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上週末,因為我正在寫這一系列關於台灣旅遊的文章,於是就回到隔壁的爸媽家,找我爸聊天。說真的,活了四十多歲,總是零星片段偶發式地聽我爸談過去的工作經歷,可是卻從來沒有認真地從頭和他聊過。

後來,我在微網誌紀錄下:

「回家和我爸聊『我家的歷史』;從渡海到沖繩走私軍毯的祖父、因為不想當警察而競選鎮民代表最後當上鎮長的伯公,談到做美軍駐台時代的guest house,後來轉型做日客來台旅遊生意的家族事業。也算是台灣近代史的縮影了。。。」

其實這段文字中還沒寫進去的,是原來在我印象中當過多年「日客來台」導遊的我爸,原來還曾自行創業、先後開過兩三家小旅行社,不過我直覺我爸真不是個做生意的料,所以也就沒有真正做大起來。

這麼說,並無不敬之意。

只是在我印象中,我爸是個堪稱正直而誠懇的導遊;每年夏天和元旦,他總花了不少錢和精力、一一寫國際明信片給帶過的客人,算是早期CRM的典範;這樣的態度,能交到許多真心的跨國好友,卻相對地也就很比較難從對方身上「海削」一頓。

因為我爸退休得早,在我真正成年懂事之後,他已經完全不在旅遊業的第一線(投資股票去了);所以後來我進入旅遊業,有些同事或主管聽說我爸以前也是導遊,總說是「子承父業」、「家學淵源」云云,其實真沒這麼一回事啊各位。

但, 我之所以要特別從頭提起這些往事,想說的是,儘管我進入旅遊業資歷尚淺,或許在許多前輩領隊或導遊眼中,不過是個藉著網路浪得虛名、半路出家的門外漢,可 是我的成長、我的學業、我的人生,完全是靠著擔任導遊的父親辛苦扶養、成就,因此,我對於導遊這個行業,絕對是抱持感激之情的。

好,接下來,才要進入正題了。

5

對於初來乍到一個陌生地區或國度的團體旅客而言,導遊,可說是他們對這個地方的第一印象。如果導遊表現不好,不僅無法帶給旅客一次好的旅遊經驗,更可能留下長久的負面印象。

近 幾年,一方面由於台灣的導遊考試改制為國家考試後,應考的門檻放寬(高中職畢業,非相關科系均可),再加上開放陸客團體來台,報考華語導遊的人非常多。我 自己是第一屆國家考試錄取(領隊和導遊雙證照),不過,坦白說,這幾年,我還是以帶台灣旅客出國的領隊為主,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真正帶過線上的陸客團。

不過,我卻聽到許多原本帶團出國的領隊,因為競爭激烈、或利潤減少,紛紛回頭來帶陸客。來看看兩段新聞報導:

「導 遊協會理事長林燈燦直言,華語導遊就業市場現已是僧多粥少,未來競爭將更激烈;即使政府一年開放四至五十萬中國觀光客來台,一年的導遊需求量大約僅二千 人,目前台灣已有合格導遊五千人,還有一千多人等著受訓,今年又有這麼多人報考,未來競爭程度超乎想像。」(2007/03/18,自由電子報)

「各 行各業熱衷考領華語導遊,不過,導遊協會發現,取得證照者僅兩成真正執業;交通部觀光局統計,截至今年七月底止,執業的華語導遊為一一七四四人。 林鴻安表示,華語導遊以中壯年者最受歡迎,年輕人常被換下來,主因為人生經歷不夠豐富,無法對答如流,應變能力較為不足。」(2010/09/12,中時 電子報)

‘07年的時候五千多人,到了’10年,已經增加到了一萬多人。

按理說,這麼多人投入台灣的旅遊事業,應當是好事;問題是,這麼多人投入,其心態究竟是什麼,而素質又如何,卻似乎令人有種隱隱的擔憂。

6

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爭相投入導遊這個行業?──就拿我上面摘的中時電子報那篇報導來說,新聞標題就是「導遊臥虎藏龍 退役將軍滿天星」:

「華語導遊考試人數年年創下新高,根據近日陸續完成的導遊訓練資料,退役軍人成為軍公教考領導遊執照中,執業人數最高的一群,連退役將軍也共襄盛勝舉,投入華語導遊市場。 」

很妙,不是嗎?這些當年以「殺朱拔毛」、「反攻大陸」為職志的長官們,現在換了一個戰場,用另一種方式來殺,呃,不,來解救對岸同胞了。

但我真覺得這不難理解。

承認吧,台灣主體意識抬頭的這些年,許多外省籍無論第幾代(或其實也有許多本省籍但認同祖國)的同胞,心理是壓抑的。想得開、吃得開的,找到機會,就往對岸發展了;沒機會、或者終究還是難以割捨生活幾十年的台灣,回到這裡,忽然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謀生行業。

比 起年輕的導遊,他們對於國共的歷史如數家珍,對於大陸的地理歷史倒背如流,再加上幾句「血濃於水」、「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抿恩仇」,用詞謹記稱 呼對岸「內地」、「國內」,稱呼台灣「島內」,不時痛罵幾句民進黨、陳水扁,彷彿只要這樣,大陸旅客就開心了,就願意掏腰包大買特買高山茶、大理石、土特 產,荷包賺飽飽。

當然,那是導遊前輩賴以維生或發財的方式,我無權批判、也難以改變;因為這樣的旅遊文化,其實在世界各個角落都有。而且,哪天我走投無路,也得靠著帶團養活一家老小,難保我也得開口閉口「尊敬的國內貴賓女士先生們,早上好,咱們今天……」。

我的憂心是,只說對方喜歡聽的內容,能讓來訪的旅客瞭解真正的台灣嗎?我當然不是說要去向對方宣揚民主自由的好處,或台灣獨立的思想(對旅客不必說這些吧),或甚至像喧騰一時的香港導遊阿珍痛罵旅客不購物(後來證實這位導遊也是「內地」來港);但台灣還有多元的人文面貌,是否在旅遊過程中被充分傳達了?

只能說,我還算幸運,還有網路這麼一個分眾媒體,可以發揮一些個人品牌魅力,實現一些帶團出國的理想,不必搶團、買團,而且還某種程度成為公眾人物,目前還有個班可以上,收入也不算太差,不必去搶著帶陸客。

7

但,其實,我去年就曾認真地想過,想要專心帶一陣子陸客團。當時的公司也求之不得,可後來總因各種因素(主要是和出國時間衝突)錯過,只能說是緣份未到。

我想帶陸客團的原因,一方面當然因為收入不錯,另一方面,說來也不怕你笑,還真有點理想色彩。

因 為,’08年,當我擔任「台灣腳逛大陸」主持人,到對岸各地,接觸到許多當地官員、百姓,總不免聊幾句。我發現,大多數的對岸人民,對於台灣的印象,倘若 不是停留在國共內戰時期那些國民黨人物(你也不能怪他們,電視劇演來演去都是這些人),就是歌手藝人、或者台商,再不然就是一些反派角色如李登輝陳水扁。

你 會發現,其實真正構成台灣人口大多數的,無論是原住民、早期閩客移民、甚至’49年後來台的一般「軍民同胞」,在大多數對岸人民心中,面目是極其模糊的, 對於台灣自從明末清初以後的發展史也是一知半解的;更不用說,事實上影響台灣當代面貌甚深的日治或日據時代所留下來的不管你要叫它做遺產還是遺毒(按照現 在的氣氛,我看就巴結一點叫遺毒吧),這些真正構成台灣融合式精神面貌的元素,對於大陸人,其實是相當陌生的。

像我這樣的一個台灣人──

一個幼時在父親擔任日本旅客導遊、叔叔接待美軍顧問團的環境成長;

求學時期高唱「龍的傳人」「柴拉可汗」「中華民國頌」「古月照今塵」,跪過老蔣小蔣,看過無數次《英烈千秋》《筧橋英烈傳》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當兵還是政戰、心戰文書系統;

爾後又「本土覺醒」,歷盡完整台派、獨派思想洗禮與堅定認同;

同時對中共歷史產生興趣,讀完多部毛、周、鄧、林(彪)的大傳,以及無數對岸電視劇和電影,又因拍攝旅遊節目走遍大陸各省;

對於台灣的各階段歷史以及原民文化又有刻骨銘心深刻愛戀,的,這樣一個融合了「日、美、藍、紅、綠」,最近又發現自己應有西拉雅平埔族血統的台灣人。

我自認為能夠在不「傷害兩岸人民感情」的絕佳狀態下,讓來訪的陸客正確認識到真正的台灣歷史與面目。但,終究,如果只有我一個人,也是遠遠不夠的。

能不能有更多對於台灣歷史有正確認知、熱愛台灣的人投入導遊這樣的行列呢?如果你想讓來訪的陸客,真正瞭解台灣,與其鄙視、唾棄、排斥、不歡迎他們來,是不是更積極地、用自己的「身教」、「言教」(恕我這麼說),去讓旅客們感動,會不會獲得更好的結果呢?

當然,我知道,這僅是理想;或甚至叫做癡人說夢。

短期內,旅遊的風氣是不會改變的,但我期望至少這些文字可以種下一些種子,一些將來可能在你心裡萌芽的種子。當台灣和大陸真正開啟大舉旅遊交流,尤其是自由行的時候,這些話,或許能發揮一些正面的作用。(不定期待續)

(後記:原諒我今晚喝了些酒,才未經太多修飾的情況下打了這些文字。如果還有意思表達不清楚的,或者語言有所不敬的,反正,這是個系列文章,後面還可以補充。先說聲失禮了。乾杯!)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