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3/11)假日版的中國時報A3版,登出了一篇訪談內容:「人人都是部落客/版主工頭堅:連署發聲 不必上街頭」(網路版全文請見此)。前後兩位透過電話訪問的記者都非常專業,文字內容基本上忠實反映我的說法,部份詞彙與邏輯甚至還「優化」了(笑);但,沈澱了一兩天之後,對於部落格、對於串連,我還有些感想,藉自己的“私領域”來做點補充。

050311_中時A3版_003我是上週五傍晚回國,週六下午接到記者來電的;當時正在參加馬戲團的春酒聚。記者來電時,只說是想請我談一下今年部落格發展的趨勢(我心想:怎麼突然又問這個?),並未明說前因後果。原本我曾表明不想再就部落格或者web2.0相關議題接受採訪,但因為是時報集團同事,也不好拒絕,所以還是就「部落格的媒體性」與「部落格串連」這兩個角度隨意聊了一些。

直到隔天週日,和香港來的部落客Jansen相約到烏來泡湯,在捷運站買了中國時報之後,才曉得原來是 查理王發起串連為小雯祈福的部落格活動 登上了頭版頭條;也因為這個事情,讓媒體再度注意到部落格的“附加價值”,所以做了專題報導,連帶也採訪了我和米果,而且連馬戲團團聚的照片都上了報(明顯可以見到駝獸VistaMr.6...等人)。

當天大愛電視台記者因為聯絡不上查理王,還不辭路途遙遠、追到烏來採訪我,真是辛苦他們了;不過我因為也不是事件主角,實在也不知要用什麼角度發言,照例,講了一些「部落格可以做的事」。



當初查理王第一時間告訴我小雯的訊息時,我因為正忙著隔天出團的事情,無法立刻發文串連;但在最短時間將查理的文章收入 Myshare 和 Hemidemi 書籤,希望有更多人看到;也算盡了一點棉薄之力;因此聽到小雯能夠甦醒且漸漸復原,當然也衷心為她感到高興。

但,不知為什麼,我後來看到一大堆媒體集中火力報導這件事,卻有種難以言喻的奇妙感覺;這種感覺,在週日晚間與其他幾位部落客線上交談時,也交換了一些意見。

總的來說,大家都認為這是件善事,值得表揚;但是小雯能康復,主治醫師和她個人的健康、意志(或者再加上一點點運氣)應該是最關鍵的因素,如果過份強調「部落格串連的功效」,會不會把部落格,或者部落客,看得太神奇、太偉大了一點?



我想說的是,過去幾年來,媒體如果不是過度吹捧、美化部落格的行銷功能或者社會意義;就是搞不清楚狀況、胡亂投入或評論;這兩種態度,對於部落格的健全發展,我覺得都不是好事。正確的態度,應該是讓社會大眾充分理解部落格的各種可能性、但也充分理解部落格的侷限;如此,才不會有過度錯誤的美好投射,也才不會有失望後的激烈反彈。

舉例來說,就在媒體們大力報導「小雯的奇蹟」之同時,另一群也曾發起串連的部落客們,正在以其微弱的關注度、捍衛著樂生的人權(相關文章請見此)。但是,這個活動似乎註定失敗,不僅報導少之又少、部落客們的大聲疾呼和現場影像紀錄,也未能喚起更多的注目。

事實上,當我們回想過去,除了一些“JUST FOR FUN”的趣味串連遊戲之外,許多關懷弱勢、保存古蹟、邊緣發聲的部落格串連,似乎都沒有獲取太大的成效。...是我太悲觀了?還是當部落格碰到政府機器或者頑固的意識形態時,就相對顯得疲弱乏力?

讓樂生人權決定我們的總統



我承認(事實上以前也承認過一次),或許是現實生活的壓力、或許是對於改變世界的無力,近來對於公益串連這一檔事,我總是懷著戒慎恐懼的態度;在尚未認知所有真相、尚未「思想通」之前,不輕易等閒串連。有一部分的原因,也是擔心「串連」得太頻繁,反而失去了應有的被關注度。

(不知道有哪個媒體願意闢一個專欄,每天來關注一下“當日最新部落格串連議題”?)

在訪談中,我再三強調,目前部落格之於我,只是作為個人生活的紀錄、網路見聞、再加上一些工作相關訊息的發佈;我不想賦予這個部落格太沈重的包袱,也絕沒有覺得自己作為「知名部落客」,有什麼特殊意義。事實上,我只不過是個在現實生活中努力、有著自己的許多煩惱的,「尷尬網誌寫作者」罷了。

但,當然,如果我們能透過部落格做一點什麼,對於社會整體有幫助的事情,何嘗不是值得努力的目標?

朋友,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啊。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