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003_i_里亞托橋閒逛_023

好像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寫這麼一篇文章,要說習慣,似乎也從來沒習慣過。今年以來,我似乎沒開放什麼團可以報名,可是領團行事曆上卻又排得滿滿;主要是從去年開始,有許多企業或者學校或者小團體指定要我帶團,或者公司長官交代照顧一些老客人;總之,還是東奔西走。我的時間反而無法開放給許多想要參加我的團體的網友,雖然覺得很遺憾,可也沒辦法。只好說聲抱歉。

今晚就要出發飛往羅馬再接西西里島,這是一個特殊的行程;從拿波里以北的諸多城市,我已經有多次的經驗,可是南下到「馬靴」的靴根、以及跨海到西西里,卻是全新的體驗。繞完全島之後一路往北,共計十五天才能完成真正的義大利全覽。

這幾年也就像這樣,總有一些新的挑戰在眼前。事實上,月底從義大利回來,在台灣待個短短幾天,馬上又要展開一個長達四個月的大專案。專案內容目前雖還無法多言,但可預期的是又要離家遠行;究竟還能有多少時間關照這個部落格,我也說不準。

某老師說,今年我就是要去一些以前沒去過的地方,到目前為止,是這樣沒錯。

日前在許多地方曝光、分享,有人說工頭紅了,可是我真的完全沒有這樣的感覺;距離功成名就,或甚至,只是替自己找到一個人生的舒適角度,都還差得很遠。日前也陸續和幾個想做「Travel 2.0」的團隊見面,給了一些自己的意見,雖然很想好好創一番網路事業,但講了一兩年,總覺得那個「點」,那個「氣」還沒到。

我曾經很急,但現在,也不急了。急也沒用。

很久已前的一位女友,全家都是林雲大師的信徒,我因而也受了一些薰陶;當時年幼無知沒什麼慧根,大多道理聽不懂,但大師當時有句話,我倒是一直記得。他說,人的命運或許不能夠一時逆轉,但是可以「撥」。撥一下、撥一下,或許慢慢也就走向比較光明的道路。

好一個「撥」。

人生不斷地有新的挑戰丟過來,原本覺得像是一場躲避球賽,但其實也沒那麼糟。我畢竟並不只是一直閃躲;而是一項一項去面對、完成。所以它其實不是一場躲避球賽,反而比較像是在威尼斯的水道中划扛多拉船。

讓生命推著走,就像扛多拉的船夫一般,順勢「撥」著;命運的前方,是否就是開闊的大運河,我不敢說;但也只能盡力往前划,沿途或者隨興引吭、或者沉默微笑,這便是我現在的態度了。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