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不,我這篇文章標題,說的並不是台灣的政治現況,儘管那也很有必要適度地麻木;我要說的,是我的生活現狀。嗯,不是才過了凱洛的歡樂生日趴替嗎,何苦一轉眼又得麻木不仁?...事情是這樣的。話說我和凱洛﹝以及我老妹﹞住在台北縣某八樓公寓之頂層,陽光頗為充足、空氣堪稱清新、落塵量尚且豐富;落地窗外還有個由園藝達人──我老母,經營的陽台小花園,其花卉與昆蟲生態,十分旺盛。憑良心說,算是個沒什麼好挑剔的生活環境。

﹝哦,認真挑剔的話,當然就是書架略顯不足。照我的理想,應該是每一面牆壁、每一個轉角、甚至樓梯間,都應該是書架書櫃才對,“人生百病有已時,獨有書癖不可醫”,人走路生活的地方可小,給書住的空間不可少。不過此案已被全家人聯手否決五十六次,只有台灣的軍購案差堪比擬。﹞

不過,這等優美的居住環境,卻有一個季節性的致命缺點,是當初我老母買房時,萬萬想不到的;那就是,每逢下雨,屋頂積水,然後就沿著牆壁內部看不見的縫隙,滲入我家;尤其是當初我分配到的兩間,現分別作為書房﹝呃,其實是倉庫﹞、以及臥室的,恰好都是重災區。只要下個半天的雨,我回家進房間就得涉水而行,有時夜半雨驟,一覺醒來,下床時直接是踩進水塘裡,很有「不知今夕是何夕」的異國詩情。

這樣的日子過久了,當然想過各種變通的方式。有一回在傅瑞德位於陽明山上的家中看到園藝用的橫木條狀組合地磚,覺得甚是理想,想說買一些回家鋪在房間地上,以後每逢漏水,水積在地磚下,上面依然可以打赤腳、走在原木地板上,不必出國,就有巴里島、綠中海或者馬爾地夫的「水上屋」Villa氛圍,著實浪漫。不過這個提案,照例被否決,理由顯而易見,也就毋需贅述。

日前家人終於下定決心,找了抓漏師父來估價,掐指一算,據說十幾萬可以搞定,已經比預估的經費要少了。所以二話不說,擇日開工。問題是,台灣人生活空間本就狹小,東西當然都靠著牆堆放,所以非得將書房和臥房的牆邊清空,才有可能施工。我想到要搬那些家當,就頭皮發麻;萬不得已,還是在七夕情人節這天,各自請假一日,在家勞動﹝請參照凱洛 整日勞動的情人節與相簿上線 一文﹞。

牆壁.JPG事實上,在整理的過程中,我心中隱隱覺得,真要施工起來,塵埃漫天,我們做多少防禦措施,其實都是不夠的。儘管如此,該搬的還是得搬開、該用垃圾袋蓋起來的還是得蓋起來。於是我去年初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移進書房的九座組合櫃,又一一移出來;牆邊一清空,嘩,在組合櫃後面的牆壁,活脫是一幅「最後的晚餐」濕壁畫﹝如左圖﹞。

昨日,施工第一天,傍晚下班的時候,老爸來電,交待我們回家時若要上樓,得換雙拖鞋;同時口氣微妙,隱隱暗示我們大概至少有一個禮拜,沒有臥室可睡。我想老爸是用心良苦,先來打個預防針,免得我們回家看到現場,情緒崩潰。

果然晚上回到家,看到自己的臥房和隔壁的書房,那種視覺上的震撼,很難形容。就像有一顆隕石從天下掉下來、砸在我家屋頂,那般末日景象;還好工頭老人家也算經歷大風大浪、也看過梵蒂岡西斯汀禮拜堂「最後的審判」,心如止水,直接在洗衣房拿了短褲T恤,換上之後,往樓下客房一躺,啥都不想。早上從衣櫃一角拖出一件皺巴巴的白襯衫,換上之後,上班去也。

我要說的是,遇到這種狀況,如果回家還要面對慘狀發呆、或者難受、或者內心抱怨,那真是不智之舉。很多時候,麻木不仁其實是有必要的,如果能順便帶點幽默感,來看待這件事情,也就更好。

﹝明天我就要出國帶團去,謹以此文,給留守家中的凱洛加持;可得撐著點,別崩潰了啊。也請大家給她打氣一下吧。﹞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