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池畔看著自己上一篇網誌文章的日期,八月二日,已經是二十幾天前的事;似乎從前年底為了考國際領隊執照而「停格」的那一個月以來,這次是間隔最久的怠格期。

寫blog,其實和其他所有事情一樣,需要一種持續性的手感;許久不寫,手感生疏了,再加上時差、以及連續帶團後必然有的重度疲憊等種種因素,難免就疏懶了起來。偶而難免有種不切實際的幻想,想像帶著notebook,走到哪裡寫到哪裡。對於自助旅行者或許是可能實現的,但是對於一個領隊來說,這樣的期許,我不得不承認,是有些沉重的。尤其是,在團體行程排到極致,每天平均走上15,000~20,000歩,有好幾天回到飯店都已經超過晚間十一點的狀態下,更是太過奢求。﹝當然這是因為特殊行程,一般的團體行程,會比這個數字稍微輕鬆一些﹞

更不用說,歐洲地區大多數四、五星級飯店上網的機制,對於一般旅行者是不甚友善的;網路的存在,只能是為了解決商務旅客發公文的需求。有一晚我為了查一些當地的資料、刷信用卡買點數上網,看著費用如同計程車跳表一般不斷增加,直到斷線的那一刻才如獲重生。那根本是在拼命,哪裡有半點上網的樂趣?

而,連續出國好一段時間,完全沒有接觸到台灣的訊息,難免會產生一種幻想,想像回來之後,許多事情已經變得不一樣了。

好比說,你會想像,是不是政權已經轉移,抗議已經落幕,天下已經太平;新聞媒體脫胎換骨,開始報導一些比較有建設性的內容。這些你都不知道,儘管每天晚上會開著CNN、或是義大利的RAI、或是EURONEWS,在一日疲倦的行程之後,強打著精神,一面準備著明天所需要解說的背景資料、一面紅著雙眼瞥視著螢幕,然後不知不覺睡去。至少在還有印象的半清醒時刻,這麼多天來,沒有看到和台灣政局相關的新聞。

事實上,是根本沒有關於台灣的新聞。一則也沒有。

轉而一想,又不免慶幸,幸好沒有半則台灣的新聞,否則豈非煞風景。雖然難免會心虛於自己的虛無或逃避,但事實上,在那上萬公里外的古老國度,在聖母升天節的假期、彷彿全世界的旅客都來到這個排名世界數一數二的旅遊國家,充滿著一種嘉年華會般的節慶氣息;我寧可隨之起舞,暫時沉溺。

但願人長久,我們當然都期許某些事情永遠不要變,例如感情,例如希望,例如熱血。

但我們的確也期許有些事情變。是哪些,我說不上來,太多了。覺得心底沉著一股變的動能,週遭的環境似乎也流竄著變的空氣。有些事情不斷在發生著。

只是我暫時是有點累了。

【圖】行程結束前兩夜,羅馬火車站旁的 Radisson SAS Hotel 頂樓,泳池畔,與義大利藍帶啤酒的片刻放鬆。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