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16_yesweare

(首先,要感謝上面這張相片的提供者,我的同事阿丈/徐延之先生。彷彿競選或當選大會上的氛圍,足可彌補我無法成為約翰甘迺迪或歐巴馬的遺憾。因為正好有大動作,模糊是難免的,但是兩人的表情、動作,都十分到位,且充分展現彼此的人格特質。)

如果不是看到電腦上的日期,都很難相信已經過了近一個月;這原本應該是一篇在隔天就應該發表的感謝文,但或許你很難想像,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已經忘了有多久),我幾乎無時不刻處在一種會議、通告、講座、主持、出差、帶團、做企劃、寫文稿、當評審……等等的忙碌狀態下、隨時都有截止時間壓力的生活中;直到這一個禮拜,才略有種還清前債、可以鬆一口氣的感覺。雖然並不是完全沒事了,但終於有些許私人的時間,來寫一點感想。

關於情感層面的事,我覺得凱洛寫得比我好很多(請參見“2010~2011,一件婚事與一個交代”);一方面是自己畢竟有了年紀,小情小愛的甜言蜜語已不太習慣老是掛在嘴邊。感情專家或許會告訴妳,這其實都是臭男人不再愛妳的藉口;well,不過,說真的,交往八、九年的我們,實在已經不太需要再用高調的方式表達了。

儘管如此,還是回頭查找了一下這些年的歷程(持續寫部落格的好處就在此):

──’04年夏天,我們第一次去沖繩自助旅行,回來後的一篇《啤酒‧陽光‧庸碌人生》,借村上大叔的文章來做註解(或暗示):

昨天中午值班,隨手拿了村上的《遠方的鼓聲》消磨時間,無意間翻到一段話,以前讀的時候沒特別注意,終究是年紀也到了,這段話也就自然地烙進心底:

「有沒有誰來把我們畫進畫中呢?我想。遠離故鄉的三十八歲作家和她的妻子。桌上有啤酒。庸庸碌碌的人生。在午後的陽光下。」

雖然我不是作家,她也還不是妻子;但啤酒和陽光,終是我們共同擁有的。

──’05年深秋,一向予人陽光與堅強印象的她,也曾短暫陷入情緒的低潮,類似輕度憂鬱症的狀況,當時,我難掩憂心地寫下《為凱洛加油打氣!》,也曾有這麼一段,顯然受到王文華影響的俏皮文字:

看著一些網路名 couple 在網路上天長地久、柔情蜜意,凱洛有時會和我開玩笑,說我怎麼似乎都沒有在BLOG上傾吐愛意;言下雖顯哀怨,可我要真的那麼做了,她說,她大概也受不了。我要做個不語兒女情長的豪情男兒,她可愛的笑容帶著揶揄;我的感情在革命歷史和銀河時空上脆弱,她就作勢搖頭嘆著氣。

但是,在《肯尼士與凱羅爾》系列中,她用女友的細膩心思,記載了倆人自相識開始的點滴;我後知後覺,常常是到全世界都看過文章了之後,才驚覺又有一番私人談話或愚蠢行徑被掀底。雖然常常為她文字中流露的感情深深觸動,但是在表面上,我不動聲色,繼續維持著我的沒神經。

──還好,這種憂鬱的情況並沒有維持很久,至少到了’05年底,我即將進入四十大關的生日時,她就發起了一個串連活動(誒誒,那時真的很流行串連啊)《工頭40才開始--愛的告白小串聯!!》,而我也回應了一篇《認真回應有關40歲的工頭之質問﹝一﹞為何又帥又不洗澡》:

還有一點,非常重要的──因為我有個年齡相差了十歲半的女友啊。所謂青春的泉源,非此莫屬吧?──呃,我的重點是,並不是鼓勵大家去交年輕美眉﹝我真的、真的不是這個意思哦﹞,而是,自己和對方,一定都要隨時保持年輕且相知相惜的心境啊。

──’06年情人節,我們在東京。近幾年來雖然到處旅行,日本也去了許多趟,但都以西日本為主,《06/02/14 情人節的曼哈頓餐桌》,是我們第一次共同的東京之旅:

去年耶誕節,我在東京帶團;眼見整個東京已然過於繁華的喧囂,情侶們盛裝著,預約這一晚的約會;灣岸台場的超五星級飯店,直到午夜,依然應接不暇的情人訂房。我忠實地執行著我的工作,卻難掩心底的一絲落寞。這樣的心情,常常在世界的許多角落悄悄滋生。

(中略)……這天晚上,我們穿越半個城市,從地鐵換到計程車,來到新宿的華盛頓飯店。這原是一家台灣旅客常常下榻的商務旅店,卻不知有多少人知道,在她的25樓藏著這樣一個奢華的夜景?

這是從我們的餐桌看出去的夜景。這一晚,有紅酒、有大餐,還有餐廳特別為我們拍攝的拍立得照片,加框。雖然有點旅途奔波的累,但我非常快樂。因為這一晚我們不僅有bright lights, big city,還有彼此。

──然後,在’06年凱洛生日的時候,我寫了一篇賀文《一句話,祝妳生日快樂。》,應該算是這幾年來最「文情並茂」的作品吧(笑);就因為寫過那篇,我才覺得現在說什麼都嫌多餘:

事實上,當我們在2002年,透過網路、透過ICQ、透過新聞台,在相隔太平洋的兩岸找到彼此時,我早已進入三十代的後半期,甫歷經了人生中最黑暗、動盪、顛沛流離與良知崩潰的洗禮。當我翻閱妳在我們認識一年之後寫的一篇文章,提到“【Someday My Prince Will Come】,這一首歌是舊情人給我聽的,早在當初,他已送給我一個最後的預言。”

Someday My Prince Will Come,真好,但我苦笑著嘆了口氣,搖頭讚佩妳的勇敢。

這個被太平洋的海濤沖上岸的“Prince”,妳不知道他到底有些多麼黑暗過去、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個失足落水的海盜、是個從海邊的巖窟脫逃的罪犯、或是在海上漂流十年,做過海妖禁臠的戰士、或甚至早已在他鄉妻妾成群。而妳在心中收容了他,也接受了未知的一切。

回頭細讀,才想起當年是她滿三十歲,為了安慰從少女(?)進入輕熟女的惶恐心情,特地用心寫的文。所以其實想要瞭解我倆過去感情發展的心路歷程,只要回頭讀那篇舊文即可,不需錦上添花了。

──話說回來,情海終究不是完全無波,儘管’06年看似圓滿,到了’07年,我們反而經歷過一些短暫的起伏。關於那過程,直接就套用凱洛最近文章中的一段文字:

感情這種事情確實不會一直那麼順遂,如果那樣的話只能說福報太豐了。如果一直以為我們如外表看起來那麼幸福甜蜜未免天真,雖然交往過程平淡自然從來沒有什麼嚴重爭執,但老天也是給過我們一些考驗,走過錯路,花了一段時間回頭檢視自己,才又讓我們重新建立信心,肯定彼此對彼此人生的重要性。

──都說小別勝新婚(亂用成語乎),進入’08年,因為我接下《台灣腳逛大陸》節目外景,每個月幾乎只有一星期在家,於是趁著工作之便,製作了轟動海峽兩岸(笑,但確然是事實)的祝壽影片“「凱洛小姐,祝妳生日快樂!」 ”:

今天,是凱洛的生日。這其實也算是我們正式交往的紀念日,一起走過整整六年了。基本上,我是個不及格的男友;不僅時常不在家,不能陪在她身邊,而且也很不會選禮物。仔細想想,我常時在外,認識了許多朋友,唯一能夠帶給她的,就是來自各地的祝福了。

──高潮過後,’09年過得匆匆且平淡,下半年我辭去了原本的工作,進行了念願的龍馬之旅;’10年我們搬了新家、我也換了新的職場,開始更加忙碌的每日,直到現在。

初次透露婚訊,是在去年六月參加一項網路活動的示範文《Love in Paris:沿著左岸,蜜月開始─28杯咖啡之後的愛情印記》中;當時我們其實已經完成結婚登記。後來在七月初進行了訂婚儀式,十一月,凱洛爸爸離開我們,當一切歸於平靜,我才開始認真思考婚趴的議題。

或許你也注意到,我一直是用「主題趴替」或「婚趴」來形容這次活動,而非婚宴或喜宴。原因無他,我們其實都很不喜歡傳統的婚宴儀式或形式;記得當年我們才交往不久,有天凱洛就對我說,「以後我絕對不要拍婚紗。」甚至,可以這麼說,我們是基於這樣的共識和認知下才展開交往的。

許多人當然會說,唉呀,一生一次嘛,總要留下個回憶;先不論是否一生一次好了,正因為要留下美好的回憶,我們才不想去做千篇一律、制式化的樣板相片(這麼說當然對許多從事婚紗攝影的朋友有些失禮,但我相信這個市場並不會因為我說幾句話而蕭條的)。何況獅子座的林凱洛脾氣又大、又不耐煩,拍婚紗得換裝、外拍,被攝影師操弄、搞上一整天,我太瞭解她有可能的心理反應,光想著都覺得害怕。

尤其是傳統儀式──我並非真的那麼反骨,許多傳統我覺得還是很值得保存的,所以我們在訂婚的時候,還是遵循了一些該有的流程;但如果是為了形式而形式,搞得大家人仰馬翻又不知其所以然,我就覺得,真可以免了。

(甚至常想,台灣離婚率這麼高,無非是許多人婚禮當天的記憶都是疲累痛苦不堪,一早就被長輩搞、婚禮上被同輩搞,回到洞房吐得唏哩嘩啦,簡直是在凌虐自己以討他人歡心,一輩子能開心得起來嗎。不過這是題外話了。)

因為早已完成婚姻登記的程序,更可以光明正大地省去繁文縟節,盡量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來進行;甚至連舉辦的場地「璽宴」,都是我某次參加一個記者會,來到這曾經是「雅宴」夜總會舊址,一問之下,馬上決定的。雖談不上富麗堂皇,可是交通便利、菜色又好,完全符合我們低調奢華(笑)、單純明快的需要;且老朋友來此尚能勾起諸多年輕的回憶,豈不甚好。

所以,我們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到京都拍了一組「龍馬與阿龍」的紀念照(非婚紗);凱洛佈置了自己的一次小攝影展;在友人的協助下,製作了一些道具、短片與簡單佈置,再搭配我挑選的八零年代音樂、龍馬傳配樂,以及她鍾愛的 ARASHI;就這麼完成了一次人生的主題趴替的舉辦。我們很開心,這樣就足夠了。

對於當天來的許多老朋友、新朋友,我還是必須表達滿腔的歉意與謝意。

原本的構想,其實更簡單,只是想讓兩家人和一些比較親近的好友吃個飯,並沒有打算驚動大家;但後來因為表達參加意願的人越來越多,我心想,好吧,那就乾脆把它辦成「網路 + 文創 + 旅遊」的跨界交流大會;即使如此,也還有太多我應該邀請、想要邀請,卻受限於場地太小或時間緊迫、未能參與的長輩和好友,都對各位深感抱歉。

坦白說我還想當天直接變成一個「文創旅遊協會」或「文創旅遊聯盟」的發起大會呢(大笑);但,想說的話太多、喝了酒之後又覺得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要表達完畢,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後來就隨興所至了。虎頭蛇尾,真是非常失禮哪。

不過,這樣的想法,確實是我近期心中不斷思考著的一項使命;儘管無法在當天的趴替上、甚至也無法在這篇文章中巨細靡遺地陳述,未來我還是會朝著這個方向默默努力;而那天原本想要讓我一些跨界的好友可以彼此認識、交流,但畢竟無法真正一一帶到面前介紹,最終也只好放任大家「自由搏擊」,希望至少還能擦出一些火花來,也就不負我把這許多精彩的友人齊聚一堂的初衷。

總之,當天無法一一引介的、感覺受到冷落的,想讓各位知道,其實我心中都很在意。不過就像我直到最近才真正徹底領悟的一個道理,那就是縱使我感興趣的領域眾多、想做的事情更多,但時間就是那些、人也只有一個;我只能試著一次把一件事情做好。如果從這個角度來想,或許至少當天各位能分享到我們的喜悅,感覺不虛此行,我也就能稍感欣慰。

最後的最後,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個爆雷,但其實對認識我超過十五年以上、或看我的文章超過十年以上的人來說,或許都不算是個新聞:那就是,這並不是我第一次的婚禮。

我始終覺得,事無不可對人言。仔細算起來,上一次已經將近是二十年前、直可稱為陳年往事;而這也是凱洛和我交往當初,她就早已知道的。那段婚姻並沒有維持很久,但對某個階段的人生確實造成一些負面影響;我真正想表達的,是當時年少輕狂、欠深思熟慮,對於世事、對於人生,都有著過度天真的幻想,以為自己可以做到,但結果是既傷了別人、也傷了自己。

回首前塵,固然「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風雨」,過去的事、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或許會試著寫成一部半自傳性質的都會寓言(警世?)回憶錄;屆時,各位就可以理解,有將近十年的人生,我遍嘗了城市中的光明與黑暗,酸甜苦辣、極樂極悲;也曾讓關心我的人如父母,感到難過與失望。

可以這麼說,我是從三十五歲之後,才開始重新走一趟青年時期的人生;而,也幾乎是在同時,認識了凱洛。

在這段從底層開始出發的漫漫長路上,我重新學習卑微的做事態度、一步一步展開十年的大旅行,這不僅說的是從事旅遊業,在心理層面的意義上,也是一段漫長的、重新發現自我的旅路。常常對人說,其實是這個遼闊而多元的世界治癒了我;但,就在我東奔西走、努力賺取微薄的生活費、進而開始累積一點所謂個人品牌的事業根基,這麼一段漫長而艱辛的過程,也是凱洛一直在那裡,等待著飽經風霜的旅人回家。

我們能夠在這樣的狀態下、共同走過了將近十年的歲月,我想,也就應該能繼續走下去了罷。

再一次地,深深感謝當天參與或未能參與的、一路關心支持我的友人;以及每一位,看過這篇文章的您。

【相關文章】

2010~2011,一件婚事與一個交代 
宴後結案致謝:hahahana、優尼克、璽宴餐廳

【延伸閱讀】

【私‧生活意見】:一支小雨傘之《工頭X凱洛》一定要幸福喔!

黃小黛‧IS LIFE.blog: 幸福行事曆│祝福 凱洛與工頭 Ken&Carol wedding

工凱大婚,網絡盛宴 - storify.com

活動│真‧建國百年世紀無雙之工頭X凱洛超級婚宴 | 愛麗絲樂遊部落格仙境

遨遊天地任我行  :: 恭禧工頭凱洛永浴愛河!

透明藍樂摸【kcwedding】工頭凱洛婚宴:龍馬、星際大戰、Arashi 20110716

工頭堅&林凱洛‧婚宴小物 @   :: 痞客邦 PIXNET ::

工頭堅&林凱洛‧不走尋常路線的歡喜婚宴 @   :: 痞客邦 PIXNET ::

(或有遺漏的文章,有看到會再增補)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