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耶誕節,我在東京帶團;眼見整個東京已然過於繁華的喧囂,情侶們盛裝著,預約這一晚的約會;灣岸台場的超五星級飯店,直到午夜,依然應接不暇的情人訂房。我忠實地執行著我的工作,卻難掩心底的一絲落寞。這樣的心情,常常在世界的許多角落悄悄滋生。

工頭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