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夜,剛剛完成一份下週要演講的簡報檔;關於東亞各國的國情、文化、習俗、禮儀,以及簡單問候語。由於時間緊迫,做得十分辛苦;中間有幾度情緒十分緊繃。終於寄出去了。週末夜在Cafe Ole爵士party,凱洛攝



近來發現,對於一些不在原本計畫中的工作、以及其所帶來的壓力,有越來難以承受的感覺。我想是長期以來的緊繃、以及急速老化的身心,都到了一種臨界點。每天從早上八點半打卡、直到夜間十點半下課的日子,還得再過一週。真是咬著牙關在撐。



每天上的課,原本打算回家要作筆記,但我真的太累了。當然一面依然有將它們一點一點打進blog後台,可是尚未完整,所以也不好上線,這個計畫也就呈現停滯。但會完成的,畢竟這也是整理筆記的一種方式。否則我哪裡還有時間在課程結束前複習?



上面那張相片,是昨晚在CAFE OLE,凱洛拍的。我正低頭在看筆記電腦,打字打酸了的手舉著菸,姿勢有點娘,但其實是在調整恢復;只是這樣的動作以後會不常見或不復見了。因為照目前的健康狀況,看來戒菸勢在必行。沒有什麼不好,只是一個在過去十多年來天天有的動作或習慣(壞習慣,)即將消失,好像也該留下什麼姿態。並不是刻意。



Disocvery正在演「建築奇觀:青藏鐵路」;我想還是專心看電視好了。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