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前文)上圖,水瓶子演出《大叔看海的日子》。

恆春鎮大光里:後壁湖

以往對於後壁湖的印象,只是漁港和(略顯寂寥的)觀光遊艇港;而由於我比較喜歡單純在海邊休閒地喝啤酒、泡水、曬日;所以來到這一頭,通常是直接去白沙,不會特地拐進來。四月份來的時候,正好在報上讀到一則新聞:“保育有成,後壁湖海洋保護示範區遍地是「膽」 ”,激發了想來看看的慾望。

 

這天,有好幾組遊客在教練的帶領下,正在近海浮潛。我們踏在潮間帶清涼的淺水中,儘管沒有特別尋找馬糞海膽,卻也看到大約一個巴掌大的魚,成群地在淺水中游梭。

這是泡在水中的我的腳,即使在寫文字的此刻,都能想起那股清涼。印象中的潮間帶生態豐富、但海水中漂浮物多,腳踩下去上來多少有沾點海藻、濕黏的感覺,可是這後壁湖的海水,卻是極度清澈。

後壁湖短短的街道上,很容易看到這家昇日全平價海鮮的招牌(他們竟然也有專屬網站);當天的午餐就選擇這裡。同樣地,老闆聽到是要來報導風災後提振旅遊的主題、非常阿沙力地打折;凱洛當天在PLURK上立刻發噗說:「後壁湖旁的昇日全平價海產吃豐盛午飯,海鮮與料理都不錯吃,水準之上!」,也立即收到住在墾丁的一些網友正面迴響。

老闆還幫我們找來了在當地經營浮潛的親戚,讓部落客們能夠詢問、瞭解實際的營業狀況。同樣地,這個地區受到颱風實際的破壞比較小,但仍是錯過了暑假的一整個月;是個不太好過的夏天。

滿州鄉:小墾丁渡假村

第二晚住在小墾丁渡假村。現任總經理江惠明小姐,可以說是墾丁地區的苦海女神龍(笑),她的故事值得另外大書特書(這邊有一篇報導可以先概略認識一下);部落客們在小墾丁只是短暫地歇息,卻不時可見她忙碌而優雅的身影。小墾丁有十幾年的歷史,我卻是第一次下榻;主要還是過去太迷戀「海的屏東」,錯過了這鄉間慢遊的另一種風情。

隔天早上,小墾丁的生態導覽老師,帶我們散步在園區,沿途做各種原生植物的介紹。

園區內的小山坡上,有一間據說是台灣唯一的純木造土地公廟,遊客還可以在這兒寫上心願吊在樹上祈福;也算是結合了日本神道寺廟與台灣民間信仰的混搭式雙重法力加持(?)。

要離開小墾丁之前,正好遇到郵差來送信,眾人不免又要來一下阿嘉角色扮演……

恆春鎮:藍色海遇

行程中用餐的地方,有的是我以前去過(蜻蜓雅築)、有的是隨興決定(昇日全),還有是當地朋友介紹。例如藍色海遇,就是小墾丁江總大力推薦、另外一個很有故事的地方。原來女主人林玉秋(Celina)曾經是江總在歐克山莊的員工,後來自行在恆春鎮創業;兩位屏東美女之間,與其說是上下主從關係,不妨說也有種相知相惜的情份。

正在向米果展示當初施工過程相片的林小姐,雖然已經不能稱為正妹了(失禮),但是「正娘」是當之無愧的。經她說明,藍色海遇最早開在恆春鎮內,目前位於公路旁的希臘風二代館,前身是一間廢棄的製冰廠,格局非常特殊,施工過程也十分艱難。這種老房子新生的範例,正是我們在南台灣關注的主題之一,所以聽得很高興。

藍色海遇的外觀雖然很洋派,但無論料理或者販賣的紀念品,都是創意開發結合恆春當地食材與傳統伴手禮、很有地方特色。今年的恆春國際民謠音樂節的開幕式即將在10/17展開(詳細節目表請見此);如果來到恆春,可以造訪這位美麗的女主人。

東港鎮:東隆宮

今年將是三年一度的王船祭,屏東王船信仰的重要據點之一正是東港的東隆宮。第一次來到這裡的訪客,總會驚訝於祂金光閃閃的門面牌樓;但其實祂所代表的民間信仰內涵與歷史價值,以及獨特性,是台灣非常重要的文化資產,我是真的這麼認為。

日前在電視新聞中,也看到颱風對東港造成了一些災情,但這天我們所看到的,一切都已恢復正常;王船也未受到破壞。今年的王船祭將從國曆10/10雙十節當天開始,直到10/17凌晨燒王船(詳細行程請查閱東隆宮網站最新資訊)。

我不知道是哪跟筋不對了,竟然接了個10/16~10/20的北越海上Villa行程;結果歌謠節開幕和燒王船都錯過,又無法找替代人選,目前計畫是先下去看「請水」與「出巡」;至於燒王船,想是緣份未到、要再等三年;今年試試看能否先去參與小琉球或南洲的王船祭典。(詳情請見此篇報導:「全台王船祭 接棒熱鬧登場」)

當天原本和東隆宮的公關主任蕭枝林老師相約,但我錯估恆春到東港的行車時間,蕭老師要外出開會,終究沒見到面,非常失禮;還好委託和我們約在東隆官會合的木馬(馬繼康)先去拜會。蕭老師不愧是傳統文士風範,對未曾謀面的遠道客人,親筆題寫了一首詩,將訪客的姓名與背景在詩中呈現,真是太令人感動(當然,是本名,所以找不到「工」或「頭」或「堅」三個字);再去東隆宮,必定親自致謝。

琉球鄉:小琉球‧琉球瘋‧水晶民宿

從東港,我們乘渡輪前往小琉球。這段約半個多小時的航線,在風災過後不久就恢復營運了;一切安然。下圖就是在船上的、即時和我們會合並臨危受命擔任東隆宮導覽員的馬繼康老師。木馬目前和我是同行,是極富個人魅力的領隊與導遊,正如凱洛這篇文章中寫到,若非如此,還真無法在短短時間內吸收蕭老師的說明、並且解說的條理分明、深入淺出。木馬真不愧為我行業之典範啊(淚)!

兩次來小琉球,住的都是老字號水晶民宿我想這是他們的部落格);上回來的部落客大家只顧著書寫離島風景之美,都忘了提到民宿,真抱歉;水晶目前分為白沙尾港口邊的本館、和距離港口騎車一分鐘的新館。這天晚上,我們就在本館前露天烤肉;一旁的道路因應國曆十一月的王船祭典正在大興土木整修,但是夜風下的奢侈大塊生魚片和各類烤肉,以及我去7-11搬回來的啤酒,十分過癮。

夜間漫步白沙尾,發現這一家「琉球瘋手創紀念品專賣」。兩年前來過小琉球的嫣然,正好遇上琉球瘋的開幕,如今再見,有種老朋友仍安好建在的喜悅。老闆在對面開島上為一一家7-11,老闆娘顧著這家色彩豐富的小店;店中除了紀念品,我也找到一本書寫小琉球的作品《古典小琉球》(作者部落格),對想要更進一步瞭解這個島嶼的過去與生活面貌的遊人來說,值得收藏。

隔天早上,步行經過白沙尾巷道,路旁的漂流木隨意散置,好一個濃厚的離島風景。

水晶民宿的年輕主人小王(王家興),義務帶領我們環島導覽。下圖就是小琉球最著名的地標──花瓶石。這天是週一,在花瓶石前方,仍有少數遊人在那玩水、浮潛。

小王是個非常熱心、服務到家的年輕人;上次來的時候來帶我們夜遊,想必關於烏鬼洞的鬼故事和笑話,他也說了無數次了吧。(小王,上鏡頭了,笑一下!)也是透過小王的介紹,我才知道除了東港之外,小琉球的三隆宮亦有三年一度的王船祭(今年時程請見本文);他說,到了王船祭,散居在台灣各地的琉球人都會回鄉參與,對琉球子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節慶。

潮州鎮:不一樣

回到本島,我們驅車前往潮州鎮,不一樣鱷魚生態農場。抵達前,眾人還打趣說,要看看到底哪裡不一樣;但,的確,和媒體上常報導的台南麻豆鱷魚王,是真的不一樣。鱷魚王比較像是個主題樂園、以表演為主,潮州的不一樣,是一個養殖各類不同品種鱷魚的生態農場,頗有東南亞的情調。

不一樣主要以各級學校的教學觀摩為主,也提供鱷魚湯等特色餐;當然,為了讓來訪的小朋友大朋友能夠對鱷魚有更深刻的理解,也安排一些「互動」,例如用魚頭做餌釣鱷魚、和鱷魚拔河。所謂「釣」,並沒有魚鉤,不會傷害到鱷魚;可以算是另一種餵食的方式,又可以體會到一些樂趣。

農場主人鄞啟東(鄞:ㄧㄣˊ)先生,曾經當選十大傑出農村青年,也是淡江大學屏東校友會理事長;被南台灣陽光曬得黝黑的膚色、長年與鱷魚搏鬥(?)淬煉出的表情,十分有威嚴。

竹田鄉:竹田驛園

這麼說起來似乎對其他地方有些不公平,但竹田驛園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個地方;或許因為我在這裡找到過去比較陌生的屏東另一面:一種融合了日本與客家情調的台灣原生風格。比起假日人山人海的勝興或集集,這裡更能找到在日本鐵道旅行時邂逅鄉間小站的喜樂。

竹田是屏東六堆客家鄉的「中堆」,負責接待的義工媽媽們都穿上點綴著客家藍染與花布的背心,在車站裡面也可以買到許多花布紀念品,很有地方特色。

同樣非常熱情有活力的竹田鄉社區營造協會賴正仁理事長,以及王牌導覽員展示著用檳榔葉做成的扇子。

 

萬丹鄉:中原世紀

原本計畫中參觀完竹田驛園就要離開,但賴理事長堅持要帶我們去另外一個地點:中原世紀教學牧場;盛情難卻,一行人又風塵僕僕來到萬丹鄉(我只能說,屏東人的熱情真是可以融化都會人的疏離與匆忙)。中原世紀是個以羊為主的休閒農場,在這裡可以和羊們近距離的接觸(題外話,近看羊頭,才發覺《羊男的迷宮》特效組真的有用心觀察,羊男的眼神和頭型,和真羊非常像)。

我試過擠羊奶,失敗。原來任何事情都是需要經過訓練,才能準確拿捏力度和方式。這裡的羊看來都非常乾淨健康,絲毫沒有一般去農場那種雜亂或不潔的感受。

農場女主人李姿滿大姐,非常熱心地講解各種和羊有關的傳統故事;可是很抱歉,李大姐!我們給妳的時間真是太少了,希望將來有機會彌補!

里港鄉:薰之園

最後一站,我們來到了里港鄉的薰之園香草休閒農場。事實上,薰之園在我前一次擔任審查委員來到時,就留下深刻印象,因為它無論是在硬體或軟體上,應該都是規劃、包裝得最成熟的;一般遊客可以把它當成是香草餐廳、咖啡館,也可以騎單車在里港的藝術河堤慢遊。但,最終,我們在這裡看到的,還是屬於人的關心與熱情。

 

薰之園的主人吳文平先生,本身是個非常優秀的攝影師,在他鏡頭中留下了許多屏東美好的影像;店裡頭和網站上的相片也都是他的作品。但他更積極整合與推廣週邊的文化與產業,這是上次他在簡報時我拍到的一個畫面。他講話輕聲細語中帶著一分堅定。當天,他體諒到部落客們時間不多,僅準備了份量不多的香草餐點,不讓我們負擔過重,處處可見細膩的心思。

同樣的,薰之園作為一個展示空間,蒐集了許多來自屏東各地藝術家們的手工創作紀念品,賣多少、算多少,為災後重建盡一份心力。

在這匆忙緊湊的四天三夜中,我們試圖去關照到山、海、平地的屏東,留下的遺憾與不足實在太多;但是能夠傳達多少、就盡自己一份力量去傳達。正如我一再重複提到的,我們遇到的所有人,他們心上掛念著的,都不僅是自己一家店的生意,而是整個社區與部落的生計;他們的憂心、他們的急切,部落客們都可以深刻體會。

正是這樣的人們,使得一開始或許只是想單純書寫觀光旅遊的我,慢慢地和屏東產生了一種共生的情感。在那國境之南,有著我許多、或者每次都僅是匆匆一晤的朋友,但,正是因著印象中他們的笑顏,使得那些原本只是在新聞報導中陌生的地名,變得如許真切,感受到:我們都是在台灣的一家人。

我依然要感謝和我一同南下的部落客們,相信這只是一個開始,將來我們一定還會在南方的陽光下相會。下圖左起:水瓶子Vincent Lu、阿嫣(嫣然自得) 、Camay老查米果達爾文凱洛、我,以及未在畫面中的馬繼康(木馬)和福熊

這是我們在小墾丁渡假村的合照。(本文相簿連結

所有部落客的文章,彙整在「屏東慢遊文章精華區」的「090919」分類中,歡迎閱覽。

敬請同時關注災後重建:莫拉克88news.org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