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dtown Blossom

著涼了,頭很昏。

不算是太嚴重的感冒,不過其實在上週出國之前就已經有了些微症狀,硬是喝伏冒熱飲、踩健身車逼汗給壓下來;原本擔心到了東京溫度低會大爆發,結果並沒有。每天喝許多冰啤酒,還是安然無事地度過了五天假期。

但是回來兩天明明很小心保暖的,症狀還是浮上來了。渾身酸痛。

回頭來想,我自小沒什麼抵抗力;可是只是要旅行途中,發病的機率還真不太多。比較嚴重是去年初的威尼斯嘉年華,也是出發前感冒、併發咳嗽,撐過了整個十天的行程,到回程前一晚整個鬆懈潰防,帶著口罩一路咳回台灣。

十八年前一人闖蕩西歐,在瑞士搭冰河特快從庫爾(Chur)到布里格(Brig),途中打開車窗拍山谷冰川壯景,被冷冽的風吹得眼前發黑鼻水直流,後來癱在回洛桑的車上,曬著下午的斜陽、捉著外套領口小睡一覺,也就好了;尤其是去年大半年在中國大陸,除了消化不良、飲酒過多、腸胃不適,基本沒生過病,也只有一晚小傷風。

連自己都嘖嘖稱奇。

是,我覺得旅行是可以治病的;心情好了,抵抗力就強;回到熟悉無感的生活城市,病弱的感覺就上來了。

常旅行好。

(圖)東京中城(Tokyo Midtown)唯一開得好的櫻花,3月26日。

林凱洛的 2009March@Tokyo 相簿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