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量世界的圖像今晚從機場的兩個航廈實習大陸觀光客通關手續回來,讀完了昨夜剩下的最後一章《丈量世界》。

當初在誠品初見此書,詹先生(詹宏志)的推薦語說得沒錯,「沒想到竟然有小說家想到這個題材」;可是為甚什麼不呢?明明是那麼引人入勝的人生。

關於亞歷山大‧封‧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我一定在哪裡見過他,只是也想不起那本書名了;一本關於旅行與探險的書,記得初次認識這位執著得近乎瘋狂的癡人,便驚訝於人的一生竟然可以完成那麼多發現。為何我們只認識哥倫布、麥哲倫、庫克,而從來不識洪堡?我常常搞不懂這些人。好比說,亨利‧穆奧(Henri Mouhot)好了,這個每次去吳哥窟團都會提到的法國人,我可以體會他在叢林中初見遺址的驚嘆,但無法理解他為什麼放著好好的生活不過、非得深入莽林不可。是一種希望流芳百世的名利慾,抑或僅是,對於這個世界任何未知地域的熱切?

洪堡和高斯,在不同領域、以不同方式,丈量著世界的壯闊。我不禁羨慕起那世界仍存有許多未知的時代來,繼而想到,這世界又難道已經沒有值得探究的神秘?

【後記】

週日小聚,腸子說她同事覺得這本小說難看。我想它肯定不是像《歷史學家》或者《達文西密碼》這一類的「好看」,而是兩位科學家(博物學家、數學家)的偏執人生,好惡由人。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