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319_a_巴黎戴高樂機場_025

在清晨的雨雪中,抵達巴黎戴高樂機場,等候轉機;大家對於這樣的天候都沒有心理準備,轉機又需搭乘巴士,頗受風寒。情緒還是高昂的。

但飛越地中海之後,完全是另一個世界:陽光普照而不炎熱,非常宜人舒爽;我們終於抵達北非的突尼斯迦太基國際機場。迦太基,在歷史上顯赫一時,與希臘、羅馬爭霸地中海;如今只剩下山丘上的少許遺跡,證明它曾經存在。不遠處就是傳說中以幼童──各家族的長子長女獻祭給神祗的德非祭壇,即使在陽光下仍有種揮之不去的淒涼。

消滅迦太基之後,羅馬人在這裡留下了安東尼大浴場;平心而論,浴場本身的建築無甚可觀,但是這個遺跡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的絕佳位置──地中海岸、突尼斯灣畔的公共浴場?…羅馬人未免太會享受、太得天獨厚。

對於第一次見到地中海的團員而言,那藍色簡直是一種難以承受之夢幻。幸而我已見過許多地區、不同色澤深淺的地中海;不致迷醉在這片藍色中。

西迪布薩德﹝Sidi Bou Said﹞,極可能是除了迦太基之外,突尼斯﹝甚至全突尼西亞﹞最令世人熟知的小聚落。西班牙安達魯西亞、以及希臘聖多里尼的風格,在北非的城郊岬角組合上演。但它本質上又是阿拉伯的,這正是西迪布薩德的融合魅力。

在懸崖邊的Café des Delices喝松子薄荷茶、吃沙威瑪,踱步回到街上,轉念又潛入傳統風格的Café des Nuttes點了一杯1.3迪納﹝台幣32.5元﹞的土耳其咖啡。在傳統的炕上隨意閒坐,鄰座的本地人咕嚕嚕抽著水煙壺。

有時真該放下相機,莫執著於影像的紀錄。真實的體驗──即使只是短短十多分鐘──比相片是更真實難忘的。

基於某種相近的原因,西迪布薩德的主要街道Rue Habib Thameur,令我聯想到京都清水寺的清水坂。

飯店有座漂亮的泳池,可惜天色暗下來後,氣溫終究冷了些。起風了。

2007-03-20 06:52:09

﹝07/03/26更新﹞本文的flickr相簿 連結請見此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