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想寫這麼一篇文章的心理背景,是有些傷感的;可是因為傅瑞德在回應中提醒我還欠一篇文章,心念頓時一轉,開懷起來。好吧,無論將來如何,我都會很開心地繼續「博」(*)下去。事情是這樣的。連續兩年,中時部落格大獎結束後,總是會和幾位部落圈的朋友,在會場附近找個地方吃個宵夜、聊聊天。前年(第一屆)我擔任主持人在台上,忘了宣佈評審之一的傅瑞德名字,因此在宵夜時誕生了「怒濤之搗蒜男─工頭堅向傅瑞德賠罪!」這麼一件事。後來甚至還登上蘋果日報(笑)。

去年,因為我正式步入四十代,和傅老大並列部落格圈的少數族群(40歲以上的部落客算是少數族群吧?不過正確比例如何,手邊倒是沒有統計數字),宵夜時在座的老友 Vista 其實也快接近了(抱歉,爆料啦);大家一陣哄鬧,話說「四十歲後還是一位活龍」,於是倡議成立“高齡部落客《活龍俱樂部》”。

傅瑞德劍及履及,很快做出了《活龍俱樂部》串連頁面,不過我這次倒是沒有像前年一般,在隔天立刻做出回應。

原因呢,其實也很簡單,因為我近來實在覺得一‧點‧也‧不‧活‧龍哪。

大約從去年十一月初連續帶團回來之後,就有種疲勞一直無法恢復的感覺;主持部落格大獎的前兩天又開始感冒,甚至發生咳血事件。想了想,年輕的時候恣意摧殘身體,從來沒有認真作過健康檢查,所以就去醫院掛號做了些X光與超音波的檢測。

前兩天檢測結果出來了。嗯,該怎麼說呢,是沒有什麼立即性危險的病症或隱疾啦,不過整體狀況也說不上好;總之醫生交代,戒菸戒酒、以後每三個月檢查一次,持續觀察。

回想起來──雖然我的個人簡歷還沒有完全寫好──但年輕時代的人生,基本上常常處在一種失速狂飆的狀態下,嚴格說來是到了2002年,才開始步上正軌,慢慢建立相對穩定的生活。由於幾乎一切從頭,所以很多事情也必須更用心、比別人花更多力氣去建構、去學習。

過去這兩年來,我身兼「旅行社企劃」、「國際領隊」、「部落客」這幾個角色(近期或許可以再加上「旅遊2.0思考者」),坦白說,想要扮演好這其中任何一項,都必須投注許多的心力,其中的疲倦或過勞,應該也是不難想像的。

這期間,雖然幾番試圖調整、減輕部份負擔,但都因為人情壓力或時機不對,就這麼拖了下來。現在,身體終究是不堪了,正式向我發出警訊;這是不能不去面對的。

醫生(還有師父)的交代,戒菸是可以盡量做到、也沒什麼異議啦,可是...戒酒?~~真是要人命。尤其據說最要緊的就是戒啤酒,更是晴天霹靂。我現在已經完全可以體會那廣告,「肝若不好,人生是黑白的」;可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出來跑,還是要還」,好像也沒得抱怨啊

比較起來,傅老大“遊牧上班族”、“高齡潛水客”的生活,顯然是健康多了。我也要加油。

《活龍俱樂部》,正式加入!


(*)這個繼續「博」下去的說法,是大陸用語:因為在大陸,“部落格”或者“部落客”是叫做“博客”麼,所以寫部落格(blogging)這個行為,就直接稱為「博」。早上我剛好看到一篇文章,說大陸有幾位著名的博客都「停博」了,感慨。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