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誠實地說,我從來不是閃靈的粉絲,也從來沒看過他們的Live。倒不是對他們有什麼成見,只是鬼王登基之時(根據資料是1996年),老夫已經退隱江湖當宅男,一頭及肩長髮也剪了,不復在夜店可以甩頭髮跳印地安人舞的青春。

認識 Freddy 是因為逆轉本部成立時,去尋找一些革命的情熱與認同,之後透過網路,莫名其妙也就開始有了一些互動。再加上集鬼后、團長、正妹、人妻身份於一身的Bass手 Doris 近半年來大紅(除了男人幫封面之外,這組遊行現場的相片更是經典),也讓我對於閃靈有進一步的認識。

所以今晚應邀到 The Wall 參加閃靈的「銀紙醉‧喧嘩起」簽約演唱會(詳情見此),對我而言也是個新鮮的體驗。今晚的精神狀態還不錯,進去聽到暖場的樂團(很驚喜地發現是我的另一位老友史哲心)情緒就上來了;一直延續到了閃靈上台。

同樣很誠實地說,由於現場聽不明白歌詞,對於音樂本身,暫時無法產生太多共鳴;但是以現場演出的舞台魅力來說,閃靈的確很有渲染性與可看性。並不是說音樂不好,而是閃靈標榜的「交響黑金屬」風格原本就不是我的菜,要是忽然喜歡也很奇怪。

但我的確樂在其中、沉浸在其中。氣氛很棒,會不自主地High起來,也可以理解克勞薩大人的粉絲(參見重金搖滾雙面人,笑)的心理狀態。如果不是後來 Freddy 在台上忽然感謝我和凱洛,讓我頓時覺得大囧,瞬間落荒而逃,或許還可以多待一會。(well,和本人見面是很自然輕鬆,可是被鬼王點到名,那種感覺有點異樣……)

嚴格來說,與其說是閃靈的音樂性吸引我,不如說是現場表演的魅力、以及整體的包裝,呈現一種「本土國際化的文化創意」這層意義比較令人感動。

或許也有人會認為是因為政治立場的緣故,令我開始關注閃靈;但我要說,沒這回事。如果有個台灣或者大陸的樂團,從歌詞內容到整體概念都標榜「解放台灣」,可是做得極其到位、能獲得國際性的關注,從文化創意的角度來看,也值得給個大拇指。別把事情搞混、搞複雜了。

(當然啦,我會不會真正去喜歡那樣一個樂團,又是另外一回事。)

現場很暗,人多,不太好拍:勉強單手連拍、挑出幾張。我非常喜歡閃靈現場特有的冥紙飄揚的氣氛。(相片可以點入flickr連結。)

上面幾張做過一些後製,下面的比較接近現場原色。

鬼王的怒吼!!

 

有機會還是要去聽閃靈的現場,才能真正領略他們的魅力。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