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Max:

自從你在春節期間連續發表了數位之牆十周年的系列文章之後,匆匆已過兩個多月。這段期間,我在目前工作的軌道上,出國帶團四趟;每一團與一團的中間,也排滿了各種活動、行程;許多認識的不認識的人見到我,第一印象總是「你真的很忙」;就像這個部落格一般,錯綜擾嚷、無以名之。

而今晨,我從部落格聯播的標題,點進你亦十分激賞的 Mr.6 的一篇文章“開站11個月感言,推掉所有活動只剩部落格”,對照於昨日書寫的電影《練習曲》的主題文案「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我忽然意識到,這個早晨正是對你的文章做出回應的一個“真情時刻”(moment of truth)。排除了手頭所有雜務,將心帶往這個方向來。非常感謝你在文章中提到我:倘若不是如此,在庸碌的日常中,早已不常再刻意去追憶那曾經有過的激動歲月。

十年前,你、我、Alex﹝邱元平﹞,以及意外加入的Vista,我們用著原始的e-mail往返的模式,每天討論著對於網路經營模式的觀察心得﹝與心情﹞。儘管各人的背景、志趣或都各異,卻在「網際網路」這樣一個動人的大命題下,交換著彼此因為看到光明未來而激盪的心跳。那真是一段太美好的時光:歷史的長流中多少人一生見不到一種新事物的誕生,而我們每天都在目睹新的服務、新的軟體、新的經營模式的生生滅滅。

正如你自詡為傳教士一般:我當時的心情,也是仿如受到天啟,而全心亟欲想把我每天在網路上巡遊,眼中看到、心靈感受到的新世界、新信條、新福音,告訴所有認識的朋友。當時Alex的舞台是《一週網事》﹝復刻版﹞,你也替自己打造了《數位之牆》;而我,則是從《極東電誌》、《百搜王》、《網工陣線》,輾轉到了《哈網》,才總算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舞台。

我依然偶而會談起這樣的進化觀:這世界誕生之初,原是如大霹靂般,一瞬間出現無數的物種、然後經過競爭、淘汰、演化,才留下那為數不多的“適者”;我們在那段時間目睹著「網路創世紀」的發生,然後,也目睹著那眾多物種(網路服務、軟體應用...等)的合併、沉寂,以及凋零。

直到今日,對於沒有經歷過那段的年輕朋友,我仍不知該如何形容那曾經萬花錦簇的繁華:推播﹝PUSH﹞、門戶經濟﹝或入口網站經濟,Portalnomics﹞、矽巷﹝silicon alley﹞...以及其它太多太多、在那段時間被創造出來的名詞。

那些網站服務、那些經營趨勢,即使在今日看來,依然是充滿了趣味性與實用性,甚至仍有可能成功的;但在市場機制與經營風格的微妙牽動、再加上硬體環境跟不上網路發展腳步等外在因素影響下,終於面臨了第一波大滅絕。當時有許多新經濟與創業精神的信仰者﹝包括詹宏志先生﹞成了落水狗、過街老鼠,成了另一種千禧網災的受災戶。

如果不是Web 2.0的風雲再起,這個故事,似乎就要這樣結束了。

回頭說到我自己。其實,比起你、比起Alex、比起Vista,甚至比起現在我非常喜愛的 Mr.6 以及 蔡志浩,我踏進這個產業,似乎都更像是一個意外:我既無資訊、經營或學術相關背景,也沒有起碼的大專學歷,只是一個因為看到新世界的美麗而忘我狂喜、卻有著自己人生種種問題的意外過客。

我最終沒有在網路界創出屬於自己的事業就被迫離開,回來時人事已非;最後又離鄉背井,在北國異地短暫思考自己的前程;回國後選擇了自己喜歡的旅遊業,這以後的故事應該就是一般人比較熟知的,「那個搞旅遊的工頭堅」了﹝笑﹞。

老友啊,你在《一個中年的揮淚之別》這篇中寫出,當看到Mr.6這樣的年輕人的熱情與文筆時,心中的無限感慨,可曾想到,事實上當年我也曾這樣看著與我相差五歲的你?﹝大笑﹞

當Web2.0風雲再起時,我已在旅遊業從頭開始一點一滴耕耘了四年多,從一個接電話的客服專員,到現在擁有一定口碑與知名度的國際領隊與專案企劃;當我看著那一個個新的服務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當然不可能不為之心動;但,當我看著許多年輕人,以我們當年的熱情與豪情、一篇篇產出著分析各種網路趨勢、介紹各種網路應用的文章,嘴角總是不免露出一絲絲微笑。

那笑容,有著一點焦慮、一點感慨,以及更多的釋然;然後,彷彿有一股時代的微風吹過臉龐。

﹝繼續閱讀)期待一個《部落客經濟》的時代─寫給Max、Mr.6,以及過去的自己 (下)

【註】Max:《數位之牆》牆主,本文回應牆主“數位之牆十週年:一個教士的傳道之志”一文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