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洛納秋光 autumn in Verona

二十天前,丟下題為《倉皇》的文章,然後飛往義大利;十天回來,隔兩天續飛吳哥。從十度以下的深秋西歐,回到三十多度的熱帶乾季。心情亦如時區與氣候帶般轉換。

文章是關於一個夢境,而夢境則涉及一段感情。容或是人們對於世間愛情一貫地掛心,文章引來許多的關注,熟悉的不熟悉的網友、甚至多年不見的同仁。我看著留言,心中有的是懷抱著些許尷尬的感激。說尷尬,是因為自己的倉皇其實不全然是為了感情;對於感情,我還是有信心。還難為女友寫了《私下的模樣。》以為回應。

在眾多留言裡,我看到似不認識的網友蛙之回應:他說「倉皇,十分繽紛。空洞只能生產虛空,繽紛,必須繽紛才可能感到倉皇。」真是說到心裡去。

其實我之人生,有很大部份是被自己弄到過勞。但另一方面,又確然是“樹欲靜而風不止”,背負著過多的期許,不懂得婉拒。只能一件一件解決,一個一個釐清。

那些曾被我辜負的人或事,希望您們至少能諒解我的無能為力;可我只能努力把該做的事做好,儘管有時近乎力挽狂瀾,卻終於雲淡風輕。

有時,想對愛我的人說,不要認為我有翅膀可以飛行;若有,那也屬於一種意外的驚喜(我的確努力擦拭著羽毛,偶而偷偷地拍打雙翼)。對於任何人的任何一段感情都適用:你只能愛你現在看到的對方,不能期許他會因為你有什麼改變、什麼努力。如果真有,正如上述,那是驚喜。

然而或許在明年,我真的願意再度振翅高飛。

感謝留言的朋友,感謝所有人。寫完這篇,我終於可以開始動手整理這一年來太多的精彩回憶。

【圖】愛人之城,朱麗葉羅密歐的故鄉維洛納(Verona),某公園一角的秋光。從東飛到西,把溫帶的景色串連起來,與金閣寺的秋楓相輝映。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