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晨有感而發,在 plurk /twitter 上發了一則:

老蔣出殯時,我跪在士林中山北路旁披麻戴孝;小蔣過世時,我全副武裝昇火待發、隨時準備跳上裝甲車馳往衛戌首都。雖然都不是出於自願,但也稱得上兩朝元勳、精忠報國了。

如果要更仔細地回憶,蔣介石過世時(1975)我小學二年級,當天中午放學回家,小我五歲的妹妹站在門口對我說,蔣總統死了。我大聲斥責她:「妳亂說!蔣總統怎麼會死!!」結果一進門看到電視上黑白一片,主播如喪考妣,當場崩潰流淚。

倒是後來老蔣出殯時,我跪在路旁、覺得新鮮好玩,還和同學嘻哈打鬧,反被老師喝止。

十三年後(1988),蔣經國過世那天,我在湖口當兵。

當天到旅部洽公,只覺充滿一股詭異的氣氛,政戰官要我們回連上,什麼都不許說(其實當下也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當晚所有的裝甲車都開到連集合場上,車門打開,昇火待發;所有人全副武裝睡覺、軍械室燈火通明,當真是「枕戈待旦」。

到了清晨,一夜無事,連長宣佈解除戒備。後來才知道,那一晚是為了預防總統過世,會發生軍事政變、或者暴動,隨時準備前往台北「維安」。

那都是很遙遠的事了,反映了一個時代的面貌。沒什麼好評論;只是在當下氛圍,想到自己曾經親身經歷的那個時代,聊為之記。也給成長在解嚴後的世代做個參考。

凡事都有正反面,或許正因當時被教育得如許忠貞,到後來自己發現很多事情根本不是那回事,心理上的反彈也就更大了。這也算是一種歷史的教訓吧。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