂觀與,呃,或許該說,那獅子座女生的大氣,正好提供了我一個,可以在「穩定中求發展」的環境。

我不是那種該做白日夢的年紀,我該說,這樣的寬容﹝或縱容﹞,比起什麼浮華的表象,更符合一個努力找回自己人生步調的男人的需要;而未來,我們事實上都不知道,到底會如何精彩或不精彩。我們其實並不在乎人們稱我們是「神雕俠侶」或「最佳雙人舞」,但我知道,我們還會攜手向更多的未知並進,並留下更多有笑有淚的紀錄。

所以,妳的三十歲,不需恐慌迷離,只需歡喜相聚。

至於眾人引領期盼的「那一句話」,我實在江郎才盡。順手拿起日昨買到的拉丁大詩人、也是切‧格瓦拉最愛的詩人──聶魯達的畫傳,七月十二日出生的他,今年正逢一百歲冥誕;翻到最後一首詩、最後一句話,我笑了。

“我來到這裡只是為了歌唱/而且還要讓妳跟我一起引吭。”


【延伸閱讀】凱洛的幾篇舊文章

- [Jazz Tour]Come,My Prince
- 祝你生日快樂。
- 肯尼士與凱羅爾之工頭堅送我的一句話
- 肯尼士與凱羅爾系列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