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澱了幾天,想想也該發表「我看中文網誌年會」了。正如標題,這可能是一篇比較不一樣的年會誌;我並沒有打算做議程或議題的詳細紀錄(那畢竟已經有很多人寫了),而是想寫一種整體的感受。這感受是模糊、概括而巨大的,也正因如此,所以更不好寫。無論如何,我還是試著努力做些文字紀錄吧。


061029_a_中文網志年會_072寫網誌年會,必須從去年(2006)談起。去年10月27日,第二屆中文網誌年會在杭州舉辦,在那之前,我從未曾去過中國大陸;事實上並沒有什麼特別不去的理由,純粹是因為沒有機會。所以,在種種因素的考量下,覺得杭州網誌年會作為第一次去大陸的動機,是好的,因此就去了。(2006杭州中文網誌年會相簿

那次年會的經驗,用我回台之後告訴朋友的方式來說,是人也對了、地點也對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杭州畢竟是中國首屈一指的休閒城市,氛圍很好;儘管因為議程緊湊,我們甚至連白天的西湖都沒見到,同時杭州的現代化程度和車輛密度超乎我的想像;但整體來說,這是一座美麗的城市,作為第一個認識到的中國城市,留下的是很好的印象。

再說到人。倘若是自己去旅行、或者帶團、隨團,認識到的人可能都不一樣;但是在網誌年會上,我見到的人,一部分是中國網路界的名人、精英、創業有成的人士,以及更多懷抱著理想、後浪推前浪的年輕人;另一部份則是有思想、有見解,為文議論天下事,有著社會影響力的Blogger。這樣的人、這樣的聚會、這樣的氣氛,不是平常自己來大陸可以遇見的。

在實質的意義上,去年的網誌年會也建立起我和大陸的橋樑;後來我又兩度到上海,見一些朋友。同樣的,儘管時間不長,還是給自己的思想,又多一些開展的空間。



對於大陸,或更精確地說,對於大陸的網路界,我原不陌生。

自從'98年無意中讀到姜奇平的《21世紀網絡生存術》,進而熱衷瀏覽對岸相關的網路報導,對於一些1.0時代的先行者,例如瀛海威的張樹新搜狐的張朝陽網易的丁磊,我如數家珍;當時就認知到,就網路產業的發展而言,儘管我們還保有部份創意與自由的優勢,但大陸無論在觀念上、格局上,均早已超越台灣。

我自2000年後淡出網路界,對於大陸的產業觀察也隨之中斷,這把星火,倒是由當時認識的老朋友 Vista 延續下來;他不僅是在對岸最知名的台灣blogger,也同時為《數位時代》撰寫中國網路觀察專欄。

從另一個角度看,我對於中國大陸的政治發展與近代史原本就有濃厚興趣,對於兩岸,在我心中自有其不卑不亢的客觀定位;因此許多朋友到了中國會有的文化衝擊,在我身上相對不明顯。簡單地說,我原知中國大陸今日發展與進步的程度,只是需要用自己的眼睛與感官再去做確認與見證。

在這樣的心情下,我今年首次來到了北京。



真要嚴格講起來,我今年的身份,是「演講嘉賓的男友」(笑)。

由於凱洛近一年來對於大陸的網路發展的高度關注與參與、並透過blog以及twitter結識了更多的對岸網路人,贏得「華文twitter女王」稱號,今年特別應邀上台,暢談microblog(微網誌)的應用;在女王的鋒芒下,我這個Twitter與Buboo在台灣發展初期,曾為文推廣微網誌的寫手,則完全被遮蔽(泣)。

當她在台上和其他演講嘉賓們自信地侃侃而談,我坐在台前拍照,在鏡頭中的女友,一方面顯得陌生(後來笑談說是捲舌音、以及剛染的黑髮之緣故);另一方面,我想到的則是,一個來自台灣的女孩,能夠在這全中國的網誌年會上擔任發言嘉賓,我甚感與有榮焉。

那幾天,當凱洛和來自各地的blogger、採訪媒體、工作人員頻繁互動時,我顯得比較冷、比較低調;因我知道,那該是她的場子,而此刻也該是她的光芒展現的時刻。「工頭堅」,儘管曾被稱為對岸的研究者稱為「新媒體觀察家」、「華文BLOG第一人」,但那畢竟早已是往事;我非常安分於現在的角色。

我便以這樣一種低調的姿態,在會場內外,一方面作為勞碌工作之外的休憩,一方面呼吸著北京的創業熱情與冷冽空氣,並試著在那其中,抓到一些屬於自己可能的未來之訊息。



真要談到和網誌年會的議程本身有關的感想,事實上和去年的差別不大,就是看到一些新的web2.0服務,覺得十分新鮮有趣,同時努力思考它們與我的工作之關聯性(例如第一天的「地圖服務」panel,以及在會場積極坐自我推銷的 高飛網)。再者,也是從中尋找明年台灣的網誌青年運動會(BoF)的靈感與議題。

憑良心說,在大陸可以討論的議題,是比台灣要多一些。因為許多模式都有其發展前景(儘管也面臨更激烈的競爭、或尚未嶄露頭角),談起來至少令人覺得有意義。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