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接續兩個月前的文章,請先複習上文

Dear Max:

自從在那一個早上、懷著洶湧的思緒打了半篇回應你的文章之後,轉眼又過了整整兩個月。在這段時間裡,我不斷地筆記並試著整理自己想說而還沒有說完的話:在開往高雄的高鐵內、在飛越歐亞的航機中、在航行於尼羅河的遊輪上、在夜色迷人的吳哥窟和平飯店裡;

而,就在我們於上海餐敘之後回國的隔天早晨,我看到另一位網路上的朋友bestguy的文章──我相信「部落格經濟」才正要開始而已--讀工頭堅“期待一個《部落客經濟》的時代“,我想,這或許又是一種召喚,另一個“真情時刻”的到來。

在這兩個月之中,關於“部落客賺錢”或者“達人經濟”的話題也引起不少的反響,包括你也再度寫出《Web2.0再思考》系列,使得我在寫作過程中不斷補充、修正、完璧自己的觀點,累積了數千字;最後終於體認到,如果這般發展下去、又想把我所有衍生的想法、模式、答辯都講完,這篇文章將永遠不會有結束的一日。

於是,我決定把那一切全部拋開。回歸到當初那一個早晨,以及遙遠到已經遺忘的過去,當自己認識網路時,所激發的原始心情。回歸到當初激發這一切的那篇文章《數位之牆十週年:一個教士的傳道之志》,你寫道:「年輕的朋友們,是否有面對網際網路流淚的經驗?在我認識的人裡面,老戰友兼台灣資深部落客工頭堅是一個。」

是的,我不僅曾經對著螢幕,看著那深邃的網路空間而感動落淚,甚至曾經痛哭失聲。這段過去是如此的遙遠,已至於我自己都幾乎忘記了當初的情緒。

回想起來,我「認識」網路的時候,正是人生最困頓、黑暗、徬徨的低點。我對於人生是如許無力,對於社會是如許絕望,對於曾有過的改變世界的理想,感到如許羞愧;但是網路的出現,令我彷彿在無力的大海中抓到一塊浮木。

在淚眼中,我寫下了這麼一段話

作為這個島上界於新、舊人類之間的模糊世代,幾年來幻滅太多、而成就太少;偏在這「天國階梯」架起之際,一些導師、旗手、戰友,卻相繼撒手....

革命者見不到共和國肇建之日,是何等深切的遺憾!

逝者已矣,剩下來的更責無旁貸---但求一息尚存,也要擎起夢想者心中的半片青天;否則我們有什麼臉去見前人?


如果網路不能改變更多人的生活、如果網路不能改變這世界、如果網路不能讓在現實生活中缺乏資源、缺乏社會地位、缺乏發言權的人,有實現自我的機會,那麼網路就只不過是另一個既得利益者延伸勢力的管道,一點意義也沒有。

一年之後,我在另一段低落的心情中,又寫下:

問題是我們缺乏足夠的,真正深入網路經濟本質、了解社會各階層內心需要、對科技發展有正確認知的資本家與從業員;大多數在這個領域中闖蕩的,包括我自己在內都是半路出家,在邊做邊摸索中成長,更不用提政客與官員了。在這樣的環境下,有志難伸的朋友比比皆是。

...﹝中略﹞我相信所有的朋友,如果他們的心情和我相仿,就絕不會忘記初次邂逅網路的感動。在一剎那,我們看到的不僅是一種科技的成就與美麗,更看到了自我的成長與實現、社會的繁榮與和諧、國家的希望與未來....等等無數的可能性。網路提供了這些夢想發芽的空間,至於到今天夢想是否真的實現,不是網路的錯,是我們自己的問題。


為什麼我這麼說?...因為我們自己限制了自己的想像力;我們不敢想像更有效、更寬廣、更巨大的網路經濟模式,我們也似乎一再忽視,所有大的成功的模式,都是從滿足單一一項使用者的需求而誕生。我們不必感嘆於創業時的卑微與渺小,我們只要問自己是否不敢做更大的夢。

在這些年中,我當然非常深刻地體認,革命絕不容易、做夢更是艱難。在體制中,我們要不斷說服、督促、解說,我們要和經營、業務、程式人員,甚至使用者不斷地溝通,而且通常會被當作瘋子。失敗時,我們要不氣餒,要搖頭笑笑、甩乾眼淚,趕緊再爬起來。

有時候我們還必須回歸到「正常」人生,從一個傳統產業中從頭學習所有的細節,等待,那可能會再來或不會再來的機會。

而現在,我看到了另一波革命可能的機會。

部落格經濟、部落客經濟,會不會自動出現?...答案是不會。如果相關服務的提供者,思想沒有通,沒有打通訊息與商品流通的任督二脈,沒有架構出更簡便、更有效、更符合使用者需求的平台架構,那麼我們將永遠只是在抱怨與等待。

正如1.0網路泡沫化時我的感嘆:人家都已經有了第一階段的盤整與收割,我們依然只是在窗外張望著、懷疑著、畏縮著。

讓我們稍稍談到Google。Google的偉大與恐怖,不在於它無孔不入的滲透力,而在於它不斷創造與建立一個奠基於「搜尋技術」與「服務架構」的流通新世界;AdWords、AdSense只是其中的一項﹝也是很成功的一項﹞嘗試,我相信它還會有更多嘗試出現。倘若Google恐龍化了,也立即會有新的創新模式遞補上來。

我心目中的「部落客經濟」,不僅是透過部落格放廣告、或者推薦商品這樣簡單的行為而已;而是以部落格做為一種有形、無形的創作與產品的流通平台;這不是單一部落客或者服務可以達到的,而是需要各種服務提供者、平台提供者不斷創新、整合,才有可能完成。Google從一開始買下blogger.com,而後又不斷買下各種週邊網路服務(如feedburner),買下之後立即將原本收費的服務免費化、將流通障礙減到最小,在我看來,正是不斷架構著龐大的「Google-blogger經濟體」。

這其中當然不可能所有事情都是美好的、光明的,因為我相信Google也不斷在測試。沒有人知道結果會是怎樣,但,這或許正是這個新世界最令我心醉之處。

我的朋友Mr.6、查理王...還有其他人,當他們寫出一篇篇激動的文章、當他們做出一套行銷的活動、或者被媒體當做範例來報導,每每引人訕笑、或者譏為「無恥行銷」;我承認,或許他們在表達上邏輯未必連貫、做法上有違網路的不成文規範、傳統媒體報導角度或有偏狹或誤解;但我相信,在他們心裏,或許也同樣相信著:唯有透過一切可能的手段、喊破喉嚨,把整個經濟規模撐起來,才能讓更多可能性被實現。

言詞或者做法可以被批評、被修正,但如果一開始就懷疑,連這一步也踏不出來,那就連被導正、被進化的可能性也喪失了。

神話中,普羅米修斯因為盜取天上的火種給與人間,而被宙斯鍊在高加索山上,每日承受鷹啄之痛。盜天火之人,原本就應承受這一切的罪,比起創新網路經濟模式有被實現的可能、比起更多的才能、更多的渴望、甚至更多的公益有被擴大看見的機會,這一點痛,算得了什麼呢?

在網路中,每個人扮演它應該扮演的角色,服務提供者有義務將這一切串連起來,讓每個人都能發揮它應有的功效。因此,今天我仍樂於嘗試著各種服務、樂於推薦各種新創網站,在很短的時間內給予個人建議;甚至是無意識地在做這樣的事情,只因為,我對於那網路所可能型塑的新世界,依然抱持著熱望。

對於我自己來說,回歸到一個傳統的、非常實際的、而且是我熱愛的產業﹝旅遊業﹞的修練過程,似乎也到了一個階段。

網路的神奇,在於它提供了一個平台,讓我們有機會將現實生活的所有溝通模式、包括大腦的思考模式、以及人與人之間奇妙的情感互動與溝通方式,透過程式、透過網站重現出來。網路有沒有超過人類的思維方式?...當然沒有。人的情感、思想、消費動機、公益行動、社會行為,是如此地複雜精妙,網路重現的不過是其中一部分。

但是它突破物質的限制,將人的感情流、知識流與金流、產品流...等等「無痛連結」,造就了無形的新經濟,讓更多夢想有被實現的契機;在越大的經濟架構下,惡,固然有機會被蔓延;然而,善,卻也可能被更有效地擴大。

我的朋友啊,請讓我把這一切心情回應給你。你的十年沒有白費,而我,這個在網路上顛仆而行的「美麗陌生人」,也將努力,讓自己的這十年網路生命,更有意義。


工頭堅,2007.07.09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