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我已經很多年沒寫過「年度旅行回顧」這樣的文字。

當然並不是因為缺乏旅行,事實上,每年因公事私事,旅行次數仍多;但或許因為到了年底諸事忙碌,也或許因為去的地方缺乏新鮮感,更或許是因為發布在臉書上較為省事,故不再發部落格文。無論如何,是相隔了很久。

(認真地試著在這個部落格中,回頭去找近年來類似年度回顧的文章,大抵只有〈遲來的2008年終極感言:意外的大旅行〉〈漫長的序曲:一路走到人生第一部數位單眼相機的旅程〉〈[再見,2010] 其二:龍馬年的終焉〉;最近期的一則竟已是 2011 年初的記述。套一句流行語,「當下我就震驚了」。)

但今年,2014,我覺得,儘管依然在忙碌排程的少數空檔中,也不管多麼瑣碎或片段,都覺得應該要有這麼一篇回顧。

因為 2014 年真的有些不同。

所謂不同,是在這一年中,主動或被動地,實現了一些放在心裡好多年的事。有些放下,有些拾起;另有些經歷,則短期內可能還看不出意義,但可能會持續發酵。這並非完整的旅行紀錄;或者可以說,是印象中的一些特殊時刻。

一月,突尼西亞

嚴格說來今年上半年的旅行,還算是過去幾年帶團與出差行程的延續。例如這團突尼西亞,已是第三次前往,且因出團時間和 2013 年十一月底的以色列大團較近,更有種「同一系列」的感覺。

因已過了一年,差點忘了,直到寫此文時才想起;其實年初兩個行程,都是所謂的訓練團:我帶著線控、或另一位領隊,準備將這個行程交接給對方。換句話說,那次,其實是自己對突尼西亞的小小告別。

並不是說永遠就不會再回去,只是也希望接下來的一年能開拓更多其他的國家與路線(好比說,摩洛哥或土耳其),當時的想法是那樣的。

在這趟「暫時告別」的突國行程中,卻認識了一群很好的團員和朋友。而長得彷彿縮小版馮迪索的 Omar,也是行程中非常稱職專業,受到眾人喜愛的導遊。我和他在香料小鎮 Gabes 的咖啡館中留下這張合照,成為很好的回憶。

2014_all_trip_001

找相片的時候看到這張,大漠駝鈴;雖過程只有短短的幾十分鐘,也是突尼西亞的特色。只是今年鬧脾氣的年輕人(呃,年輕駝),造成了一些小困擾。

2014_all_trip_002

突尼西亞行程:雄獅主題旅遊古文明館

二月,日本大阪、京都

雖然是一點都不新鮮的兩座熟悉城市,卻是樂桃航空的初體驗,以及情人節小旅行。

因為開始較常喝威士忌,也是倆人難得在酒類共同的喜好,在大阪的 Grand Front 吃了 WWW.W;冬寒,而餐美酒暖,體驗甚佳。

2014_all_trip_003

隔天還去了山崎。雪中的山崎站與蒸餾廠,都成了今年在很多講座與文章中出現的場景。不知道何時真能做出日本威士忌參訪的行程來,不過確實是常常提起的。只是計畫太多,總得看緣份。

2014_all_trip_004

2014_all_trip_005

雖然因為我的迷糊,訂錯日期而沒住到五条的 Hotel Kanra,但至少仍順利入住,也算是念願多年的「五小房」(Cinq Petite Chambre)。雖僅短短的一夜,仍是紮實地在三条寺町這精華地段中心的居住體驗。

2014_all_trip_006

京都五小房旅館 Cinq Petite Chambre 相簿

對於木屋町「龍馬」小酒館的主人,也是京都龍馬會會長的赤尾博章先生,一直懷抱著感激與歉意。多年來,其實沒有真正好好寫過他與這家小酒館的故事。

自從 2009 年龍馬之旅結緣,2010 年再帶著團員重訪,2011 年他慨然出借整套龍馬和服,助我們實現在京都拍攝婚禮相片的行動。直到 2014 年,才再度有機會回到這裡,將當時製作的邀請卡、扇子,以及這幾年來蒐集到的中文龍馬書籍,致贈給他。自然又是一番「海內外龍馬迷」合照的歡聚時刻。

2014_all_trip_007

龍馬小酒館臉書專頁

二月/三月,義大利

一如往年,威尼斯嘉年華的時節,帶團前往。和突尼西亞同樣的,今年也是訓練並準備交棒的團體。並不是對義大利或威尼斯感到厭倦,但正如上述,想把有限的體力與時間,拿來開發新的行程與目的地。且二月畢竟是當地最冷的季節,連續多年前往,也想休息一下了。

坦白說今年的威尼斯嘉年華行程,的確給了我相當嚴酷的考驗:抵達當天,不僅下起暴雨,甚至落了冰雹。原本就凍人的天氣,格外感到寒冷,街道淹水,行走不便。當然並非年年如此,去了那麼多趟,也是今年剛好遇到;但的確讓原本帶團就有壓力的身心,更添幾分焦慮與疲勞。

不過那畢竟是個人的狀態與感受了。面具節本身依然亮麗登場,盡職地迎接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與攝影愛好者。

2014_all_trip_008

儘管威尼斯的暴雨給了我疲憊的衝擊,但隨著天氣好轉,後續行程順暢,心情也就日益放開。

尤其同事老多今年初次將在 Viareggio 舉辦的托斯卡尼「海邊嘉年華」放入行程;義大利由南到北幾乎走透透,這是第一次來到這美麗的小鎮,街道寬敞美麗,居民親切友善;相較於威尼斯因觀光客眾多造成的擁擠,這裡幾乎是天高地闊的歡樂氛圍。手持相機,在人群中傻瓜似地舞蹈、轉圈,這是其中捕捉到的一個表情。

2014_all_trip_009

海邊嘉年華的巨型人偶遊行隊伍非常壯觀,各有主題,言語難以一一敘述。但當見到這「福王」與「儂神」兩隊,搭配著他們各自的傳世名曲,也不顧身旁人群眾多,當場歡笑、噴淚了。

事實上,或許正因人多,而每個人都忘情哭笑,才更是敢一紓心中暢快,這豈不正是嘉年華節慶舉辦的意義麼?是那趟行程中,最觸動的時刻。

2014_all_trip_010

2014_all_trip_011

節慶行程:雄獅主題旅遊節慶館

三月,日本福岡

和福岡的緣份,可說是近一年之內才開始的。去年十二月曾短暫到訪,三月又去了一趟,出差,認識了新朋友,展開了一些合作。

活動本身或後來的發展暫且不說,對於福岡這座城市本身,以往了解不多,活動範圍大多只在中州一帶;直到這兩次造訪,才去了天神、大名,見識到城市的時尚,與,呃,文創這一面。某天晚上走回飯店,看到路旁銀行廣告,人生各階段的詮釋,頗有所感。

2014_all_trip_012

飯店對面的街角,留下福岡夜晚的一個市民生活景象。

2014_all_trip_013

除了福岡本身之外,活動結束後,利用一日空檔,進行北九州門司港與下關的小旅行。在日本,交通工具本身就已是一種 destination,光坐新幹線和各種電車,都是欣喜而愜意。

2014_all_trip_014

門司港的「喫茶 放浪記」,得名於女流作家林 芙美子的小說名。作家和小說我並不熟識,氣氛卻是喜愛的昭和擂托鑼(retro,懷舊),喝了咖啡,寫了筆記。這筆記日後看來,帶點苦笑。彼時當下,是不會知道後來之變動的。

2014_all_trip_016

2014_all_trip_017

六月,日本北海道/東京

從三月下旬到六月中,沒有任何出行計畫,卻是處在一段忙碌於工作流程與組織重整的過程中。而真實情況,或許可以說,是波瀾萬丈、千頭萬緒;像是在水族箱中急速地倒入一桶新水,又戛然而止,然後看那掀起的箱底沙,慢慢又飄落回原處。(寫此文的時候想起,似乎當時的社會大環境也是如此)

也由於這兩三個月(或者可以延伸到過去兩三年)處在許多繁複的溝通工作中,有點心力交瘁的感覺,亟渴望能有一段時間的休息。是在這樣的狀態下,於六月中,前往了北海道的札幌參加一場亞洲媒體會議。

出發前並沒有特別留意,抵達之後,才知道那段時間(六月中)正是北海道神宮的「札幌祭」舉辦的日子。不僅白天偶遇山車遊行,下榻飯店旁的中島公園,晚上也是夜市/祭典的場地。可惜天候不穩,偶下小雨,但仍混入諸多穿著浴衣的日本女孩行列中,淺淺地體會了夏夜祭典的氛圍。

2014_all_trip_018

會議結束隔天,主辦單位邀請了亞洲各國的媒體,前往道央的富良野、大雪山,以及東川町參訪。我對於東川町印象深刻,因為原本就聽過這個小鎮,提供一些免費名額給台灣年輕人前往遊學。也在烤肉的時候,見到了幾位台灣的遊學生。東川町與其說像日本,不如說更像北美,例如加拿大的一些小鎮。無論如何,在東川町,稍微感受到放鬆的情緒。

這幅在東川町的便利店停車採買時,隨手拍攝上傳的夕陽景色,也曾發表在臉書上,並獲得了一些朋友的讚嘆。

2014_all_trip_019

北海道的會議行程全部結束之後,延後兩三天返台,直接從札幌飛往東京。因為當時太太正在一趟整個月的日本採訪行程中,約在東京會合,簡短地探班。

此前雖也曾由札幌搭機到釧路,但畢竟較少機會搭乘日本國內線班機,此番搭香草航空飛東京,短短的航程,沿路一直看著、拍著窗外景色,重溫一人旅行之興奮好奇心情。

2014_all_trip_020

由於隔天中午會合之後,立刻又要離開東京,前往千葉縣房總半島的白浜;刻意挑了最靠近巴士站的商務飯店,就在東京驛的後站,八重洲。晚間週邊閑走,2013 年才剛完工的 Gran Roof,成為最吸引目光之標的。

常覺得在日本的城市行走,總會遇到望之即令人心情愉悅的規劃與建築。在擁擠而繁忙的國度/城市,這或許也是市民的一點小確幸吧。

2014_all_trip_021

次日由東京驛前往房總/館山,往南走東京灣 Aqua Line 的海底隧道加跨海大橋兩段穿越海灣,心情仍充滿著「走新路」的興奮。途經台場的彩虹橋,則是種老朋友見面的心情,拍了照。

2014_all_trip_022

七月,法國

初夏的南法普羅旺斯加巴黎的行程,對於熟悉我的人來說,似乎也毋需多言,已成為每年前往的例行公事。

話雖如此,但因這行程本身是很好的,無論天候、風景、飯店,以及點與點之間的安排,都以令人放鬆悠閒為目標;對自己而言,每年也總要走完這行程,才宣告夏天的開始。而今年的花況,是歷年最好的狀態;算是輕鬆順利地完成了任務,同時也許下 2015 年開個南法親友團的心願。

2014_all_trip_023

老行程,新喜悅:某週日正逢普羅旺斯艾克斯之早晨市集,是今年多出來的一點 bonus。

2014_all_trip_024

八月,日本關西、湘南、東京、北海道

儘管在五、六月間,已體認到自己需要休息,但一直要到完成了七月的行程與工作之後,八月初,才真正開始了今年夏天的個人與家族旅行計畫。

首先是一趟短短四天三夜的關西「宅叔」旅行。幾乎沒有行李,住膠囊旅館,只為了四處悠閒走走,隨緣看幾個展覽。逛的買的,僅是二手書店。

在大阪天保山「遇見」了機動戰士鋼彈展,是此行的驚喜;初代鋼彈三十五週年,倒扣歲數,等於是和十三歲的自己重逢。事實上當年初次赴日,正在上映初代電影第二部的《哀‧戰士》篇。一下子跨越了時空,卻也如同是為了稍後的家族旅行之序曲。

2014_all_trip_025

最後一天上午,去了大阪近郊八戶之里的司馬遼太郎記念館。這是以往幾次「龍馬之旅」和「安藤忠雄建築之旅」所遺漏的待訪之點,停留時間雖短,依然有種「總算來了」的心情。

2014_all_trip_026

2014_all_trip_026b

八月中,正式向公司請了一週的年假,搭配兩個週末,展開了一趟,在心中醞釀已久的旅行。

這旅行可以分為兩個部份。前半段,是念願多年,從青春時期就嚮往的湘南,總想此生至少一次,該在夏日住在這海邊。兩年前依著「離海灘最近」的原則,上網找到在由比之濱/長谷的一家民宿。事實上去年初就曾預訂,後來卻因事取消,今年仍提早幾個月預訂,心想無論如何要成行。於是,終於完成了,夏日 in 湘南的「壯舉」。

坦白說這湘南海濱並不算美,沙是黑沙,海也不甚潔淨。然它畢竟是距離日本首都圈最近的長海灘,電車交通亦便利,每到夏日,戲浪人潮不絕;光是由橫濱前往鐮倉/江之島的電車上,年輕的男女或家族,都充滿著迎向陽光的心情。光是這樣的一種情緒感染,比起海灘本身,反而更具戲劇性的魅力。

2014_all_trip_027

坐在通稱「湘南道路」的國道134號路旁小餐館,啤酒、熱狗、海灘、音樂、陽光。

這是我想要的夏天。

2014_all_trip_028

從民宿(B.B House)房間窗戶望向由比之濱,可以看見兩者之間的距離與位置關係。

2014_all_trip_029

B.B House 簡介與相簿連結

從湘南回東京路上,在橫濱停留一日夜。一方面是為了太太想看橫濱三年展;另一方面,在過去三十幾年中,我幾乎每隔十年才到橫濱一次,也覺得該再住個一夜,重新認識這座美麗的海港城市。

儘管未曾在這裡有過太多回憶,但橫濱並沒有令人失望。在這裡,尋找著九零年代日劇《隔世情未了》的片頭印象。

2014_all_trip_030

再度來到東京。

說來微妙,到過東京那麼多次,很多區域的商務旅館都住過,可是從未住在澀谷。回想起來,早期或許因為預算有限,而澀谷可供選擇的平價旅店也不多;近年則是以機場交通便利、距離車站近為原則,總之是不太會住到澀谷。

可是如果說八零年代的東京印象是新宿,九零年代,毫無疑問是澀谷。正如同「一定要住一次湘南」的心情,從很早以前,就想著「總有一次要直接住在澀谷」。這樣的想法,也在這次實現。

以前一直鎖定的是澀谷東武飯店,但它價位始終不親民,且也稍顯老舊;搜尋發現了同一地區(PARCO 週邊)的 Hotel Unizo 澀谷,當即訂下。

澀谷地區多上坡,從車站拉著行李走到這,其實是有違近年「一切輕鬆省力」之原則,但為了實現住在澀谷的心願,一點辛苦也值了。

2014_all_trip_035

窗外景觀,雖不美麗,但居住在澀谷鬧區中心的意義,勝過一切(是,是盲目的)。

2014_all_trip_033

太太近年往返日本次數遠超過我,在東京也待過較長時間,對這城市,已比我熟悉。

跟著她來到宮益坂方向的 Hikarie,參拜 d47食堂 D&DEPARTMENT PROJECT 的展覽場。站在落地窗前,往下望向正在施工的澀谷驛,多年來不知進出過多少次的地方,卻是第一次從這樣的角度觀看。看了很久。

2014_all_trip_031

事實上,六月中「過境」東京那晚,在東京驛週邊逛了一陣,要回飯店前,心念一動,跳上前往澀谷的列車,只為了看它一眼。從忠犬八公口出來,站在那世界知名的時相交差點(Scramble crossing),拍下一張相片,傳到臉書時,寫了這麼一段話:

「來到東京,儘管一開始沒有任何期待,且停留時間非常短暫,但最終總會想起,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

這段話,真要解釋起來,其實有點深。或許可以這麼說,因為澀谷代表的是我九零年代的回憶,它是個時尚、設計、娛樂、文化創意(雖然當時還沒有這樣的名詞)、潮流;或者,總的來說,都會文化與城市生活的多彩面貌。而且在九零年代末期,澀谷也成為日本網路新創事業的象徵,欲與紐約的「矽巷」(Silicon Alley)輝映,創造出 Bit Valley (正好是「澀谷」的字面意義)這個名詞來。

簡單地說,它代表了還沒被現實「馴化」過的諸多狂野夢想;也不像後來的各個 "Hills" 那般,是經過規劃與設計引導的制式化成果。無論如何,這是我始終喜愛澀谷的原因。

當然下面這張相片的角度並非時相交差點,那是在八公口,而這是宮益坂口方向的景觀。

2014_all_trip_032

除了實現一些多年的想法,但也有比較近年的期待。例如新宿的機器人餐廳,是近兩年才有的新事物,不僅去過的友人大力推薦,在 TripAdvisor 上的老外觀光客評分也高居不下。

如果你問我,嗯,我想這是唯有在日本,或唯有在新宿才會誕生的產物。它其實是用高科技和動畫元素的外觀,來包裝其實不那麼高科技的表演內容(笑),有點像是穿上科技外衣的脫衣舞秀,不過也別想太多,並沒有真的脫衣。當然聲光和娛樂效果還是很 high 的,是個《攻殼激動隊》與《鋼鐵擂台》混合的世界。但我們等不及生化人或機器人的時代來臨,所以就像 Perfume 的表演一樣,是用真人來模擬機器女孩或複製人(生化人)女僕的概念了。對於科技宅來說,不能不說是幻想的實現。

對於西方國家的旅客來說,這些(帶一點變態幻想的)元素又都是日本次文化的代表,也無怪乎他們熱烈地給予支持。

2014_all_trip_034

行程的後半段,我們從東京搭機前往札幌,和爸媽與妹妹參加的旅行團會合,進行家族的北海道旅行。

相當不可思議的,距離上一次,全家這樣一起出國旅行,竟已是 1981 年的事了。而事實上,當時也是我第一次出國、第一次到日本。可以說,我後來人生的幾乎一切事物和道路,都從那次旅行開始受到影響。

至於後來為什麼相隔了幾乎大半輩子,家族未曾再出國旅行,其中的因素錯綜複雜,可能要寫一本書才說得清。無論如何,事實上在 2011 年,距離那一次出國三十年的時候,我就想再帶全家一起到日本,重走一次當年的路線;但後來又因故延宕,而且我爸表示,因為沒去過北海道,反而想去看看。直到今年,才終於實現。

2014_all_trip_036

雖然做為意義如此重大的一趟旅行,行程天數其實太短,景點元素也並不夠豐富,但至少去了我爸一直想去的小樽。我很高興終於完成了這件事,也希望兩老身體繼續勇健,未來還有機會一同出國。

用手機幫爸媽在雨後的美瑛拍下這張相片,是我最喜歡的一幀。

2014_all_trip_037

寫到這裡,或許讀著文章的你也可以感受到了:這個夏天的行程,從初代鋼彈、湘南、橫濱、澀谷、新宿(機器人餐廳),直到北海道家族旅行,有意或無意地,其實都在一種「追尋」「實現」的歷程中。

追尋著年少或青春時曾有過的記憶,實現著那些放在心中許久尚未被實現的想法。

我不把這些稱為夢想,僅僅稱之為想法,是因為他們其實都不是那麼至關緊要,即使未能實現,也不至於影響到性命或前途。但吾等凡人,就活在這麼一個又一個小小的想法之間。而即使是這麼些近乎卑微的想法,受限於各種因素,要實現似乎也都沒那麼容易。

有時候,也只能一鼓作氣。

九月,美國夏威夷

除了八月的家族旅行是原本就排好的年假,到了九月,又回到因公出差的節奏上。

只不過這出差之目的地,可能還是令人羨慕的,夏威夷。因為是應邀前往參與出席美食美酒節,在不增加主辦單位任何多餘負擔下,太太自費陪同前往。

我倆雖然也算時常一起旅行,但今年各走各的佔比居多;且比較算是城市旅行者,以往除了沖繩,其實很少前往島嶼渡假區。此行我倆對夏威夷印象都很好,的確值得推薦給更多人。未來有機會,還是會持續參與夏威夷的旅遊推廣活動。

2014_all_trip_038

夏威夷分類相關文章

九月、十月,石垣島

因為公司的一項包船活動,在九、十月之交,多了一趟搭乘郵輪前往石垣島的短暫行程。船本身是好的,氣氛也是充滿歡樂的,不過因為我想多做些旅客或粉絲服務,結果是把自己搞得好累(苦笑),從頭到尾處在一種工作的狀態下。

所以要說印象,大概也只有石垣島碼頭靠岸的情景了。活到老學到老,以後還是不需要太操心,其實旅客很聰明,都能夠找到自己玩樂方式的。

2014_all_trip_039

2014_all_trip_040

十月,古巴、香港

從石垣島回到台灣,間隔一日,幾乎是立刻又踏上前往古巴的帶團行程。

同樣的,對於熟悉我的人,這個國家,這趟旅程,幾乎不必多做解釋;它已是在心中醞釀了那麼久的 destination,幾乎從我開始喜歡切‧格瓦拉菲德爾‧卡斯楚的革命歷史開始,若從 1999 算起,也有十多年。

早些時只是單純閱讀歷史與蒐集紀念品,未曾(或不敢)真正有前往古巴的念頭,畢竟它似乎太過於遙遠。但隨著身邊有些友人自助旅行成功,且眼見菲德爾又日漸蒼老,某日忽然醒覺,倘若再不去,等到老卡去見馬克思(和切),這個彷彿一直被「鎖」在時間膠囊中的國度,很可能就要大幅改革開放。於是原本看似遠在天邊的加勒比海島國,竟變得有及早造訪的迫切性。

真的非常感謝願意和我共同踏上這趟旅程的朋友和團員,因為有他(她)們支持,才得以實現彼此共同的夢想。而後來,大家也知道,就在我去了古巴不到兩個月後,美國宣佈和古巴重新建交。

此團終究去了一個「沒有美國的古巴」,而這段「沒有美國」的數十年歷史,很可能再也不會回來。街上的古董老爺車,也很可能汰換成新款美國車(或中國車)。當然,老卡畢竟還活著,這轉變的過程,或許還需要好幾年的時間,沒趕得及的朋友,或許也毋需太過於切心。

我們在最適當的時刻,去了一個最特殊的國家。這或許是和這一團的成員,共同完成的一項歷史事件(笑)。

2014_all_trip_042

此景可待成追憶:我說的是這身從夏威夷一路穿到古巴的造型,幾乎成了今年夏天後半段的標準「打歌服」;帥氣(?)抽雪茄的姿態,也可能隨著戒菸,而不再那麼常常出現。

(我知道有人會說,雪茄和香菸其實是兩回事,戒菸不一定代表以後都不抽雪茄。但畢竟不是天天能抽到古巴雪茄的啊。)

2014_all_trip_041

關於古巴,古董車也好、爵士樂也好,格瓦拉也好、海明威也好,儘管都好,但仍不脫離以往想像的範圍。可是,原本沒有抱著太多期望,只是當做一個普通的海灘渡假區的 Varadero,卻是此行中美好的意外。

下榻的飯店由西班牙集團經營,使用的遊艇來自法國,硬體設備本身具有歐陸水準;或許這有違前面所說的「時間膠囊」之原則,但對於看了許多天懷舊景象的遊客而言,未必不是一個在舒坦環境中,一邊療癒車程之勞頓,一邊慢慢「回」到現代世界來的過程。

而一日出海行程中去的白沙小島(Cayo Blanco),即使在我去過世界各地不少海灘渡假區之中,都稱得上數一數二的美好。可惜相片永遠無法完整表達,在透明海水、白色淺灘,以及溫暖的墨西哥灣/佛羅里達海峽之海水中,笑看海鷗飛過頭頂的感受。

而這一年的夏天,可以說從南法開始,直到古巴才結束。將近四個月的,一生中最長的夏天

2014_all_trip_042b

雄獅主題旅遊中南美洲館

從古巴回來之後兩週,十月底,短暫到訪香港。

此行是為了香港美酒佳餚巡禮的開幕儀式而來,但同樣地也陪同著前往香港參加美食與萬聖節慶的團員。這活動本身也是我兩年前就想來參與的,具有香江「美食自由港」特色,除了活動本身之外,在香港雖僅停留一天一夜,但畢竟也是在九零年代有過一些回憶的城市,得以再有機會行走在中環到半山的自動手扶梯,以及週邊的街道,見著這似熟悉又陌生的街景,仍勾引著不少往日無論在歌曲、文字或電影中埋下的香港情懷。

2014_all_trip_043

位於中/上環地區的酒店窗外所見,仍是頗具香港特色的城市景觀。

2014_all_trip_044

2014_all_trip_045

因為受到雨傘革命/佔中事件影響,原本預訂在中環舉辦的美酒佳餚巡禮活動,一週前臨時決定改到舊啟德機場的郵輪碼頭用地,對於我這懷念昔日啟德機場情景的老旅人,卻是多了一個舊地重遊的驚喜。就連穿越海底隧道的過程,以及隧道中的士的顏色,都充滿了舊膠片般的回憶。

畢竟,這些年零星數次到訪香港,交通工具大抵就是機場快線和地鐵,更少有機會往啟德方向走。沒想到短暫的停留與造訪,竟也挖出了心中不少懷念的香港印象。

2014_all_trip_046

有些關於香港的話,在關於活動報導的文字中,當然不便多說;無論站在旅遊推廣單位、或旅行社的角度,都希望經濟持續繁榮、社會持續安定,以免影響業績。身為一部分的旅遊業者角色,我完全理解並認同。

但我心中屬於或許可以稱之為知識份子的那一部份,則希望香港的朋友知道,對於您們,我寄予無限祝福。有時若不是一些事件的觸動,我們不會知道,原來兩地之間的命運,其實有著微妙的千絲萬縷之聯繫。不管誰的今天是誰的未來,我都衷心許願,彼此的未來,都可以更驕傲、更有尊嚴,在一個更符合我們期望的社會之中生活。

十一月,越南、美國紐約

由於今年下半年出行的次數較多,差一點去不成越南(苦笑);還好最後說服主管,此次受邀前往越南,是代表台灣,和亞洲各國的 influencer 一起,一方面彼此觀摩學習,同時從不同角度,共同推廣位於中越蘭珂(Lang Co)的兩座渡假村,以及週邊的世界遺產景點。

幾位分別來自台灣、香港、新加坡、中國大陸、日本的部落客、攝影師或作者們,各有所長,幾乎是一場高科技隨身採訪工具與技巧的展現。比年輕、帥勁、貌美或活力,現時大抵都輸人了,但除了平面雜誌以及網站、臉書、部落格的報導之外,還具備設計行程與揪團、帶團的能力,或許是我的特色與專長。而這些成果,也會到 2015 年來慢慢顯現。

2014_all_trip_049

關於中越,令我感到驚豔的是會安古鎮。它既深受漢化影響,許多角落看起來極似中國大陸某些水鄉老鎮,但又有一種,私自稱之為「馴化了的中國風」格調,相較之下,更顯婉約、潔淨、悠閒,再加上一小部份法國殖民風格妝點,使得會安散發了相當令人喜愛的魅力。

這種「貌似我鄉的他鄉」風情,如京都,如會安,或廈門,或香港(因為同樣用繁體字),甚或近期發現的福岡(人口市容與台北相仿),始終是我在旅行經驗中,暗自欣賞或 enjoy 著的一種類型。

2014_all_trip_047

2014_all_trip_048

最後,是紐約。

在即將出發往越南之前,臨時接到公司來電。原本心想今年的旅程,將在中越行程結束後告一段落,但臨時受命,從越南返台之後,隨即經香港飛往紐約,參加海洋量子號郵輪的試航,並拍照與蒐集資料,寫成報導,並做為明年推廣的素材。

郵輪本身很棒,暫且不表。關於此趟「意外而臨時之紐約行」的心情,直接轉貼一段曾發表在臉書上的文字,描述得相當完整:

「這次來,因為是工作,刻意壓低個人的情緒,不讓自己太過激動。

但自從1984年,謝里法《紐約的藝術世界》,以及藝術家雜誌一系列關於 Keith Haring 等街頭藝術家的報導,以及同年上映的《四海兄弟》;直到吾友 Leo Chang 到 NYU 唸書持續來信與寄來雜誌、剪報,到八零年代晚期,《華爾街》(1987), "Someone to watch over me"(1987)、 "Bright Light, Big City"(1988);然後就是張北海,《美國六個故事》(1985)、以及《人在紐約》、《美國郵簡》...一路下來。

可以說,我的八零年代,就是美國夢,更具體地說,是紐約夢。

這樣一座年輕時魂縈夢牽的城市,刻意或不刻意地留到最後,原本就算沒有這次出差,預定明年也一定要來。但總之,因為臨時的機會,我是來了。也因為太臨時,沒時間整理心情,只在出發前一晚,硬是擠出空檔,剪了髮,然後在回家路上,靜靜聽著那些八零年代的曲子和原聲帶,慢慢地開著車回家。

彷彿是要見一個已經暗戀三十年,卻從未謀面的對象。儘管年華均已老去,還是希望用最好的自己來面對她。

當車子從 JFK 機場開往曼哈頓,當天際線第一次出現在左邊車窗,我才確信這個城市真的存在,而不只是無數電影中的佈景。

我知道我會再回來,帶著八零年代,所有一切關於藝術與青春的記憶。」

2014_all_trip_050

2014_all_trip_051

後來想想,其實上述那段文字,並不算十分精確。

嚴格來說,我的八零年代,前半段,還是屬於「日本夢」的,畢竟自從 1981 年那次赴日,就形成了巨大的文化衝擊;但是到了八零年代後半段,對照於上述時序,的確慢慢轉向「美國夢」的階段,或至少是「日本夢」(動畫與設計)和「美國夢」(主要是電影)以及「英國夢」(音樂)並存的階段。

無論如何,不敢讓自己太過於投入;淺嚐即止地,快速切入又切出,完成任務,把對於這城市的諸多情懷,留待後日。

2014_all_trip_052

2014_all_trip_053

在原本世貿中心舊址旁,剛剛完工開放的 One World Trade Center;向路旁的義工捐了錢,取得一個手環。雖然陽光很好,但很冷,因此在這兒沒能待太久。

2014_all_trip_054

在紐約的最後一晚,飯店房間窗台上,望向時代廣場方向,坐了好一會。這也是 2014 年所有出國行程的結束之夜。

2014_all_trip_055

算是後記的一些感想。

人的一生中,總有一些年份,在它來臨之前,或曾有些計畫,但其實無法預期。

正如這一年的所有行程,除了原本就有家族旅行、和前往古巴的想法,以及每年例行的南法行程之外,其它大多數,可能都不在原本計畫之中,或要到了時間較近時,才真正決定。

我並不確定,是在這一年進行到什麼階段的時候,開始意識到它的不同。如果我們把人生的每十二年看成一個週期的話,好比說從生肖的角度來看,屬馬的我,經歷的正是一個本命年。也可以說,我完成了四個本命年的週期,開始進入到「第五個十二年」的階段。

回顧過往,雖然並不是那麼精確地,每十二年為一個階段,但的確有跡可循。至少我的「第四個十二年」,的確是從2002年開始,那一年我去了溫哥華,回來之後進入旅遊業,真確地是目前這段人生的起始。

很微妙地,在這十二年即將結束的今年,有意或無意地,一些念願多年的旅行或目的地,紛紛地被實現或完成。

也或許會有人,在看完這一年的旅行記述後,覺得我對於這世界用情過深。的確,在這一年去過的地方或城市,許多都有故事,都有回憶,似乎說不清哪個才是我的最愛。可這不就是我選擇了,來到旅遊領域工作的原因麼?

正因為有這些感受,才能試著理解這世界對於人們有什麼樣的魅力,從而驅使他或她出去旅行。如果有人因為我的文字而出去旅行,獲得屬於自己的回憶,我都會心存感激。

第五個十二年將會是如何,我也無法預料。可能會更好,或更壞;唯一能肯定的是,繼續「驅動人們去旅行」這個方向,應該是不會改變的。

Bon voyage.

【延伸閱讀】

推薦2014旅遊回顧好文:

張逸帆:2014旅行回顧,感謝有您!
http://www.yifantw.com/?p=202

劉士銘:[2014年度回顧] 說不盡的動盪漂流!從穿越喜馬拉雅山到專職部落客,最難撐過的夢想寂境
http://k640640.pixnet.net/blog/post/59642971

套用一句士銘(640)的評語:「我的就是悲喜人生,小帆的是世界地理雜誌」;但無論如何,這兩位都是年輕一輩中,我最佩服的旅人,也祝他們明年走得更遠更精彩。

創作者介紹

三導遊記夫 | 時代的風 | 工頭堅部落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