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社運 1.0 遇上社運 2.0 -2

1

這張相片,是十一月七號凌晨,在行政院門口拍的。

畫面中的「廢業青年」Wenli ,正在用他個人的筆電,作為台灣史上第一個透過網路全程直播的學生運動之平台;旁邊的阿伯顯然是個街頭運動老兵,正以熱切好奇的眼神,凝望著這項新的媒體(或,革命)工具。正如凱洛在《11月7日,天亮之前。》這篇文章中所記述,當天我因為和朋友喝酒吃飯,回家早早上床。半夜聽到她進房換衣服的聲音,才被吵醒。睡前儘管零星獲得一些關於學生靜坐的訊息,總覺與我沒有太直接的關聯;她說要去替現場的朋友 WenliHowTyler 送宵夜,我原本疲憊(且冷血)地囑咐她小心自行開車去,但不知怎麼──或許一半是不放心、另一半是也想瞭解現場的狀況──終究無法再入睡。於是我們一起開車過去了。

那晚,正是台灣爆發近十年來最嚴重的街頭衝突之夜。而我,在不斷襲來的睡意中、意外地見證了一次網路世代 web2.0 學運的開端。

2

11月3日,我從黃金海岸/布里斯本飛回台灣,那趟行程的結束,算是從四月份以來、超過半年陸續四處奔波的一個逗點。至少在後面的帶團行程尚未安排之前,終於可以有長一點時間待在家裏。我心情輕鬆,心中盤算著後面該做的一些事,以及想寫的一些文章。

沒想到,同一天稍早,陳雲林抵台。當天開始,無論在網路上或電子媒體,開始傳來動盪紛擾的消息。我當然有許多美麗相片、旅遊紀錄、行程預告、或者試用報告迫不及待想發表,可是在這一段時間的社會氛圍中,假裝若無其事地寫這些風花雪月,只怕連我自己都覺很尷尬。所以,我選擇了讓這個部落格暫時沉默。

當然,對於社會上正在發生的這些事件,我也有許多不吐不快的意見、立場、看法;但可以預期的,一旦發表了,那就是沒完沒了的辯論。雖說真理越辯越明、我也從來不畏懼辯論;可是有時候看到一些文章上的留言和討論,心裡就祈禱這些最好一輩子都不要遇上這些匿名的小白或丁丁,否則大概一天72小時也不夠回、八輩子都不夠雖。

3

這其實反映了近兩、三年(特別是近半年)來的一個微妙的狀態:坦白說,我不太確定到底有哪些人在看這個部落格(苦笑)。

我的意思是,早期在《哈網》討論區上發文時,我閱讀或回應的對象大抵就是對於網路產業有興趣的投資人或經營者;轉移陣地到PChome個人新聞台時,我的對象是《五年級訓導處》的男女同學;而當這個部落格剛成立時,對象也不過就是《憂鬱馬戲團》的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們,是個人家口中的「黑暗的部落界小圈圈」。

然而,隨著我被媒體報導為"部落格達人"、隨著我成為國際領隊、隨著我上康熙來了、隨著我成為旅遊節目主持人;帶過的團員、對旅遊行程興趣的人、看到報導或節目搜尋而來的人、甚至來自對岸的網友越來越多;而我,卻謹慎了。

4

我並不認為這是一種「因為成名,所以鄉愿」的狀況。很誠實地說,我並不靠部落格廣告賺錢;就算每天流量驟減(其實原本也就不多,如果和彎彎比的話)也無所謂。但我總覺得對於願意來看自己部落格的人有種責任感(或許這也是種錯覺?),提供一些他們想看到的,或許,主要是和旅行有關的content。

細心的人或許還會發現,我在近兩年極少數嘗試回頭寫到一些網路趨勢的文章中,都避免太多專業術語的使用、盡量以淺顯的文字,像是對初學者說明的口氣,來介紹這些新的網站或者工具。因為,我心裡想到的對象,的確就是我的團員們;他(她)們很可能都不是網路重度使用者,我既不希望他們被太艱澀的文章嚇跑,又熱切地希望引領他們進入多彩的部落格世界。

但我,當然,仍不無困惑。會不會,對於他們來說依然太深奧,而對於原本的讀者來說又太淺薄了?

5

其實,我真心地敬佩著我的一些旅遊同業部落客,例如 衛斯理 或者 蔡凱文;他們總是那麼專注地、義無反顧地、風格一致地,每天著眼於旅遊趨勢與景點的觀察與推介。又或者一些領隊導遊前輩,例如 Martin,不僅持續經營著團員關係,甚至熱心地幫單身女團員徵婚

閱讀他們的部落格,真的有許多樂趣。

而我自己,卻似乎始終無法不受周遭環境與議題的影響;常常在一種憂國意識中掙扎著。

因為好奇,也特地去翻閱了「部落格觀察」排行前十名的部落格(此刻我正好是第10名);不無意外地發現,在這段社會紛紛擾擾、火線四射的時期,幾乎沒有一個部落格、或一篇文章,受到這些議題的影響。

依然是旅行、美食、時尚、趨勢、圖文......,外在擾攘的一切,似乎並不存在這部落格頂端的世界。

請別誤會,我絕沒有嘲諷這些部落客的意思。或許,這才是「知名部落客」在此刻的社會意義:在過度激動與對立的現實世界與媒體環境中,提供一片不受污染的角落,慰藉網路族群的心靈。

6

或許,當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標題,會期待讀到我對於野草莓學運的觀點,而一路看下來,或許難免有點失望。事實上,經過了一週,我相信你若真有心,在網路上已經可以找到太多的文章以及視頻;我再寫了什麼,也不過就是錦上添花、亂湊熱鬧。

我的態度很清楚:堅定支持學生;但是不過度介入。

或許你不贊成他們所有的主張,但不能否認這對大家都是個互相學習的過程;我相信即使是參與的同學,也不斷在辯證中成長。至少到目前為止,他們表現得可圈可點。另外,如果你願意聽我一句話:與其相信斷章取義、煽動情緒、引導觀點的電子新聞媒體;還不如看線上直播,或者,親自到各個縣市的學運現場去看看。

在你真正理解這整個學運的真實狀況之前,請不要人云亦云的予以肯定或否定。

7

不過也就在這種時刻,特別感受到微網誌的美麗。無論你用的是Twitter、Buboo、PLURK、嘀咕;如果沒有微網誌分擔了情緒發洩的出口,一股腦爆發到部落格上來,很可能就一發不可收拾。感謝它們。

8

那一夜在靜坐現場,待到後來我已經非常疲倦了;相信有些在線上的朋友,聽到我在直播線上說的一段話:我只能用有限的體力與時間、來做我可以做、應該做的事。

這並不是逃避的藉口。年過四十,我的確已經沒有像二十或三十代時可以連熬三四夜的體力;也終於可以瞭解為什麼人年紀越大會越沉著(還是陰沉?笑)~因為你根本沒有激情的力氣。

我想,寫部落格也是一樣;既然可供運用的時間與精力如許有限,我又有太多希望分享的東西想寫;那麼,就把它留給一些相對較不沈重的主題吧。偶而,當然,因為受人託付,廣告文難免,也請你原諒。

似乎很久以前也曾說過,寫部落格畢竟是一種療愈;一種在現實生活以外的抒發空間。以後我也會遵循這樣的原則去寫;或許不是真的那麼在乎到底是誰在看。

9

寫完這篇,我終於放下心中大石,可以再繼續走下去了。

10

一個連結,敬請關注:野草莓學運聯播網 http://go2.tw/1106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