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西迪布薩伊德-鳥瞰地中海或許,單單《星際大戰》一項理由,並不足以激發你前往一個全然陌生的國度探險的慾望。

誠然,當我從三年前開始陸續蒐集有關突尼西亞的書籍與報導(儘管非常少),也才驚訝地發現,這是一個如許精彩的國度──正如它舉世聞名、色彩艷麗的住宅大門一般,我從中開啟了一扇通往地中海的歷史、以及彷如天方夜譚世界的大門。以下節錄,僅是初窺這個神秘世界部份文字:“李維撰寫羅馬與迦太基之戰,晚於福樓拜的《薩郎波》二十年。雖然很多戰爭都發生在西西里島,但戰爭的高潮卻是在突尼西亞。控制著西西里海峽的突尼西亞,守衛整個地中海西部長達一千年。

...色彩滲入海洋更深處,無人灰鬱海面後方的水面。慘澹的冷杉和冬青檞為眼前新的地景帶來壓抑和深奧的氣息。紅色的土壤是香料的色彩。白色的別墅塑造了故事書般的場景;在那樣的場景裡,地標總是比較明顯,距離也似乎令人感到難以到達。

...羅馬人征服迦太基人之後,為新的殖民地取名非洲,是當地柏柏語(Berber)「Ifriqa」的拉丁語化名詞。無數個世紀之間,「非洲」一詞在包含其他的地點之前,一直代表著今日的突尼西亞。”

~《地中海的冬天》,羅伯‧D‧卡普蘭﹝Robert D. Kaplan﹞


從地圖上我才知道,原來突尼西亞距離義大利的西西里島非常近,可說是歐洲與非洲之間的跳板;歷史上著名的迦太基,正是建都於現在的突尼斯附近。去過雅典、去過羅馬,似乎不能不再造訪這個與他們有過歷史糾葛的國度;近代史上,巴頓與隆美爾的沙漠坦克戰,也曾在此發生。

before_the_gates_of_kairouan“...柔和擴散的光線灑落,一切變得溫柔而澄明......它溫和而深刻地穿透我,我感覺到它,它自然地為我帶來自信。

色彩占有了我。我不必去追求它。它會永遠占有我,我知道。

這是個喜悅時刻的意義:色彩和我合而為一。我是一位畫家。”

~保羅‧克利(Paul Klee)


從以前學畫的時候,克利就是我喜歡的畫家之一。他那抽象而富有童趣與現代簡約裝飾性的風格,充滿了活潑的想像力,令人感到愉悅。也是因為閱讀了突尼西亞相關的資料,才曉得這位來自瑞士的畫家,竟是在這北非的彩色國度,找到他終生的風格。

“果然,當陽光在隧道盡頭再度照臨我們時,我們來到一個不曾預期的世外桃源:一座只有藍白兩種顏色建構出來的濱海山城;無數的街巷在期間穿梭,引領著歡樂的人潮到各個不可思議的角落。

突尼西亞_白與青的鄉愁...這就是突尼西亞最富盛名的藝術天堂了!......難怪我所喜愛的法國文豪安德烈‧紀德(Aldre Gide),都忍不住讚美西迪布薩是「沐浴在流動的、貝殼虹彩般的舒解中」。

...柏柏人是一個為了生存不停建造古怪房子的民族。這些房舍之所以古怪,是因為建材、因為生存環境、以及因為圖存的優先考量。它們沒有一定形式與規格,一切都來自受苦民族的需求與直覺。這當中充滿了巧思與創意。”

~《南方以南‧沙中之沙》,羅智成


除了在歷史與文化上相互影響,更因為地緣關係,成為「最接近歐洲的沙漠伊斯蘭國度」;北部具有希臘般的地中海風情,南部卻是黃沙滾滾的撒哈拉沙漠;更因為國土面積相對狹小、治安與開發程度相對良好,成為歐洲人前往尋找非洲風情的渡假聖地。兩年前買的一本日文雜誌 Seven Seas,封面即以《突尼西亞:通往青與白的鄉愁》為題,令人心醉神迷。

跟著工頭堅 流浪到北非撒哈拉突尼西亞10天

【延伸閱讀】五月天[天使] 拍攝地-突尼西亞西迪布薩德Sidi- Bou-Said小鎮 by 老夫子


【行程節錄】

第 2 天 安曼→突尼斯→迦太基→西迪布薩德→突尼斯地中海渡假飯店

班機在午後抵達突尼斯迦太基機場,把簽證出關手續交給當地服務處辦理,順便換些突尼西亞迪納($$$)做沿路盤纏,接著前往UNESCO世界文化遺產★迦太基;參觀迦太基人的圖騰墓碑,接著我們到羅馬人的建築奇蹟-北非最大的羅馬三溫暖朝聖一番,車途中將經過二千多年前的迦太基港,我們見到的是內港,還有一條渠道將內港和外港連接起來,進可攻退可守,迦太基人不愧是地中海的海上霸主。

在傍晚前我們抵達突尼西亞最有藝術氣質的▲西迪布薩德,下車後我們直奔海岬盡頭,為的只是一享地中海落日之美,推薦您在這裡閒坐一會兒,點一杯阿拉伯咖啡或松子薄荷茶,人生難得幾回閒...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