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閣寺秋色

天微明,我因一個不甚愉快的夢境而醒。不是什麼天變地異末世預言,但反映了心底對於倉皇人生的恐慌,對於無力妥善經營感情、甚至單純地給予多一些相處時間的無奈。

我想關心她所關心的,我想談她所談的。在夢中這一切即將因不斷的分離而默默崩解,就像那顆來不及備份就摔了的硬碟一般。把這樣的情緒努力拉扯著分隔的從工作的領域隔開(雖然偶而也有人從我短時間的放空與低沉看出來),把大部分的心力都專注到那一頭去。所以記不住所有其他的事情,包括女友曾說過的,她的感冒。我以為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怎麼還正在發生麼。

問題事實上是,那顆被摔掉的硬碟很可能不是感情,而是人生。

記不住家門巷口該轉往哪個方向。甚至記不住銀行存摺在哪。

找不到某樣東西。只記得最後的印象是,這很重要,該好好找個地方擺起來。然後就蒸發了。常常為這種失憶而生氣,生自己的氣;但,許多事情根本連被記住的機會與空間都沒有。

你或許會說,別人不也都是這樣麼,從事這樣的工作、不就得接受那樣的挑戰麼。那麼,我或許可以選擇帶著感激與微笑,重新走回那繞了一大圈路的人生。

或許貧窮,但可以不倉皇。

【圖】如果不是旅途中有這樣的景色,真不知心中何以慰藉。十一月十六,近午的京都金閣寺庭園。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